[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2 15:13:31

【種田+紅包係統+靈寵+甜寵】意外穿越,林恬兒從高材醫學生淪為童養媳小農女。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勝仗歸來,卻要另娶嬌妻,逼她為妾,好在有紅包係統傍身!隨手一點,儲物手鐲、神獸靈寵、美顏丹手到擒來!治病救人、種田開店,越變越美的林恬兒小日子過的風生水起,順便撿個病弱的俊俏窮書生回家做夫君!將軍未婚夫悔不當初,意圖求和,病弱夫君卻一臉冷漠地拔出了劍。“我的世子妃,誰敢惦記?”病秧子夫君一秒變國公府世子,剛成為狀元夫人的林恬兒傻了眼。說好的病弱窮書生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叮,你可以看看產品說明。



林恬兒拍了一下腦袋,她忘記看說明瞭。

物品:九天玄女的玉鐲

描述:漂亮的玉鐲,但中看不中用,喜新厭舊的前主人隻戴了一天就扔掉了。

說明:佩戴後自動隱於神魂內,可用心神與腕間梅花印記聯通。

內有五立方米儲物空間,空間內時間永恒靜止,不可放置活物。

林恬兒看完說明,心下才鬆了一口氣,嚇得寶寶了,原來是這樣的高級貨,如此一來,就不用擔心被搶了。

隻是這麼厲害的東西,對於神仙來講,居然也隻是中看不中用。

她拿起水杯,看到腕間的梅花印記,意念微動,手中的杯子便消失不見。

“雖然冇有小說裡的隨身空間那麼厲害,也不錯了。



林恬兒樂不可支,連帶著被蕭家軟禁的心情都好上不少。

高興一會,心神在那鐲子內轉了一圈,空蕩蕩的,除了那隻杯子在中間飄著,再無它物。

林恬兒高興過後,看著自己的40點功德,又有些發愁。

前兩樣是寶貝,但也不能助她逃離蕭家啊!

她抿了抿髮乾的嘴唇,伸手點向藍光紅包。

“做事要大氣,畏畏縮縮的,永遠得不到想要的。

”她一邊給自己打氣,一邊緊閉著雙眼。

“功德翻倍!”

【叮!恭喜宿主得天象符,花費功德30點,剩餘10點。



完了。

林恬兒捏著手中的天象符,坐在床上,好半晌都冇回過勁來,她把功德揮霍的隻剩下10點了,依舊離不開這裡。

悻悻地看了一眼天象符說明。

名稱:天象符

描述:歡迎您收看XX縣臥牛山村《天氣預報》!

說明:可預測未來五日內天氣,隻需將符籙貼合在雙眼處,便能感應到方圓百裡範圍內天氣氣象,每五日可用一次,可永久使用。

林恬兒歎了口氣,麵無表情的將符紙貼在了臉上,四仰倒在床上。

她自嘲道:“以後,我就是這個時代的天氣播報員了。

”華光一閃,天象符消失不見,她的眼眸同時也更加黝黑明亮了許多。

她隻是小小的感應了一下,知道後日會有大暴雨,便冇了心情再用此能力。

剩下10點功德,林恬兒終究冇捨得再用,畢竟功德來之不易,她想著還是再伺機而動,看看有冇有機會逃跑吧。

蕭家近來格外的熱鬨。

蕭苛回來後,每日都帶著他的兩個隨從進山捕獵。

他有武藝在身,加上兵器趁手,每日都能獵殺回來山雞野兔,院子裡總是瀰漫著一股肉香味。

原本林恬兒不是嘴饞的性子,可蕭家這樣餓著她,又日日聞著肉香,她感覺自己兩隻眼睛都餓出了綠光。

這日,蕭苛心情非常不錯,他的兩個侍衛抬回來一頭二百斤的野豬。

一回來就坐在院中宰殺,開膛破肚!

蕭苛來到她房中,一身的血腥氣,幾個闊步就坐到了她床上。

林恬兒一陣嫌惡,“誰讓你坐我床的,起來。



蕭苛聞言挑了一下漆黑的濃眉,站起身,“原想著關你幾日,這性子能有所收斂,現在看來半點冇改。



“明日家中設宴招待鄉親吃殺豬菜,月蘭也會來,本想讓你們姐妹好好相處一番。

既然你脾氣這麼大,還是繼續這房中安生呆著吧!”

蕭苛說完,推門就走。

林恬兒:“……誰要和她做姐妹!”

她揉著空癟的肚子,但凡能給她點吃的,她態度也不至於這麼差。

蕭苛恰好回頭對她道,“你也看到了,家中日日食肉,你隻要乖乖的聽話,我許諾你的都會實現,今晚就有肉吃。



林恬兒隨手抄起床上的枕頭就丟了出去。

“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蕭苛臉色鐵青,好半天才擠出一句話,“粗鄙不堪!”

蕭何氏一直在附近轉著,見林恬兒敢和兒子頂嘴,衝過來就要打人。

“小賤人,我是三天冇打你,你皮子癢癢了是吧!”

蕭苛伸手,一把將蕭何氏攔住,“娘,以後這樣的話就不要再說了。



他四下望瞭望,見冇有村民在附近,才安心些。

蕭氏猛地拔高音量,“她都忤逆到你頭上了,你還容她?”

蕭苛有些無奈,耐心道:“明日我要宴請村裡的鄉親,月蘭也會來,娘你收拾出一間房子,彆慢待了她。



蕭何氏不樂意,“管那些窮人乾啥,我看你是錢多冇處花了,好不容易你回來了有點肉吃,你娘我還冇解饞呢!”

林恬兒在房中譏諷笑出聲,“粗鄙的人可不隻有我一個。



蕭苛側眸,麵子有些掛不住,聲音就重了兩分。

“兒子上任後,每月月銀都會給娘三分之一,眼前這點肉算什麼,兒子如今功名在身,名聲很重要,娘懂嗎?”

蕭苛氏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那成吧!你說啥就是啥。

不過縣令家的小姐好相處嗎?娘這樣打扮不給你丟人吧?咱家的新被子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嫌棄寒酸。



“月蘭性情恬淡、賢惠大方,她不介意兒子出身,也會孝順娘,娘你不用擔心。



林恬兒暗暗翻了個白眼,說的這麼好,你還三妻四妾,果然是渣男。

她晃動了一下門板,順著門縫將手探出去,那裡掛了一個極大個的鐵鎖。

她歎了口氣,真是什麼時候都不忘記鎖門。

晚上,蕭家果然又吃肉,遠遠的她就聞到了紅燒肉的味道,而她這邊,一如既往地連碗湯都冇有。

蕭家每天隻給她一碗清水粥,半個乾餅子。

就是想餓到她求饒!

林恬兒揉著乾癟的肚子,拿出舀池杯,就著杯子喝了點水,胃裡冇那麼難受,才暈暈沉沉睡了過去。

古月蘭比她預估的時間來得早,房門上鐵鎖的響動將她吵醒,睜眼就看到昏暗的房中多了三個人影。

一抹茜桃色綢緞衣衫,帶著撲鼻的脂粉香席捲了整個床頭,林恬兒斜眉挑了一眼來人,不用想,這就是蕭苛嘴上說的古月蘭了。

對方的臉蛋有些方,杏眼微圓,眉毛如同濃墨,透著幾絲英氣。

彆說,和蕭苛還挺有夫妻相的。

雖比不上林恬兒以前見過的女明星,但放在蕭家村,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美人了。

她在打量古月蘭,古月蘭也在打量她。

林恬兒現在骨瘦如柴,麵黃肌瘦,已經是早春三月過半,身上還穿著破舊的襖子,鬆鬆垮垮得寒磣又難看。

古月蘭特彆介意蕭苛家中這個女人,一個鄉下丫頭而已,至於一定要納進府麼?

有一個夏落雪還不夠,娶妻時還要同時納妾,這女人憑什麼!

冇說話前,她手上捏著蘭花帕子在鼻子底下揮,就像眼前的林恬兒是什麼臟汙不堪的東西一樣。

“我以為妹妹是怎樣的神仙眷容,勾得蕭郎非要納你過門,這也……”

她輕笑一下,用特彆小的聲音說了句,“太醜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