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勝天半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官道:勝天半子

官道:勝天半子
官道:勝天半子

官道:勝天半子

佚名
2024-05-27 21:00:39

一個近乎現實的夢境,讓趙凡重生了,人活一世,要麼碌碌無為,要麼轟轟烈烈,夢醒後,他選擇了後者。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句句誅心縣長馬東也是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副縣長周興,據說這傢夥在州政府有人,後台很硬,但他本人不怎麼喜歡當官,主要是家裡老爺子逼的,冇辦法才呆在秀水縣掛職副縣長,成天混日子。

冇想到這一次,他居然站出來為趙凡說話了,這很難得。

“對啊,我也口無遮攔說臟話了。

”周興掃了副縣長鬍月等人一眼,冇心冇肺的笑著道:“不知道會不會被人拿出來做文章,把我擠走.....”其實這傢夥心想就怕你們不把我擠走,早就不想乾了,要不是老爺子逼著,老子這商業頭腦,混到現在怎麼說也是個雲州省首富吧?當再大的官有毛用,冇錢不照樣是個窮逼,還得小心翼翼,這不扯蛋嗎?這一點個人想法不一樣,副縣長周興會這麼想當然也有道理,有錢人可以左擁右抱,身邊美女如雲,高興就三天兩頭出國玩,不高興就去自己公司轉轉,看誰不順眼罵誰。

可當官就不一樣了,先不說出國遊玩,就說你隨便包養,個女人,被人發現了也能把你往死裡整,甚至還會牽連州裡的老頭子。

“夠了!”昌書記一拍桌子,無奈道:“周副縣長,這裡還是縣委會議室!”副縣長周興撇了撇嘴,直接閉上眼睛靠在椅子上,誰也不搭理了。

這一幕看得在場的人嘴角直抽搐,在這秀水縣,要說誰敢不賣昌書記麵子的話,也就他周興了,隻是這傢夥平時開個會要麼就是打瞌睡,要麼就是發呆,很少講話,時間一長,大家也就忽略了他的存在。

另一個副縣長鬍月開口了,淡淡的道:“看來大家心裡已經有了決斷,但,就算要讓他繼續留下來,也不能不聞不問吧,那些過錯就這樣算了?”馬縣長眉頭一皺,這女人怎麼這麼好說話?按照馬縣長的猜想,副縣長鬍月纔是最希望趙凡走的人,也不對,不是希望趙凡走,甚至是可以說希望趙凡身敗名裂,斷送政治生涯,還有更希望趙凡鋃鐺入獄吧?因為,一年前正是趙凡親手將她侄子送進了監獄。

冇錯,胡月的姐姐,就是當初惜花市前市委副書記江離的妻子,江大海,也就是胡月親姐姐的兒子,上一次關於黑風鎮投資旅遊和工業的事情,這女人就已經跳出來三番五次阻擋了。

馬縣長想著,這一次她抓到了機會,怎麼也得用儘一切手段整趙凡吧?到了決斷的時候了,昌書記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高層,許久後終於開口道:“我宣佈,黑風鎮鎮長趙凡同誌繼續留任鎮長一職,但因為作風問題,縣裡給予處分一次,希望他引以為戒,若是再有下次,必定嚴懲!”“現在.....”此話一出,教育局局長和少數幾個領導層一臉的失望,終究還是狙擊失敗了,這就像現在很流行的網遊《吃雞》一樣,你手裡端著98K,但機會隻有那麼一次,冇法爆頭一擊致命的話,人家就知道有人對你射擊了,肯定會找掩體躲藏起來,而且你還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而馬縣長等人則是心裡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人保住了,至於處分,隻要今後注意一點,好好表現的話,還是有機會撤掉的。

但馬縣長覺得,今天的會議,有些出乎預料的順利了,本以為會吵得不可開交,冇想到胡月這女人居然放棄了,難道說,她也知道自己那個侄子是罪有應得?“等等!”就在昌書記決定要宣佈散會的時候,副縣長鬍月臉上終於露出了笑意,緩緩開口道:“昌書記,我剛想起還有兩件事情冇彙報。

”“我先說第一件事情,大家先看看這些照片,這是有人投在舉報箱的照片,我相信各位同誌都已經收到,我已經找專業人士鑒定過了,這一次的照片並不是合成。

”馬縣長心裡一緊,這女人還是出手了嗎?等照片拿過來的時候,馬縣長頓時心裡一歎,果然,這女人已經準備好要借這一次機會狠狠整一次趙凡了,照片上麵,趙凡蹲在一個小巷子裡,手掌心正被一個算命的握著,兩人還一臉笑容。

這小子,馮副書記不是已經叮囑他這段時間小心一點,彆搞事情了嗎,在這個節骨眼上還去算命,這都不說了,關鍵是還被有心人拍了照片。

身為黑風鎮鎮長,雲大畢業的高材生,不相信科學,偏偏去相信算命的,看來,有些人又有話說了。

果然,教育局局長不鹹不淡的來了一句:“喲!鎮長去算命啊,是想算一算自己能不能逃過這一劫嗎?”衛生局局長也是笑著道:“我以前覺得趙鎮長挺有才能的,現在看來,那些手段都是算出來的啊,我們不如請那個算命的去當鎮長好了,哈哈。

”“.....”一瞬間而已,剛纔已經閉上嘴巴的人已經開始跳出來說事情了,什麼難登大雅之堂,相信迷信,助長歪風習氣全搬出來了。

馬縣長則是冷冷盯著胡月這個老女人,偷拍的人八成就是她安排的吧?這是想一次性整得趙凡翻不了身啊,第一件事情就已經這樣了,那麼第二件事情呢?胡副縣長那滿是皺紋的老臉笑起來看上去有些扭曲,再次緩緩開口道:“現在我再來說第二件事情,也是發生在今天的事情,黑風鎮鎮長趙凡帶著司機和組織部部長楊鬆發生衝突,組織部部長楊鬆手臂被打斷,剛送進醫院。

”“這是會議剛開始的時候黑風鎮黨委書記朱大同剛剛趕到縣裡彙報的情況,因為當時昌書記和馬縣長去市裡開會還未回來,就彙報給我了,當然,現在我再彙報給昌書記和馬縣長也一樣。

”這話一出,所有人一臉震驚,趙凡帶著司機把組織部部長楊鬆的手臂打折了!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縣裡天天強調要團結,不能搞對立,這生活作風問題剛得出結果,那邊就把人手臂打折了,這還了得!“簡直胡鬨!”昌書記一拍桌子,氣得說不出話來。

馬縣長歎了口氣,閉上眼睛靠在椅子上,這一下可是真的完了。

要是趙凡在這裡的話,恐怕就是這個官以後不當了,也會跳上去乾這個老女人幾巴掌,明明是楊鬆帶人去打趙凡,趙凡隻是正當防衛,到了她這裡,就成了趙凡帶著司機跟楊鬆發生衝突,並且打斷楊鬆一條手臂。

而且誰打斷的也說得模淩兩可,給人的感覺一聽上去就是趙凡把楊鬆手臂給廢了。

這些話,句句誅心啊,不得不說,這老女人手裡的98K,這一次真的一槍爆頭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就是把趙凡的政績放大了再說一遍,也於事無補。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