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政路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佚名
2024-05-27 21:00:36

官場是個曖昧的環境,是個充滿風月的環境。且看劉明強如何在官場這個特殊的場合裡麵肆意花叢,翻雲覆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金清平的話中所說的意思在場的人冇有誰不明白,說白了,就是很明確地告訴眾人,劉明強是我的女婿,你們看著辦。

不過劉明強也覺得好笑,在中國能這麼裸地說這話的估計不會出過十個人。

“傻丫頭,其實你根本就不必來參加這場婚禮的。

”走道上麵江映雪拍著張雲佳的肩膀道。

“冇事,我隻是見到她們兩太幸福了才哭的。

明強是我的朋友,我怎麼能不參加他的婚禮呢。

”張雲佳聽得江映雪這麼說,連忙擦了擦淚水,對這江映雪露出一個笑容後說。

“你啊,還準備瞞著?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喜歡明強。

真是個倔強的丫頭,為什麼硬要來參加婚禮讓自己難過呢。

”江映雪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張雲佳。

“我……我……隻是想看看。

”張雲佳見江映雪已經看穿了突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還有點尷尬。

“想看看?我知道你心裡的想法,你心裡是不是還有那麼一絲的希望?希望明強在看到你的時候能夠在最後的時刻放棄婚禮是吧?你啊,真的傻。

”江映雪無奈地說著。

“江書記,我是真的很愛他,很愛很愛,我不能冇有他。

”張雲佳又開始哭了。

“冇有誰會離開了誰就活不下去的,不要走進了自己設下的牛角尖裡去了。

明強是個非常優秀的男人,足夠地令女人心動,但是這個世界是這樣,你和金倩兩人都愛他,而他卻隻能選擇和一個人在一起,即使他兩個都愛。

你啊,不要過分的較真這件事,愛情的角力場裡是冇有誰輸誰贏,隻有誰更適合誰更有緣分。

聽我的一句話,忘記他吧,再去好好的找個人愛吧。

”江映雪細心地安慰著張雲佳,她不想看到張雲佳這麼痛苦的摸樣,同樣,也不想劉明強因為張雲佳的事情而弄的焦頭爛額。

現在的問題是,張雲佳本來就不能再和劉明強在一起了,她的選擇就隻有離開,這樣自己能解脫彆人也能夠解脫掉。

“我原本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現在我發現,我根本就做不到。

”張雲佳停止了哭泣,有點木訥的道。

想著張雲佳的話,江映雪暗道,自己又何嘗不是和張雲佳一樣的想法呢。

在聽到劉明強要結婚的訊息之後,她數次都想過要和劉明強結束這種關係,讓劉明強能夠全心全意地回到家庭中去,她不想以後劉明強的家庭會因為自己的存在而變的支離破碎。

想是這樣想,但是每次準備找劉明強說出口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說不出口,從心底裡不想說出口,她也覺得自己離不開劉明強,或許這就是女人自私的一麵。

“哎,一切都順其自然吧,以後會怎麼樣我們都無法預料,彆哭了,我們還是進去吧,出來太久了彆人會懷疑的,走吧!傻丫頭,把眼淚擦乾。

”江映雪知道自己根本就安慰不了張雲佳,因為她發現,自己和張雲佳是同樣的感受,隻不過,她的心性比張雲佳要堅強的多。

當兩人回到座位上的時候,裡麵的婚禮基本上已經結束了,宴席開始的時候劉明強便開始挨桌的敬著酒,本來江南省就是一個酒風盛行的城市,加上劉明強今天是新郎官,而且又有酒神的名號在外。

結果,結果就是劉明強在酒還冇敬完的時候就直接倒下了,這是他平生第一次醉,而且是徹底醉的不醒人事,當劉明強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淩晨了,新婚之夜就這樣不明不白地過了,讓劉明強惋惜不已,不過好在新婚之夜該乾的事情早就乾了,不然劉明強真的會氣得吐血。

當劉明強捂著痛暈欲裂的頭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直接驚醒了一旁的金倩。

“明強,你醒了啊。

”金倩也爬起來。

“老婆,現在是幾點了?頭痛死了。

”劉明強看了看四週一片的黑暗後問道。

金倩拿過旁邊的手機看了看,說道:“四點了,你等下,我去找找有什麼藥冇有。

”。

“不用,這是喝醉後醒來的自然反應,等下就會好了。

這次是真的醉的可以啊。

”劉明強又躺下,無奈地說著。

“你都不知道你喝了多少酒,幾十桌,一桌一桌的敬,那些人也真是的,一個個都唯恐天下不亂的。

”金倩開始埋怨著那些人。

“這是冇辦法的,你也在江南省參加過宴席,你見過冇醉的新郎嗎?這邊的同事你不喝不行那是看不起,你那邊的親戚朋友就更加冇法拒絕,拒絕了那就是不尊敬了。

醉倒是冇事,隻不過好好的新婚之夜就這樣可惜了。

”劉明強無不惋惜的道。

“你就想著這事,我現在可是懷孕的列,你想做什麼都做不來。

”金倩羞紅著臉說著。

“什麼做什麼啊?你思想怎麼這麼齷齪啊?我隻是想抱著你好好說說話罷了,畢竟新婚之夜這一生也就隻有一次嘛。

”劉明強纔想起這事,便也冇覺得有多惋惜了,調戲著金倩說著。

“你……。

”金倩拿著枕頭就朝劉明強身上拍了兩下。

“好好好,我錯了我錯了。

老婆,有什麼吃的東西冇有?我肚子餓死了。

”劉明強的肚子突然傳來了響聲,感覺肚子裡麵空空如也,連忙問著金倩。

“昨晚媽熬了粥,說是等你醒來後喝的,可是你一直都冇醒,你等一下,我下去熱一熱。

”金倩說著就要起床。

“算了,我自己去弄吧。

你昨天也辛苦了,多睡會吧,再說肚子裡麵還懷著孩子呢,我自己下去弄就行了。

”劉明強說著就穿著睡衣下樓去了。

到樓下的廚房裡麵找到那一鍋粥放在火上熱,然後便一邊抽著煙一邊在那等,他冇敢弄出多大的響聲,怕驚醒了他的父母。

這時隻見金倩穿著睡衣也下來了。

“你怎麼又下來了,不是讓你多睡會嗎?。

”劉明強對下樓來的金倩說道。

“還是我來吧,你啊,一大早就抽菸,對身體不好,先去漱口洗臉,這裡我來弄吧。

起床就要吃的,一點都不講衛生。

”金倩白了劉明強一眼後走進了廚房。

劉明強想了想,確實,自己還冇漱口呢,看著金倩越來越有的妻子摸樣劉明強想起來一句話,每個成功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嘮叨的女人。

劉明強冇覺得金倩的嘮叨又多難聽,他反而覺得聽著妻子的嘮叨感覺很幸福。

新婚生活就這樣過了,開始的便是家庭的生活,趁著冇事,劉明強帶著金倩便去旅行,算是度蜜月吧。

劉明強把婚禮過後剩下的十多萬都帶在身邊,直接去了海南,直接在那呆了將近一個月,天天吃著水果在海邊曬著太陽真是有點樂不思蜀,不過這樣的生活在一個月後被金清平的一個電話給打冇了。

金清平也冇說什麼事情,隻是讓劉明強趕緊回來,劉明強算了算,現在也已經是三月份了,這個時候也冇什麼事啊?不過想了想還是帶著肚子已經有點微挺的金倩回了家,曬了一個月的太陽人都曬黑了一圈,雖然這個時候的太陽並不太強烈,但是曬久了總比冇曬太陽有作用。

回來的那天晚上兩人便去金清平家吃了頓飯,金清平也冇說什麼事情,隻是讓劉明強第二天去上班。

劉明強回到家便早早地睡了,兩個月冇上班了,這日子雖然過得清閒,但是到底還是覺得少了些什麼。

第二天一早,劉明強便直接去了省委,他冇有去接金清平了,因為要老王先開車去他的彆墅然後在去接金清平的話要不少時間,可能金清平也考慮到這了,便也冇有讓劉明強去接,反正是自己的女婿,也不是彆人。

很久冇回省委了,路上碰到的人不管官大官少,隻要是認識的都和劉明強熱情地打著招呼,現在誰都知道,劉明強已經是金清平的女婿了。

劉明強非常不喜歡這種感覺,他不喜歡彆人在看自己的時候腦子裡想的都是金清平,而且他也不喜歡這種藉著彆人的名號狐假虎威的感覺,雖然那支老虎是自己的嶽父,他更喜歡憑自己的能力來贏得彆人的尊敬,但是他知道,這種想法也隻能埋在心底裡,這是官場,不是可以任由你揮霍自己性格的學校。

走進辦公室的時候劉明強準備把自己許久冇用的辦公桌上的東西整理一下,走到了才發現辦公桌上是一塵不染,而且上麵還放著許多新近纔出台的檔案,後來劉明強才知道,在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金清平另外找了個替班的秘書,就像以前賈明不在的時候找自己替班一樣。

不過說實在,作為一個日理萬機的省委書記每個秘書確實是不行,其它的許多省份,省委書記身邊起碼有兩個秘書,一個行政的,一個生活的。

劉明強把一些最近的檔案看了看,想瞭解一下最近纔出台的政策已經最近都出了那些事情。

這兩個多月自己過得就像是與省委原本的生活脫節了一樣,是的趕緊補一補了。

就在這時金清平走進了辦公室。

“明強,你來了啊!。

”金清平看著劉明強笑了笑後道。

“爸,金書記,早。

”劉明強最近都叫順了爸,突然才發現這是辦公室,還是叫金書記好一些,雖然大叫都知道兩人之間的關係了。

“冇事,反正冇彆人,叫什麼都一樣,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有點事情交代你。

”金清平一點也不在乎,直接進了裡間的辦公室。

劉明強走進辦公室,還是老樣子,拿著金清平桌子上的杯子去倒了杯茶,劉明強已經許久冇做過這份工作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