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4 22:20:04

發現自己纔是替身後,陸懷征破防了。“嘉柔,既然我和我哥長的那麼像,那你就把我當成我哥吧。”發現自己被借種後,慘遭拋棄,陸懷征發瘋了。“徐嘉柔,上次我跟你說小三的事,我想好了,我願意做小三。”發現徐嘉柔對他的好是裝的,給他的愛是假的,看他的每一秒,心裡想的都是他哥,陸懷征直接黑化了。“哥哥可以,為什麼我就不可以?我比我哥差在哪了?”龍城無人不知,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陸懷征有個隨叫隨到,懂事貼心的金牌秘書兼情人。徐嘉柔二十歲就跟了他,陸懷征隻有一個要求,彆對他動心。徐嘉柔很聽話,在他的婚禮前,悄然退場,並帶走他的血脈。陸懷征這才發現,原來他纔是最傻的,淪陷於虛情假意的溫柔陷阱裡,無法自拔。怒不可遏的男人掘地三尺,找到她的時候,聽到她對陸言禮的質問:“我以為你死了!我就想生個和你長得像的孩子,這樣我的餘生也就有了盼頭!”假死歸來的白月光在她麵前懺悔。陸懷征推開門,雙眼猩紅。“哥,你都不能生育了,你一定會對我和嘉柔的孩子視如己出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陸懷征皺起眉頭。

白洛初告訴他,“徐秘書在茶室。



傅聞野“哦”了一聲,扛著能把他半個身子遮住的玫瑰花,從白洛初身旁走過。

白洛初的視線,追隨著傅聞野。

“小野,你找徐秘書做什麼?”她笑的眉眼彎彎,“你可不能再欺負徐秘書啦!”

“我哪敢欺負她!”

傅聞野轉過身,對陸懷征挑了挑眉,“我是來向徐秘書賠禮道歉的!”

白洛初愣住了,賠禮道歉?

傅聞野的字典裡,有這四個字?

她聲音悶悶的問,“你抱著這麼大的玫瑰花,是打算送給……”

白洛初的聲音,逐漸弱了下去,她擔心自己接下來聽到的,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這束玫瑰花,當然是送給徐秘書的!”

傅聞野說完,大步流星的就往茶室的方向走去。

白洛初覺得喉嚨變得乾澀,心裡有一處地方,變得空落落的。

會被傅聞野送玫瑰花的,除了她之外,怎麼還有第二個女人?

她不喜歡這種感覺。

“看來,小野對徐秘書,是認真的。



白洛初說完,就去看著陸懷征,卻在他雋美矜冷的臉上,找不到多少外露的情緒。

“走吧。

”陸懷征語氣淡漠。

白洛初眨巴著捲翹的睫羽,忍不住問,“你覺得,徐秘書會和小野在一起嗎?”

陸懷征從鼻腔裡哼出冷氣,“那要看徐秘書的造化了。



白洛初滿意的勾起唇角,她挽上陸懷征的手,發現男人並不排斥她的靠近。

*

茶室:

“徐秘書,萬川的曹經理,你還記得嗎,他對你啊,是一見鐘情,你哪天有空,我幫你約他出來,見見。



顧家的私生子和徐嘉柔相親告吹了,但有陸懷征和陸夫人發話,其他豪門太太都牟足了勁,給徐嘉柔介紹她們手頭的相親資源。

“我記得,曹經理結過婚。



“哎呀,人家上個月就離婚了,男人不管結多少次婚都不會掉價!人家怎麼說也是年薪百萬的經理,徐秘書錯過這次機會,以後就不好找咯!”

察覺到徐嘉柔猶豫,另一位豪門太太就湊了過來。

“徐秘書,你看看這個。



徐嘉柔看著這位太太手機裡的照片,是個禿頭。

“他呀,開的都是百萬豪車!”

徐嘉柔笑眯眯的,“他長得好像太太家的司機呀。



麵容圓潤的太太虎軀一顫,“他以前是我家司機,現在已經辭職,自己開農作物公司去了,人家有好幾十個大棚,上百畝地呢!”

陸夫人手裡拿著茶杯,坐在一旁,笑吟吟的看著。

“徐秘,你也彆太挑,你就都去見一麵吧,說不定,就遇見自己的真命天子了。



其他豪門太太都起聲應和陸夫人。

“徐秘書。



一道男聲傳來,徐嘉柔感到意外。

她抬起頭,看到傅聞野抱著巨型的藍白色玫瑰花束,出現在茶室門口。

豪門太太們麵麵相覷,陸夫人舉辦的品茗沙龍,並冇邀請傅聞野。

然而這位少爺,大步走進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因為太緊張了,腳尖踢到地上凸起的一塊木板。

傅聞野直接單膝跪在徐嘉柔麵前。

徐嘉柔嚇了一跳,剛想起身。

傅聞野齜牙咧嘴,忍下膝蓋磕到地板的疼,把手裡的巨型花束奉上。

他說話的時候,聲音都在顫抖。

“徐秘書,昨晚的事,我向你道歉!請你再給我一次,重新追求你的機會。



原本熱鬨非凡的茶室,瞬間安靜了。

圓臉的太太默默把自己的手機,收了回去。

徐嘉柔似笑非笑的問他,“您,冇事吧?”

傅聞野把玫瑰花束,直接塞進徐嘉柔懷裡。

上一秒還一臉嚴肅,視死如歸的他,下一秒,直接賣起萌來:“我疼呢!徐秘書給我呼呼!”

“……”徐嘉柔涼颼颼的,橫了傅聞野一眼。

還想呼呼?這男人之前對她做的事,扇他幾巴掌都不解氣!

在場的豪門太太,齊刷刷的看向陸夫人。

陸夫人是在坑她們吧!

這位傅家的小少爺,一看就是對徐嘉柔動了真心的啊!

男人起身,一手撐在她身後的椅背上,他彎下腰,拉進與徐嘉柔的距離。

“徐秘,你可得想清楚了,你要是不收我這束花,那這束花落到其他人手裡,她們會是什麼表情?”

她尋著傅聞野的眼神看去,發現花束裡頭,掩藏著好幾張卡片。

隻有距離極近,才能看清,那一張張卡片上,印的都是她和傅聞野。

兩人在酒店裡糾纏,她被傅聞野扯掉襯衫釦子,大片肌膚裸露在外。

徐嘉柔呼吸一窒。

她不在乎身敗名裂,但她會因為身敗名裂,而失去接近陸懷征的資格。

徐嘉柔靜靜的看著傅聞野,漆黑的明眸像誤落宣紙上的濃墨,讓人莫名心疼。

等傅聞野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伸手。

勾起的食指,在即將觸碰到徐嘉柔眼角時,又收了回來。

食指指背抵上傅聞野的唇角,他感到一陣燥熱,極力想隱藏自己的失態。

傅聞野咳嗽了一聲,提高了嗓門。

“徐秘書,我是真心向你賠罪的,希望你還能給我機會,讓我創造更美好的夜晚!”

傅聞野說話,跟朗誦課文似的。

接著,他就恢複了平時的語氣,壓低聲音,飛速挪動嘴皮子:

“洛初今晚會留在溫泉山莊,你快挽留我!”

徐嘉柔瞪了他一眼。

這是求人的態度嗎?!

還冇等徐嘉柔出聲,傅聞野突然蹲了下來。

他這一驚一乍的,實在讓人招架不住。

“徐秘!你的腳流血了!”

傅聞野對周圍的豪門太太呼喊:

“快叫醫生!”

徐嘉柔根本拉不住這個男人。

“一點小傷,不用麻煩醫生了。



等醫生來了,她腳跟處的傷口,都癒合了。

*

突然,螺旋槳的轟隆聲,在陸懷征和白洛初頭頂響起。

兩人身處花園,名貴的花樹在狂風中搖曳。

一架直升飛機,正往停機坪的方向飛去。

白洛初疑惑道,“是又有客人要來嗎?”

能動用直升機的,必然不會是普通豪門。

這時,白洛初的手機震動起來。

她拿起手機,笑著對陸懷征說,“是小野給我打電話。



白洛初接起電話。

“喂,小野,你找我有事嗎?”

隔了兩秒後,她才聽到傅聞野的聲音。

“洛初姐,你看到直升機了嗎?我叫了幾個牌子送鞋過來,你要不要過來,幫徐秘書參謀一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