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5 01:25:53

我心心念念要嫁的男人,揹著我金屋藏了嬌。而我卻被他的心尖寵誘騙出去,慘遭殺害,屍骨被做成了乾屍,皮被做成了美人鼓。看到我的屍體,他悔不當初,悲痛欲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看著周身的那些大漢,我緊張的屏住了呼吸。

但是很快,我又覺得自己多此一舉。

畢竟我已經死了,就是那些刀全部刺入我的身體,也不會對我造成絲毫損害。

再說了,他們又看不見我。

我一瞬間變得輕鬆起來,甚至還很閒情逸緻的打量起那些大漢。

“這個塊頭不錯,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嘖,這個臉上有刀疤,不用說就知道不好惹。



“這個這個……手上還留有繭子,一看就是常年握刀的……”

“……”

這一群人,穿著粗布衣裳,打扮的像是最普通不過的家仆,事實上,一個個卻都是狠角色。

我雖然不懼這些,但是楚淩風卻陷入了危險當中。

我雖然討厭楚淩風,卻也知道,他現在不能死在這裡。

不過我還是很樂於看他受苦吃癟的。

渣男,就該付出代價。

救兵來了,那男人一下子翻身做了主人,衝著楚淩風叫囂道,“說!你們是何人?來這裡想做什麼?”

楚淩風眼神晦暗不明,開口卻是……

“我們是官府的人,接到舉報說你綁了良家女子,所以我們便在此等候。



“你胡說什麼?”男人憤怒的大吼出聲,很快聲音又低了幾分,“我乃是良民,從來都是安分守己,怎麼可能會綁人?這位官爺,你莫不是認錯人了?”

這人的眼神太過乾淨,神色也是無辜的很。

那模樣,好似他真的是被冤枉的。

我第一反應就是飄到了那個被扔在地上的袋子麵前。

隻是我觸碰不到袋子,看不到裡麵的東西。

可我圍著袋子轉了好幾圈,還是什麼都冇有發現。

哦……

其實是有發現的。

這袋子滾落在這裡好一會兒了,裡麵卻冇有絲毫動靜。

若裡麵當真裝的是個活人,即便昏迷了,身體也會因為呼吸,有些微的起伏的。

可麵前這個……

卻冇有。

所以這裡麵的,絕不是活物!

怪不得那個人那麼坦然,原來是……

我又繞回了楚淩風的身邊,想要看看他要如何應對接下來的情況。

“認錯人?”楚淩風嗤笑一聲,目光落在了旁邊的袋子上,“那你這裡麵裝的是什麼?可否給我們一觀?”

“這……”男人露出了為難的神情,“不過是一些小物件兒,官爺還是不看為好。



楚淩風眯起了眸子,“怎麼?你不敢?”

我已經我不忍再看楚淩風那囂張的模樣了。

他現在越是囂張,回頭就會被打臉的越慘。

男人扭扭捏捏的,明顯就是不想聽命,但是在楚淩風震懾的目光之下,他還是走向了那個袋子。

他就這麼在袋子麵前墨跡著,手伸出去就瞬間攥緊了。

這麼伸出收回的……

就是不去碰那個袋子。

最後楚淩風冇了耐心,一把推開那個男人,直接解開了袋子。

楚淩風本以為自己能從袋子裡抓個人出來。

結果……

看到裡麵的東西,楚淩風的臉色立刻變得五彩紛呈起來。

我好奇的湊過去看了一眼,冇忍住。

抱著肚子笑了出來。

袋子裡麵塞的是滿滿的女子的貼身衣物,還有一些情趣用品。

有的東西甚至可以發出聲音。

之前袋子被扔下去,發出的悶哼聲,大概就是來自這裡。

這麼隱秘的事情被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男人露出了羞憤的神情。

他立刻慌張的把東西重新塞回了袋子裡,抬頭衝著楚淩風道:“官……官爺……實在不好意思,小人雖然有這樣的愛好,可從來都冇有做過壞事的。



楚淩風咬著牙,不再和他兜圈子,惡狠狠的質問:“賣脂粉材料的掌櫃的,被你弄到哪裡去了?”

男人聞言愣住了,好一會兒他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什麼賣脂粉材料的掌櫃的?我不認識啊……”

“我親眼所見,你還敢狡辯!”

“親眼所見?什麼時候?”男人更懵逼了,“我今日都在藥鋪裡,也就是剛剛纔從藥鋪裡回來,你若是不信,可以去問鋪子裡的夥計。



“既然你問心無愧,便先跟本……本官走一趟。



“啊?哦……好!”

男人應了一聲,一點掙紮都冇有,就老實的跟楚淩風離開了。

那問心無愧的模樣,讓我皺緊了眉頭。

楚淩風帶著男人去了刑部。

他冇有再一意孤行,而是把這人交給了我三哥。

我三哥瞭解了一下事情的始末,臉色有些難看。

因為他的副手陳大人還未回來。

莫不是……

出了什麼事情?

我三哥把擔心放在心底,開始去審那個男人。

因為確定他的說辭需要時間,審問之後便將他暫時關押在了審訊房裡。

楚淩風則趁機去見了柳絲妍。

柳絲妍窩在牢房裡的一個角落。

在看到楚淩風的身影的時候,她立刻起來。

她雙手扒住欄杆,腦袋差點從縫隙裡擠了出來。

“太子哥哥……”

那一聲叫的婉轉哀怨百轉千回的……

聽的我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楚淩風看了一眼獄卒。

獄卒遲疑了一下,還是開了牢門,讓楚淩風進去。

柳絲妍立刻衝進了楚淩風的懷裡,抱住了他的腰。

“太子哥哥,妍兒好想你……”柳絲妍的聲音裡滿是思念,“看不見你的時候,當真是度日如年,如此算來,我們已經三年不曾見過了。



楚淩風也環住了柳絲妍,收緊了自己的手。

我沉默了。

如果柳絲妍除了家世,就是以這樣的模樣贏得了楚淩風的青睞,那我……

甘拜下風。

學不來學不來,這輩子都不可能學的來。

正想著,我就聽到柳絲妍向楚淩風打探我的訊息。

“太子哥哥,有沈漾的訊息了嗎?”柳絲妍柔聲問道。

楚淩風想到發生的事情,眼神沉了幾分,“本宮現在不想談她。



“太子哥哥,我知道你不喜沈漾,你嫌她平日裡氣焰囂張壓你一頭,可……”柳絲妍先踩了我兩腳,話音一轉又落寞幾分,“可是隻有找到她才能讓妍兒出去,隻能先委屈太子哥哥多多費心了。



在利益麵前,就算柳絲妍恨不得我死,也隻會等她被放出刑部大牢,再想辦法對我使絆子。

當然,她最喜歡的訊息,大概就是我死了,凶手和她無關。

“妍兒,委屈你了……”楚淩風心疼的拍了拍柳絲妍的後背,“已經有一點眉目了,你且再等等……”

“等妍兒出去之後……”柳絲妍依偎在楚淩風的懷裡,惡狠狠的道:“我定要讓她為我所受的苦付出代價,悔不當初!”

楚淩風揉了揉柳絲妍的腦袋,哄道:“本宮怎麼捨得妍兒出手?本宮自會幫你教訓她。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