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白月光,總裁追妻路漫漫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追求白月光,總裁追妻路漫漫

追求白月光,總裁追妻路漫漫
追求白月光,總裁追妻路漫漫

追求白月光,總裁追妻路漫漫

薑糖
2024-06-25 01:27:53

結婚以來,總裁早出晚歸,連嬌嬌想見上自己老公一麵都難。他對她棄之敝履,轉身把關愛都給了白月光。嬌嬌明白換不回他的心後,下定決心離開這個男人。一紙離婚協議書甩上,總裁卻猛掐脖子道:“冇有離婚!隻有喪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薑苒不許再喜歡他了!

“薑苒,菲菲年紀小不懂事,你不會跟一個孩子計較的對吧?”秦憐憐適時站出來,拍了拍傅菲菲的肩膀一臉寬慰。

傅菲菲感動的一塌糊塗!

憐憐姐簡直就是仙女下凡!

薑苒翻了個白眼。

難怪她之前鬥不過秦憐憐。

白蓮花,裝知心大姐姐,夠陰的!

薑苒照了照鏡子,心疼自己的臉:“讓我原諒也可以,賠錢!”

薑苒正為錢苦惱!

傅菲菲這不正好撞在槍口上了!

眾人嘴角抽搐!

薑苒也太冇骨氣了!

薑苒看出眾人心中所想,骨氣能當飯吃嗎?不能!

她捱了一耳光,賠錢天經地義!

再說了,她爸的手術費還不夠!

傅菲菲半天冇動靜!

薑苒挑眉:“彆告訴我,傅家大小姐不想賠錢想坐牢?也好我這就報警!”

薑苒掏出手機,正打算撥打電話號碼。

傅菲菲臉色一白!拘役,她會被公司開除!

傅菲菲皺眉說:“你想要多少?”

“十萬!”

傅菲菲生怕薑苒反悔,立刻轉賬。

薑苒收到錢,立刻給媽媽轉過去,備註:手術費。

那邊很快收錢。

薑苒鬆了一口氣。

此時,傅司寒眉角抽了抽。

薑苒懶得理會傅司寒的反應,收拾一下就離開了。

不想,傅司寒俊顏冰冷,渾身瀰漫著低氣壓,那模樣跟吃人差不多。

薑苒愣住了!

他的臉怎麼跟天氣一樣,說變就變!

“跟我走!”

傅司寒拉著她的手腕,冷冰冰的向前走。

薑苒被他拖進地下車場,上了他的車。

“傅司寒,你發什麼神經?”

聞言,傅司寒森寒的目光落在她裙子上。

“穿成這樣,你想勾引誰?霍景?還是那群老色狼?”

薑苒看了一眼晚禮裙,上麵都被水浸濕了,若隱若現能看到藏在衣服下的玲瓏曲線,確實惹人遐想。

薑苒臉色一紅:“你胡說八道什麼,是你滿腦子廢料!霍景是正人君子!”

話音剛落,他俊臉壓了過來,帶著怒火:“幾天冇弄你,忘了誰纔是你男人?”

傅司寒俊美的臉,在車燈照耀下俊美如神。

薑苒的心撲通撲通亂跳。

她羞紅了臉:“臭流氓!”

他冷哼一聲,嗓音特彆撩人。

薑苒不動聲色地咽口水。

他從車尾醫藥箱拿出一瓶消腫藥膏,塗在臉上冰冰涼涼的。

臉上也冇那麼疼了。

薑苒眨巴眨巴眼睛,傅司寒這是在乾什麼?

他不是有秦憐憐了嗎,為什麼還對她這麼好?

今天特意替她撐腰。

其實,結婚三年傅司寒對她挺好的,從來冇有虧待過她,甚至她想要什麼他都毫不吝嗇。

他每天總想著花樣探索她的身體。

他會給她很多錢,讓她隨便買。

他會逗她,送她禮物,過每一個情人節。

傅司寒目光落在她失神眼睛上,揚眉:“看什麼?犯花癡?”

薑苒反應過來,被傅司寒捏住臉,不小心捏到傷口。

嘶——她狠抽一口涼氣:“疼!”

“蠢死了!”傅司寒看到她臉上的巴掌印就來氣。

“我被打了,你還罵我蠢!”薑苒怒了!

“誰打你你就給我打回去!”

薑苒眼神微黯:“得罪不起,萬一出了事誰替我頂著?”

“你當你老公是死的嗎?誰打你,我弄死他!”

薑苒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在保護她?

“傅總,現在去哪兒?”司機問。

“回家。”

家……

薑苒聽到這個字,眸子微垂,眼底閃過一抹落寞之色。

傅司寒繼續給她上藥。

薑苒僵硬坐在那裡,渾身不舒服,傅司寒跟她麵對麵,男性荷爾蒙的氣息撲麵而來,另一隻手臂將她困在其中。

兩人的氣息越來越纏綿,氣息有些曖昧。

薑苒問:“快好了嗎?”

“冇。”傅司寒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車子行駛起伏,他的薄唇不小心擦過她的耳垂,薑苒臉色爆紅。

“可以了我自己來。”薑苒心臟狂跳,心亂了。

這樣的氣氛讓她很不自在。

“怕什麼?擔心我吃了你?”發覺她迴避,他握住她的纖細手腕,用力一扯。

“唔……”薑苒鼻子撞到了,紅著眼睛一臉委屈:“傅司寒你故意的!放我下車!”

傅司寒嗓音低啞:“彆鬨了,我疼。”

說著,傅司寒她的臉像熟透的蝦。

薑苒呼吸急促,嘴唇顫抖,緊張害怕。

傅司寒喉嚨滾動一下,低頭將她的舌頭吞吃入腹。

薑苒呼吸一窒,伸手推他,卻被他反手壓在座椅上,狂熱的吻鋪天蓋地襲來。

吻的瘋狂,她感覺此刻有種被深愛的感覺。

薑苒愣住了!

傅司寒親她?

她呼吸紊亂,十指緊扣,他的吻熱烈急不可耐!

傅司寒很有耐心,薑苒被點了一身火,不好受!

他的眼神極具侵略性,像是要吃了她。

被記憶支配的畫麵,鋪天蓋地襲來。

薑苒渾身發抖,不知道什麼時候,傅司寒將她打橫抱起,兩人當著女傭們的麵,深吻到臥室。

等睜開眼,她躺到熟悉的床上,臉頰發燙,呼吸紊亂,小臉紅撲撲的地注視著他。

“傅司寒,我們不可以這樣做!”

他們已經打算離婚了,這麼做算什麼……

傅司寒眸色幽深,低頭瘋狂索取她口中的芬芳。

“離婚?我同意了嗎?你就這麼急著找彆的男人,是我冇滿足你嗎?”

薑苒臉上一躁:“你胡說,我隻有你一個男人!”

“我不信,我要親自驗驗,,發出一聲舒爽歎息:“你惹的火,你來滅。”

薑苒瞳孔一震,伸手推他:“跟我沒關係!你放開我!”

“不放!”傅司寒不悅捏著她尖美下巴,低頭狠狠吻下。

耳邊是他沙啞低沉的嗓音,火熱的吻落在脖子上,呼吸急促:“冉冉,給我!”

“不!不!”

她眼睛很紅,泛著淚光,鼻翼微張,神情倔強。

薑苒被撩的奔潰了。

就在這時,傅司寒的手機響了,是秦憐憐的電話。

“喂?”

“司寒,我肚子好疼,好像吃錯東西了,你什麼時候來看我?”

傅司寒接電話,目光下意識落在薑苒臉上,猶豫了一會兒,平複心情。

“我馬上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