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權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金戈鐵馬
2024-06-24 15:59:30

寧為酷吏,不做青天 葉家鎮鎮長蘇逸做夢都冇想到在清水縣新縣委書記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鎮老百姓拿著血書攔路上訪 麵對這種情況,他隻能是迎難而上 然而讓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訪事件,背後卻隱藏著一個天大的陰謀......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不好意思,我們許總冇有給我們說有人要來調研,所以說你們不能進去。

”門口站崗的保安,衝著陳茅麵無表情的說著。

陳茅的臉當場就陰沉下來。

什麼意思?我之前明明已經和許治文打過電話說過這事的,可現在我們人都來了,結果你們卻說冇有收到通知。

這不是明擺著在扇我們的臉,在落我們的麵子嗎?你說你針對我就算了,現在蘇逸就在這裡。

你們這是在公然挑釁蘇逸!你們這是在扇蘇逸的臉!說得嚴重點,你們這是公然以下犯上!“給我把許治文喊出來,就說我陳茅來了!”陳茅語氣冰冷。

“那你們等著。

”保安轉身去打電話。

陳茅臉色訕訕的走過來,低聲賠禮道歉的說道:“蘇鎮長,我的確給那個許治文打了電話溝通過這事的,可冇想到他竟然搞了這麼一出,讓您受委屈了。

這都是我的工作失職造成的,我向您檢討。

”“陳主任,這和你沒關係。

”蘇逸淡淡一笑,雲淡風輕的說道:“這種把戲太低級了,蔡明堂搞出這樣的把戲噁心咱們,也說明他這個人啊,冇什麼格局。

冇事,咱們在這裡等等,我倒要看看他蔡明堂究竟會怎麼做。

”“是!”陳茅看到蘇逸這番冷靜的姿態後,心中的焦慮情緒也就慢慢平複下來。

幾分鐘後。

許治文從化工廠裡麵乘坐著一輛新能源擺渡車出來,剛跳下來,就一路小跑的衝到門口,想都冇想,一腳便衝著保安踢過去,當場就將這個保安踢翻在地。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冇看到這是誰嗎?這可是咱們葉家鎮的鎮長蘇逸和黨政辦主任陳茅,你竟然敢把他們擋在門外麵,我看你是活膩歪了!”“還不趕緊給蘇鎮長和陳主任賠禮道歉!”許治文惡狠狠的喊著。

“蘇鎮長,陳主任,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們,請你們不要和我一般見識,我錯了。

”被踢倒在地的保安,趕緊從地上一骨碌站起來,衝著蘇逸兩人就戰戰兢兢的道歉。

“蘇鎮長,陳主任,你們大人有大量,就彆和他一般見識了。

”許治文笑眯眯的說著。

蘇逸眼神冰冷的看過去,慢慢說道:“許總,你這話說得,好像是我們要怎麼為難他似的。

再說他也冇做錯不是?不知者不罪,這事就翻篇吧,我們現在能進去了嗎?”“能,當然能!”許治文看著雲淡風輕的蘇逸,忽然感覺有些憋屈。

我都把戲唱成這樣,你蘇逸怎麼這樣無所謂呢?你這讓我像是揮出去重拳,砸中的卻是軟綿綿的棉花,我憋得慌。

幾分鐘後。

化工廠的會議室中。

蘇逸看著坐在眼前的許治文,心平氣和的說道:“許總,我想要和蔡總見麵,你看他在嗎?”“哎喲抱歉,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們蔡總昨天就出差了,他冇有在廠裡。

所以蘇鎮長,你看你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和我說吧,等到蔡總回來後,我肯定會一五一十的轉告。

”許治文嘴角掛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

他的笑很假。

看到這種假笑,蘇逸雙眼微微一眯,不慌不忙的說道:“既然蔡總冇在,那和你說這事也行。

許總,我們今天來就是為了你們化工廠和陳莊村那六戶人家的汙染問題來的。

”“相信你也聽說了,那六戶人家去縣裡把你們化工廠給告了,說你們廠裡汙染嚴重,不但毀掉了他們的土地,弄臟了地下水源,最重要的是讓他們都身染重病,而且是那種不治之症的重病。

”“現在他們想要索要賠償,你們大鴻怎麼說?”直線攻擊。

蘇逸懶得虛與委蛇的在這裡說半天虛情假意的話,事情就擺在眼前,是什麼就是什麼。

他既然負責處理這事,自然就要聽到化工廠這邊最真實的態度。

“砰!”誰想聽完蘇逸這話的許治文,剛纔還是滿臉笑容,一下就變臉了。

他拍案而起。

陳茅被嚇了一跳。

蘇逸安然不動的坐著。

“蘇鎮長,冤枉啊!”“我也聽說這事了,實不相瞞,聽說的那會兒我就感覺要瘋了,這世界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有人這麼無恥?明明是他們做錯的事情,卻硬是要把屎盆子扣到我們頭上來!”“你說我們招誰惹誰了?難道就因為我們化工廠是在陳莊村旁邊建造的,就要我們來背鍋嗎?”“我們是絕對不會背這口黑鍋的。

”許治文義憤填膺的喊著,胖嘟嘟的臉上肥肉亂顫,兩隻小眼睛眯縫成一道線後,眼神憤怒。

剛纔還是滿臉賠笑的他,現在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變成了一個滿腹委屈難以傾訴的可憐人。

“背黑鍋?你說你們大鴻是在背黑鍋?”蘇逸眉角微挑。

“對啊,可不就是背黑鍋呢。

”許治文認真的看著蘇逸,張嘴就訴起苦來。

“陳莊村的那六戶人家就是在誣衊我們,他們說我們冇有環保設備,怎麼冇有啊?我們為了保護環境,安裝了所有該安裝的設備。

這些都是登記在冊,有據可查的。

”“蘇鎮長要是不相信的話,隨時都可以到我們廠裡實地考察,也可以去縣裡的環保局調取檔案。

”“你說他們是不是誣衊?”“還有就是他們向我們索要賠償金,還是什麼不治之症的,我的天,冤枉啊!他們得了病,我很同情。

你說要讓我捐款的話,冇問題,我分分鐘都願意捐款,但他們拿著這個來要挾我們大鴻,我就不能理解了。

”“我們賠償得著嗎?”許治文越說越氣憤。

“我們大鴻化工廠是誰?我們可是咱們清水縣的納稅大戶,每年幾百萬的稅收是真金白銀拿出來的吧?不說縣財政,就說你們葉家鎮,我們每年給的福利也不少吧,該有的孝敬哪個節日都冇落下。

”“他們六戶呢?”“他們為國家做出了什麼貢獻?冇有吧!屁貢獻都冇有,為什麼就非要來訛詐我們?是覺得我們大鴻的日子好過?還是覺得我們就該是冤大頭?他們想錯了,我們大鴻是絕對不會助長這種歪風邪氣的。

”許治文斬釘截鐵的說完,然後端起眼前的茶杯,咕咚咕咚的喝了一陣水後,擦拭掉嘴角的水跡,衝著蘇逸可憐兮兮的說道:“蘇鎮長,我說這些不是在向你訴苦,隻是讓你明白,我們大鴻的難處。

”“我們冤枉啊!”冤枉!聽著這個刺耳的字眼,看著許治文那張虛偽的麵容,蘇逸心底冷笑連連。

許治文,你這樣的人不去當演員都可惜了。

你以為自己在這裡劈裡啪啦的說了一堆,在這裡訴苦,我就會相信你說的話?扯淡!你們大鴻要是冇汙染的話,鬼都不信。

至於說到那些狗屁的環保設備,冇錯,你們是安裝了,但你們安裝的環保設備都是合格的嗎?你們都是嚴格按照環保局的要求施工的嗎?你們安裝後真的做到時刻運轉了嗎?“許總,所以你們大鴻化工的意思就是不會對那六戶人家進行經濟賠償?也拒絕賠禮道歉,對吧?”蘇逸淡淡問道。

“對!”許治文點點頭,冷聲說道:“要是說可以的話,我還想要讓他們賠償我們的名譽損失,對我們賠禮道歉!”“這也是蔡總的意思?”蘇逸玩味的問道。

“是我個人的意思,但我想蔡總也會支援我的。

”許治文的話說得滴水不漏。

“行,我希望許總你能記住你說的這些話。

走吧,現在帶著我們去看看你們的生產車間,去看看你說的那些合格的環保設備。

許總,冇問題吧?”蘇逸站起身來。

“當然!”許治文冇有推脫的意思,微笑著說道:“蘇鎮長想要看,我當然冇意見,我這就領著你們去看。

”半小時後。

蘇逸帶著陳茅離開了大鴻化工廠,在這半小時內他親眼看到了那些所謂的環保設備。

雖然說他對這些設備並不精通,但以著他的眼力勁,一眼就能看出來這些設備彆看該有的似乎都有,但都是樣子貨。

每台設備都是嶄新的,壓根就冇有啟動過的跡象,你管這樣的環保設備叫做合格?這分明就是擺設!“蘇鎮長,咱們就這樣走嗎?”陳茅低聲問道。

“不走還能乾什麼?你冇看到許治文的模樣嗎?他肯定早就安排好了,所以咱們就算是去看,也看不出什麼毛病的。

這事啊,想要調查清楚,就得想彆的辦法。

”蘇逸搖搖頭。

“那現在怎麼辦?”陳茅問道。

“去陳莊村。

”看著近在咫尺的村子,蘇逸神情有些低沉的說道:“咱們去看看那六戶人家的房子到底被燒成什麼樣了,我也想要看看派出所和陳新社他們到底是怎麼得出意外失火這個結論的。

”“好!”兩人很快就來到陳莊村,當他們從車上下來,在白天看到眼前這六戶人家被燒燬的房子時,臉色唰的就陰沉下來,蘇逸眼底更是閃爍著不可遏製的冷光。

太淒慘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