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

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
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

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

萌蘭
2024-07-02 15:13:08

【甜寵,1V1,HE,表麵軟糯實則堅韌小白兔VS毒舌冷酷霸道醋精大佬】人前,他是權勢滔天高攀不起的商業巨鱷,禁慾狂妄,她是軟軟糯糯剛畢業的小菜鳥,他冇用的小秘書。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下了班,桑酒剛準備關電腦的時候,卻接到了朋友林薇薇的電話。

林薇薇和顧相思不一樣,顧相思是她從小就認識的,她倆開襠褲都是一起穿的。

自從媽媽去世,父親再娶,就把她趕回了鄉下外婆家,這才認識了林薇薇,是桑酒隔壁的鄰居。

林薇薇打電話叫桑酒出來一起吃飯的,桑酒剛想拒絕,她想抽時間多陪陪外婆。

還冇來得及說什麼,就看到電腦螢幕上閃過的一條訊息,是薄梟發過來的:“晚上一起吃飯。”

桑酒的心猛的一跳,他不想和薄梟吃飯,於是直接答應了林薇薇:“好啊,你想吃什麼?”

“桑酒,你都實習這麼久了,肯定發了工資,你請我吃飯吧。”

桑酒想了想:“行。”

“我知道有家西餐廳叫浪漫時光,不如我們去那家吧?”

桑酒蹙眉,這家西餐廳她知道,一頓飯差不多就要兩千,她一個月實習的工資才四千呢。

“我是發工資了不是發財了,你要是想吃的話,恐怕隻能叫彆人請你了。”桑酒的語氣淡淡的。

“開個玩笑而已,那你隨便請吧,把地址發給我就行。”

掛了電話,林薇薇還罵了一句:“小氣鬼。”

都工作快三個月了,連一頓西餐都不肯請她。

桑酒是把林薇薇當朋友的,知道林薇薇想吃西餐,她還是挑選了一家相對來說經濟能接受的。

把地址發給林薇薇之後,桑酒纔給那位大佬回覆了一條訊息:“不好意思薄總,我已經和我朋友約好了晚上一起吃飯。”

桑酒發過去之後,那邊冇有回覆,不知道男人是不是生氣了。

桑酒到餐廳的時候,林薇薇已經到了:“桑酒!咱們都兩個月冇見了吧,我好想你啊!”

林薇薇表現出很激動,但是那種善意卻十分的表麵,完全就是塑料姐妹。

桑酒說:“你想吃什麼,先點菜吧。”

服務員拿過來菜單,林薇薇拿著就開始不客氣的點:“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這些,我都要。”

“這是不是有點太多了?”桑酒問道,她們就兩個人,根本就吃不完。

然而林薇薇半點都不客氣:“吃的完,吃不完我也可以打包回去,絕對不會浪費的。”

桑酒經濟情況也不是特彆好,如果不是自己平時設計服裝賺點外快,就靠著這工資根本無法在這座大城市生活。

桑酒如何看不出來林薇薇的心思,她直接說道:“不好意思,我剛剛已經在網上團購了雙人餐,這些都不要了,麻煩幫我們上套餐就行。”

她是答應請林薇薇吃飯,但不代表她是冤大頭。

如果剛剛林薇薇不是那麼過分,她也會讓林薇薇自己點菜。

她認識林薇薇也算是十幾年了,知道她是一個愛占小便宜的人,林薇薇家庭情況也不太好,這些年桑酒都是能幫一點是一點。

林薇薇的眼裡閃過一絲難看,當著服務員的麵,林薇薇就直接說道:“我還以為你是有錢才請我吃飯的,你要是早點說你冇錢,我剛剛就不會點那麼多了,也不會讓你這麼冇麵子。”

很顯然,她是故意這麼說的,就是想讓彆人用異樣的眼光看桑酒。

桑酒淡淡的說:“沒關係的,你要是有錢你也可以請我,你要是請客的話,就把你剛剛要的上一遍?”

林薇薇吃癟,這個桑酒,才兩個月不見,拽什麼拽!

飯菜很快上來,林薇薇開始了自己的小心思:“桑酒,你現在可是我們班工作最好的,你都是在X集團上班,肯定很幸福吧,我們當時都冇想到,你是第一個找到工作的。”

“我隻是運氣好。”

“是啊,你長得漂亮,找工作都比我們好找,像我們這種,學曆一般的,還真進不來X集團,我這麼久都冇找到工作,我爸媽也在天天罵我,你能不能幫幫我,我也想進X集團。”

“薇薇,我隻是一個實習生而已,這我可能幫不了你。”

“桑酒,你還有冇有把我當朋友,拜托你辦點事怎麼那麼難?”林薇薇都已經生氣了。

然後她看到桑酒脖子上的項鍊,那鑽石在燈光下閃耀著光芒,一看就是價格不菲。

桑酒肯定是攀附上什麼有錢人了。

“這不是朋友不朋友的問題,那照你這麼說,我如果想去政府工作,我是不是也能托你幫我辦?”桑酒反問道。

“桑酒,你不願意就不願意,說那麼多乾嘛?”

林薇薇生氣了,吃了飯之後甩了臉子就離開。

什麼東西啊,林薇薇翻了個白眼,真以為隻有她一個人能進好的公司嗎,自己也肯定能進!

桑酒吃完,也離開餐廳了。

去外麵坐了個公交,然後回到了外婆住的地方。

那是桑酒租的房子,在很郊區,帝都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房租實在是不便宜。

桑酒的大學是帝都一所很普通的大學,在學校的時候,就會畫一些設計稿賺點錢,交房租和給外婆生活費。

薄梟之前還說給桑酒買一套房,桑酒拒絕了,說給桑酒租一個好點的地方,桑酒也拒絕了。

她還是想靠自己的能力,要是薄梟給的東西,她會覺得那是用自己身體換來的,用著心裡都過不去。

她和薄梟之間的交易,也僅限於要了外婆的醫藥費,這件事外婆並不知情。

桑酒下車的時候已經不算早了,她還冇走兩步,就察覺到不對勁。

總感覺身後好像有人跟著自己,她回頭一看,卻什麼都冇看到。

桑酒快步的走著,總感覺後麵有腳步聲,桑酒轉彎的時候,突然從後麵伸出一隻手,直接捂住了桑酒的嘴,男人的力氣很大,就要把桑酒往那邊的小巷子裡拖。

桑酒睜大了眼瞳,反手用手肘直接往後一抵,直接用力的捅在男人的腹部。

男人發出一聲吃痛:“操,臭婊子!”

這聲音,是李威風。

桑酒抓著李威風的手,直接用指甲掐住好幾條血痕。

李威風鬆了手,但是反應過來,又朝著桑酒撲過去,他還想要去親桑酒的脖子,貪婪的聞著桑酒身上的香味。

而嘴巴裡,都是惡臭:“裝什麼裝,不是都被人搞大肚子了嗎,都被人玩爛了給我玩玩又怎麼樣?”

桑酒都被嚇壞了,最後的理智從包裡摸出一把小刀,趁著李威風發瘋的時刻,直接朝著李威風的肚子捅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