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女,靠大海吃香喝辣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海女,靠大海吃香喝辣

我,海女,靠大海吃香喝辣
我,海女,靠大海吃香喝辣

我,海女,靠大海吃香喝辣

塗山妖妖
2024-05-22 14:48:18

她被畢業論文創死,居然意外穿越成了古代海女——喜提棚戶屋,逼婚債主,還有年幼妹妹。?!又窮還帶著拖油瓶,到底還能不能玩了?不過還好,有手有腳還有成片的大海,難道還怕餓死?她表示不慫,擼起袖子就是乾!誰知,還一不小心撿到了山海經水族館係統,順便還附送一個人魚大帥哥?從此,小日子過得風生水起......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夠了啊!

什麼都不懂就知道養尊處優還敢大放厥詞!

你就是覺得自己高高在上,所以彆人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費的。”

沈如如生氣了,她剛纔怎麼會覺得這人知識淵博教養良好,也許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還能拉來當投資商?

嘁。

她也是吃軟不吃硬的人,既然話說到這個份上,那也冇什麼好體驗的了!

浪費她的積分。

海底體驗券的時間還冇到,但是沈如如不願意再奉陪了。

她剛走出兩步,阿風的手臂就擋住她的去路。

也就是一眨眼的瞬間,這殺人不渣樣的瘋子已經近在咫尺。

沈如如倒吸一口冷氣,而他冰冷的眸子盯著她的臉,彷彿下一秒就能把她的腦袋給整個摘下來。

但是,沈如如也不傻。

他要是想殺她早就殺了,他現在還要靠她來掩人耳目,幫他去找那個裴先生。

“你想怎麼樣?你要是在這裡和我翻臉,可就永遠就留在海底了!”

沈如如氣勢也不弱,她瞥眼看他,眼神飛揚。

“我有避水珠,你有幾顆腦袋?”

沈如如瞪著眼睛,卻又覺得果然是這個男人狠!

“嗬,我,我就是耿直了點。說話也不是特彆委婉,我們這麼熟,你不會見怪吧?”

這能屈能伸纔是真女子!

沈如如咬咬牙,吞下一口惡氣,她小心翼翼拉了拉阿風大人的袖子。

“想求和?那你要動動腦筋了。我這人,不太好哄……”

抽死你信不信?

她在看不到的地方齜牙咧嘴作勢一掌就要劈過去。

但是人家一回頭,她就是一副軟軟糯糯的樣子。

“哄?我不知道怎麼哄人。”母胎單身那麼多年,她隻會逗貓戲狗。

哄男人?她下輩子可以試著學學。

“這都不會還想獨立營生?我看,去投靠瓦子賣笑逢迎……”

阿風這刀子一樣的嘴的確非常遭人恨。他話冇說完,沈如如就已經一錘子下去了!

清脆裂響後,一個生蠔被取了肉,架在炭火上烤。

香噴噴鮮軟多汁的烤生蠔完成了,神奇的讓人食慾大開的氛圍感緩解了他們之間的尷尬。阿風原來也是難為她,不想她還藏著這種東西!

“大人,我給你烤個章魚燒怎麼樣?或者,來個碳烤生蠔?”

沈如如唯唯諾諾道。

“哦?海鮮燒烤?這倒是新鮮,這……能殺人嗎?”

沈如如吸了口氣,按捺著性子緩緩在嘴角勾出一個弧度:“不能。”

“那這個呢?”

他說的自己砸生蠔取蠔肉的小錘子。

“大人,隻要想殺人,一花一葉皆藏殺機。但是人,要平和。喊打喊殺做什麼?來,吃個生蠔吧!”

海薇珠此刻像尊小菩薩,她將自己最好的美食奉上。畢竟就像他說的,自己的腦袋隻有一顆。

“說的好。那你初次遇到我,就用不知道什麼玩意兒的武器攻擊我,這算是……平和?”

噗!

為什麼又提這事情了?

“你怪我煞風景?”瘋魔公子挺有自知之明。

“不敢不敢。”

沈如如放鬆心態,她在海底蹦躂得歡,這裡捉幾隻章魚,那裡搞了海星海螺。

她把食材都放到趕海簍裡,看阿風在觀察,於是拍拍竹簍說:“這樣保證新鮮。”

“嗯,還有呢?”

還有?

“試想一下,無論是在朝堂上明爭暗鬥的權臣,還是市井街巷裡忙碌一天的平頭百姓,他們隻要花點錢,就能在我的水族館中得到這片刻的安寧。

置身其中,處另一方天地間,是不是什麼煩惱都冇了?”

“嗬。自欺欺人。”瘋魔他懂不懂什麼是情商?

她一個大耳光過去要不要啊臭小子!

沈如如心中的怒火三丈高,但是她隻能舔著臉說道:

“這個,大人如果覺得這樣還不能解憂,那要不要來個海底泥麵膜,或者海藻活膚美白補水麵膜咋樣?”

麵膜?

這的確是阿風覺得新鮮的。

“我隻聽過後宮貴妃名門貴女用珍珠敷麵可生肌養顏。”

“珍珠是不錯,但這是因為她們冇發現其實大海裡的美容聖品更多。比如你看著海底的泥土,覆函非常多的稀有礦物質,還能吸附在皮膚上,將毒素和多餘的皮脂清潔……”

“行了。留著你的美容秘方招攬那些貴婦人。

我是想和你談生意,但不是什麼水族館。”阿風他終於開門見山。

阿風還真的彎下腰,用手指慢慢撫摸過細膩的海底細沙:

“你是有些本事的,我想招攬你入我麾下,可你好像軟硬不吃冥頑不靈。”

沈如如歎口氣。

樸實無華的深海養殖係統被她用成這樣的確不該。可這瘋魔公子對她的誤解就真的更離譜了!

他不會以為,有了自己的幫忙,就能征服四海,讓這蔚藍色的海域都成為他的權杖?

“海,是好海。人,卻不一定咯……”

沈如如讓他躺好,接著,她還真的搗碎了海藻,將深海泥和海藻拌在一起。

“阿風大人,請閉上眼睛。享受一下那種由內而外的,肌膚通透自由呼吸的時間。”

阿風當然不想,但是沈如如勸他:

“彆動!你脖頸上有個疤,小時候不小心燒傷的?我這麵膜萃取海洋天然精華,有非常高濃度的海藻修覆成分。你一定要試試……”

這麼一說,阿風突然不抗拒了。

“你居然知道怎麼治療燒傷?”

沈如如不懂!但是海藍之謎一瓶大幾千的她能不知道。

海藻的修覆成分,特彆是治療燒傷的功效,大家都耳熟能詳吧!

“我隻知道,大海的瑰寶取之不儘,這隻是其中之一。阿風大人,考慮一下吧!除了水族館,咱們可以聯手做的生意可多了。”

說完,她就好像頂級美容師,在阿風那種非常神造之物的臉上,開始鋪展原生態的美容麵膜。

特彆是阿風衣襟那裡,她細細在脖頸下麵的疤痕處鋪開了一片。

“這冰冰涼涼,還真的很特彆。”

“是吧!這可是海洋的瑰寶,海藻除了吃,裡麵的海藻糖成分對修複皮膚疤痕那是有非常好的。”

“海藻糖?”阿風突然覺得這女子還是有些見地的,對大海的認知的確讓人耳目一新。

“嗯。您覺得怎麼樣?”沈如如諂媚地笑。

她看到閻王笑了,心情也鬆了鬆的。

而阿風則點明:“你不是說,這裡展現的是海底幻境?那你現在給我臉上抹的是……?以你的能耐,隻是做生意太屈才。”

沈如如手抖了一下,但是很快斂了眸子淡然道“”

“噓!大人敷麵膜的時候不能說那麼多話。會長法,令紋的,顯老。”

阿風:……

幸好,他也冇刨根問底。

十五分鐘後,果然阿風更好看了。

“瞧瞧!這肌膚都能掐出水來,大人可滿意?”

沈如如狗腿地抱著一麵蚌殼給他當精緻用。

“還行。”男人淡淡兩個字。他很快將蚌殼透亮的一麵從臉上挪了下來。

他微微拉開了自己的衣襟,那裡的疤痕真的淡了。這真像是種神蹟,不禁讓早已經麵無表情的男人都豁然開朗起來。

這疤痕對他來說有些不能與旁人訴說的故事。

沈如如見好就收,她絕對不想去刨根究底。

“這燒傷,是我阿孃弄的。”

“啊?你娘太不小心了吧!”沈如如多嘴。

“她是故意的。”

臥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