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真千金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們都是真千金呐

我們都是真千金呐
我們都是真千金呐

我們都是真千金呐

山不讓塵
2024-05-28 12:42:49

我們都是真千金呐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個真千金。

被楚家接回那日,我裝作哭的撕心裂肺轉頭捂臉儘量不讓自己笑出聲。

「不好意思,可以稍等一下嗎?」

隻見我哆哆嗦嗦掏出手機編輯朋友圈:【家人們!誰懂啊!暴富了!搖身一變成了富家千金哈哈哈哈哈!】

【攤牌了!不裝了!天生就是富貴命啊!】

不僅如此,我還一把搶過養父母的手機,哢嚓一頓將他倆手機上的拚多多無情卸載。

然後悄悄說道:「等著吧老爹老媽,不出半年我給咱家整個大彆墅」

1

剛到楚家第一天,我就遇上了假千金被羞辱的修羅場。

「楚昭,大伯家親生女兒回來了!親生的!你還有什麼臉賴在我楚家不走?」

「有些人真是臉比城牆厚,原子彈也打不透,你說是吧,姐姐?」

嗯?姐姐?她在叫我嗎?

我本就是個看戲的,卻被一句話推到了眾人的聚焦點。

楚怡寧,也就是我那便宜二叔的女兒,此刻正仰著頭一臉囂張等著我回答她。

楚昭的眼神也若有似無落在我身上。

算起來,這是我跟楚昭第一次見麵。

她一身機車裝酷颯無比,對比起我的窮酸氣,楚昭確實更像大小姐。

便宜爸媽此刻也盯著我眼神複雜。

我忽地抱緊楚昭大腿:「我不要你走,誰要把她趕走,那就把我也順帶捎走吧」

所有人傻了眼。

難不成,尋回來的真千金是個腦殘?

楚昭很嫌棄我,低頭在我耳邊用隻有我倆能聽到的聲音道:「真千金,你的戲演過了」

我哆哆嗦嗦站起身:「你也看真假千金文?」

楚昭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

「誰會看那種無腦又冇營養的東西...」

我心下瞭然。

楚昭肯定是看的,不然她怎麼會一臉彆扭和傲嬌。

不過沒關係。

任何真假千金文裡,大家討厭的從來不是真千金或者假千金這個身份。

而是討厭那個處處充滿心機還一肚子壞水的人。

很顯然,楚怡寧已經自己對號入座了。

很快,楚怡寧就把對楚昭的敵意轉移到我身上。

「雖然你是我們楚家的孩子,但到底這些年在大山深處小村落裡養著,冇見識也正常」

「楚昭一個野種,無端霸占了你這麼多年千金大小姐的生活」

「江囡囡,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恨她?」

忘了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江囡囡。

我爸上學上到二年級,因為上課搗亂被老師在手心打了好幾教鞭。

他那時候年輕氣性大,憋著一股牛勁跑到操場把滿操場的槐樹皮給啃光了。

從那之後我爸雖然退學了,但江湖仍舊有他的傳說。

江湖人送他外號:“啃樹皮”。

至於我媽,是被我爸啃樹皮的堅持不懈精神所吸引。

所以她主動找到我爺爺,一分彩禮不要就要嫁給我爸。

不過,我現在應該叫他倆養父養母了。

2

楚怡寧問我恨不恨楚昭?

我不恨。

因為養父母對我天下第一好。

這些年他們節衣縮食,卻把所有好東西買來給我。

在眾多假千金裡,我是幸運的那一個。

見我冇說話,便宜爸媽臉上為難,同時閃過一絲心疼。

「囡囡,這些年在外麵你受苦了」

這話是便宜爸爸說的。

我適當賣慘:「我倒是還好,就是那邊養父母他們挺不容易的」

便宜爸爸一聽,頓時感恩心四溢。

「囡囡你放心,爸爸已經派人去村裡打點了」

「江家是我楚家的大恩人,楚家家訓:千般萬般,感恩為先」

我強壓著內心歡喜。

不出意外的話,爸媽這會在家已經吃上大魚大肉了。

便宜媽媽哭的梨花帶雨,想靠近我卻又小心翼翼。

我大大方方地撲進她懷裡:「冇事媽,你想抱就抱呀,反正我是你肚子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便宜媽徹底崩潰。

「該死的人販子,把我這麼好的女兒拐賣到連楚家都找不到的山旮旯裡」

我嘴角抽搐。

她說的冇錯。

清水村——當年鬼子都找不到的地方,就是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

便宜爸爸順勢將我倆抱緊懷裡。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我們一家人在這其樂融融。

楚怡寧又把臭嘴對準楚昭說道:「楚昭,你看看你,多餘的東西」

楚昭氣性大,上前就扇了楚怡寧一巴掌。

我心裡正暗道爽翻了。

結果楚怡寧他爸轉頭就扇了楚昭兩巴掌。

男人眼神警告:「一個外麵領養的賤東西,也敢動我女兒?」

楚昭到底是個女孩子,此刻她臉上巴掌印紅腫的厲害。

我那便宜爸媽臉色立馬變了。

便宜媽媽掙脫我的懷抱就要衝上去打人。

這事哪輪得著她?

我三步並作兩步站在楚怡寧身前。

“啪!”“啪”接連兩個巴掌。

楚怡寧明顯被打懵了。

廢話,姐姐我可不是林黛玉。

農忙的時候,我的屁股翹到可以頂起兩麻袋糧食。

「二叔,既然楚昭冇有資格,那我這個身上留著楚家血脈的親堂姐有冇有資格教訓怡寧妹妹呢?」

楚景山嘴唇顫抖且烏紫,看來被我氣的不輕。

「你...」

「我什麼我?」

「今天是我回家的好日子,你教養出來的好女兒一遍又一遍挑事」

「空調吹多了得病,閒事管多了要命」

「知道的都說她是我妹妹,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我村口走了老伴的閒話大媽」

「癩蛤蟆趴腳麵,你不咬人你膈應人」

「he!tui」

我這個舉動一出,楚家一屋子人都愣在原地。

估計他們也冇見過這麼粗魯的吵架場麵。

楚怡寧徹底崩潰,捂著臉哭著跑出彆墅大門。

便宜二叔緊接著跟了上去。

3

現在剩下的都是自己人了。

不知為何,我總感覺這倆便宜爸媽有些怕我。

「囡囡啊,昭昭她...可能還要在咱家住著,你不要介意」

便宜媽小心翼翼試探我。

我連連擺手:「這本來就是她的家,再說了,有錢人家又不是養不起兩個小孩」

我能理解便宜媽對我的那種疏離感。

就算是一隻寵物,養了二十多年,也該有感情了。

我跟她二十多年冇見了。

相當於陌生人。

楚昭嘴硬,縮在沙發角落:「我不要生活費,我自己能賺錢了!」

便宜媽沉思:「昭昭跟承澤兩個人感情穩定,我也就放心了」

我嗅到一絲八卦氣息。

承澤?厲承澤?

厲氏集團最年輕的CEO。

他女朋友居然是楚昭?

對上楚昭眼神,我狗腿子諂笑:「如果我在這個家欺負你,你那霸總會不會從天而降然後把一遝子支票甩我臉上啊!嘿嘿哎嘿嘿!」

楚昭:...

「江囡囡你有病,霸總也要打工,他冇那麼閒」

暴富夢破碎,我遺憾吐舌頭緩解尷尬。

便宜媽似乎是覺得我傻的可愛。

她一臉寵溺看著我:「當年你被拐丟後,媽媽四處找你找不到,卻在下雨天偶然碰見福利院被趕出來渾身濕透的昭昭」

「我那時候就想,上天啊,如果我的女兒也這般不幸,今日我救了這孩子,你一定也要讓我女兒遇上好人」

眼淚奪眶而出,我喉嚨那塊酸澀難以自忍。

楚家把楚昭抱回來養,卻從來冇告訴楚昭她不是親生的。

爸媽把我從人販子手中救下來,同樣自始至終冇告訴我不是親生的。

直到楚家派來的人曆儘千辛萬苦終於打聽到我被拐賣的下落,我和楚昭的身世這才被揭開。

4

晚上睡覺前,我神神秘秘拉著楚昭不讓她進房間。

「呐,我這裡有真假千金文的所有免費合集,你要不要?要的話給你便宜點」

楚昭白眼翻上天。

我纏著她不放:「彆嘴硬了,我知道你愛看,你就說你要不要?」

我倆這纔剛認識第一天,楚昭當然不會這麼快對我卸下心防。

她冷漠:「不要」

我默不作聲,掏出壓箱底小說合集壓縮包:「看到了冇,除了真假千金文,市麵上百分之90的po文我這裡都有免費資源」

我可把老本都掏出來了。

就不信她不心動。

楚昭愣住:「江囡囡,你羞不羞...」

這次輪到我白眼。

「楚昭你少給我裝,你要真不看,怎麼會知道po文是講什麼的?」

「嗯?再給我裝一個試試看呢?」

楚昭到底是被楚家嬌生慣養的,冇三兩句就被我懟的關上了門。

我深深歎了口氣。

「唉,嘴快了,不然還能從她身上賺一筆錢」

住大彆墅晚上睡覺就是爽。

可我想到了我爸媽,還有莉莉他們。

畢業之後我們幾人冇找工作,反而回到朝山縣。

那裡是全國最貧困的縣城之一。

朝山縣離清水村大概3個小時車程。

家鄉太窮了,青少年的教育根本跟不上。

所以我們幾個畢業後回鄉支教,同時籌錢蓋了一家孤兒院。

想著想著,我上下眼皮開始打架。

手機突然振動。

我迷迷糊糊點開,是楚昭。

「開個價吧」

我在手機這端為難。

她有霸總男友,自己也賺錢了,那我獅子大開口不過分吧。

「一萬?」

楚昭立馬回了個嘲諷表情包:「突然也不是很想看了」

我著急。

「那你能給多少呀,咱倆好商量」

不一會兒,那邊一張餘額截圖甩了過來。

「PO文是灰色產業,超過20是可以報警的程度」

我慫了。

但看著楚昭銀行卡餘額那可憐的22塊錢,我又笑了。

「楚昭,你好歹也是楚家大小姐,怎麼就這點錢?」

說著,我把自己微信餘額裡的700塊截圖發了過去。

「看到冇,我都比你有錢」

楚昭:...

「所以這就是你鋌而走險賣po文的理由?」

我飛速打字:「混口飯吃,跪求彆舉報」

論哭窮,我承認楚昭確實比我強、

她說她卡裡都是楚家的錢,衣服包包也都是楚家的。

她如今不是楚家大小姐了,自然知道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能動。

我試探性打字:「那意思是...你那些包包我能動?」

楚昭暴怒。

「江囡囡,包包是我的命,你要是動了我跟你冇完!」

害!

這個真千金當的真窩囊。

孤兒院需要錢,支教小學和初中那兩所學校也需要錢。

我剛來楚家,要用什麼樣合理的方式搞錢呢?

5

第二天一早,七八個傭人闖入我房間。

迷迷糊糊被叫醒時,我還在糾結今早的大公雞怎麼冇準時打鳴。

直到終於清醒,這纔想起自己現在住彆墅,不住鄉下泥瓦房。

便宜媽說今天要帶著我買新衣服。

她還給了我一個早安吻,「囡囡乖,昨晚睡的怎麼樣呀?媽媽等會帶你去買幾身衣服穿」

下樓時,楚昭彆彆扭扭的,還刻意轉身不看我和我那個便宜媽。

我湊上前,「吃醋了?給我一個億,我保證咱媽此生都再見不著我」

不巧,這話被我便宜媽聽見了。

她扶額,「囡囡,你要傷透媽媽的心嗎?」

開玩笑,怎麼會呢,我轉頭小聲,「哦親愛的媽咪,如果你考慮給我3個億的話,我發誓從此不踏出咱家門一步」

「江囡囡!」楚昭怒了。

我佯裝挑釁,「怎樣?怕了?」

果然楚昭癟下嘴,她是個傲嬌鬼。

隻見她悄悄湊過來,在我便宜媽看不到的地方威脅我,「我楚昭這輩子就活個體麵,你要錢我冇有,要命我也不給,而且我有密集恐懼症,你最好彆在爸媽麵前耍心眼」

「你是真千金,挑撥離間這種事你最愛乾了」

說完,她嫌棄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抬手替我摘掉了黏在嘴角的米飯粒。

「你很邋遢」,她說。

便宜媽的視角:【我兩個乖乖女兒相處融洽的嘞】

6

買衣服的時候,便宜媽將“端水文學”演繹到極致。

「你確定這雙蕾絲公主襪真的隻剩一雙了嗎?」

便宜媽拿著襪子的手微微顫抖。

奢侈品店長艱難開口,「是的,夫人,確實...隻剩一雙了」

可是,我瞧著自己剛穿上的公主裙。

公主裙好像要配公主襪。

一旁楚昭雙手抱胸直勾勾盯著我那便宜媽,一副不爭饅頭也要爭口氣的傲嬌樣。

便宜媽歎了口氣,「罷了」

她親自給我左腳穿上公主襪,然後又轉身給楚昭右腳穿上另一隻。

「妥了!姐妹倆就該穿同一雙,這就是宿命啊」

她似乎很滿意自己的傑作,我和楚昭的死活她是一點也不管不顧。

7

買完衣服要吃飯。

餐廳特彆高檔,我朝著服務員淺笑,「一份蛋炒飯,謝謝」

服務員愣了一下,「哎,好的」

蛋炒飯端上來了,服務員好死不死放在了便宜媽跟前。

察覺到氣氛不對,她趕緊訕笑,「囡囡,要不媽分給你倆一人一半?」

我冇異議。

蛋炒飯雖是我點的,但端上來根本冇有大排檔十塊錢的賣相好,聞著味道都不對。

五分鐘後。

便宜媽笑的放肆,「蛋炒飯裡火腿丁共有111塊,除以2是55.5」

我和楚昭眼睜睜看著她把最後一塊切成兩半分成0.5。

「蔥花是62顆,一人31顆」

「米粒媽媽就不數了,囡囡和昭昭猜拳吧,贏了的人先選」

我:「……」

楚昭:「……」

便宜媽切了一塊牛排塞進自己嘴裡後自言自語,「倆娃家庭就是難,還好我是端水大師」

看我倆遲遲不動筷,她還抬手發誓,「在咱們家始終秉持絕對公平理念,你們倆在我這裡都是同等待遇」

便宜媽說完,楚昭默默垂下頭,眼神中那點落寞被我瞧的一清二楚。

她在這個家向來獨寵。

我不一樣,農村家裡孩子多,養父母收養我之後生了弟弟。

對她來說,便宜媽開始端水就是她最大的落差。

8

吃完飯便宜媽有事回公司了。

我跟在楚昭屁股後閒逛。

「呦,楚昭你還有臉花楚家的錢呢?這裡可都是奢侈品店,如今的你恐怕連一個手鍊都買不起吧」

我無語閉眼,又碰上楚怡寧這個找事精了。

楚家找回真千金的新聞早就登上熱搜。

楚怡寧說完,這家珠寶店店員順勢將我和楚昭從頭打量到腳底。

我土。

旁人自然聯想不到我就是真千金。

「客人,不買的話我就收起來了」,店員瞬間變臉。

都說奢侈品店員人均變臉大師,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

楚怡寧輕蔑抬手,「彆啊,收起來做什麼,楚昭買不起,本小姐可買的起」

「也是,像楚昭這種冒牌貨,或許可以去百貨店買買A貨帶,正符合她的身份」

她越說越難聽。

見楚昭冇反應,我順手捏了捏她屁股。

楚昭條件反射轉身,「江囡囡,流氓啊你」

我訕笑,「好Q彈哦」

楚昭臉頰微微泛紅,「江囡囡你太猥瑣了,我要告媽那裡去」

我無語,「楚昭你小學生啊,還告?」

楚怡寧誤以為我倆不對付,就想順勢將我拉倒她陣營。

「姐姐,你跟我纔是楚家人」

我反手又抓了一把楚昭的屁股,然後走到楚怡寧跟前,「妹妹說的對」

楚昭臉都氣紫了,「江囡囡,算我楚昭看錯人了」

我趕緊給她使眼色,結果楚昭跟瞎了似的。

我無語死了,跟好閨蜜莉莉我擠一眼她就懂了,跟楚昭我眼擠爛,她還覺得我在挑釁。

果然還是冇默契。

算了,對付死綠茶還得靠我。

我瞅準時機猛地撲到楚怡寧懷裡,「怡寧最好了,姐姐想要剛剛那條鑽石項鍊,你可以買給姐姐嗎」

「就當你給姐姐進楚家的見麵禮,好不好嗎?」

楚怡寧先是一愣,然後對著楚昭露出挑釁的笑,「看吧楚昭,我跟江囡囡身上流著同樣的血,我們纔是一家人」

楚昭多傲嬌啊,她這會死死瞪著我。

楚怡寧付款了。

她把項鍊帶到我脖子上,「姐姐,你戴著雖然像村妞,但沒關係,這條鑽石項鍊會替你說話」

我反擊,「楚怡寧你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不會說話就彆說,冇人拿你當啞巴」

楚怡寧愣住,「江囡囡你——」

我摸著項鍊撲進楚昭懷裡,「你給姐姐的見麵禮我收下了,至於回禮嘛,我剛剛給你了」

楚怡寧氣的臉通紅,「江囡囡你睜眼說瞎話,你哪裡給我回禮了?」

我攤手聳肩,「姐姐剛剛給了你一個教訓啊,你冇發現嗎」

「噗!」

楚昭笑了,而後迅速收起裂開的嘴角。

她就是個擰巴精。

9

楚怡寧是個蠢貨,一個自行降智的蠢貨。

她這種蠢貨,我隻在無腦爽文小說裡看過。

她被我羞辱後難堪的要死,所以撲上來要打我。

我冇防備,被她一巴掌扇倒在地還踹了好幾腳。

「一個野丫頭,渾身上下窮酸氣,真以為你進了楚家大門就飛上枝頭了?」

「江囡囡,你狗屁不通,日後楚氏集團自然是我楚怡寧說了算」

該死的!

剛剛跌倒時鑽石項鍊嵌進了我的肉裡。

我摸了一把,脖子上全是血。

楚怡寧說的冇錯。

楚家這倆便宜爸媽隻有我一個親生女兒,日後楚氏集團自然是要有人接班的。

楚怡寧從前的勁敵是楚昭。

楚昭從小被培養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接班人,可我不同。

我在楚怡寧眼裡冇有任何威脅。

所以她費儘心機想趕走楚昭。

「啊!楚昭你敢打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