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撩不動,庶女不嬌軟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王爺撩不動,庶女不嬌軟

王爺撩不動,庶女不嬌軟
王爺撩不動,庶女不嬌軟

王爺撩不動,庶女不嬌軟

麻辣布丁
2024-05-22 14:49:09

上一世,惡毒嫡姐和嫡母生生害死了寧瓏月和她的小娘,她痛徹心扉。蒼天開眼,她含恨重生!她們幼時欺她,及笄後又辱她,還要她代替嫡姐和自己的姐夫圓房,生下孩子後要了她和小孃的命!這仇,她必須報!床上她意醉情迷,勾走了謝辭清的身;床下她若即若離,又勾走了謝辭清的心。待到發現勾走他身心的都是同一人時,向來高冷自持的謝辭清紅著眼堵住她的去路——仇,我替你報。求你不要離開我。寧瓏月: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寧思潼跟彈簧一樣彈開

謝辭清看著懸空的手

目中柔色化作冰冷

果然不是她

若是她

不會彈開

隻會

腦海中

女子身軀愈加炙熱

男子滾了滾喉

牡丹還要打理

本王就不來了

晚上再看吧

晚上

豈不是隻有寧朧月能陪著

寧思潼氣得心堵

扯扯嘴角

想把人留下

可牡丹進貢是大事

她在陳氏麵前端的是善解人意

可不能在這兒犯錯

無奈認栽

回院

寧思潼帶著一腔鬼火回到院裡的第一件事就是讓寧朧月站規矩

美其名曰是調教

實際上是變相的為晚上的事出氣

小姐

這大小姐太過分了

有求於你

還以怨報德

奴婢真是看不下去了

因著晚上還要伺候謝辭清

寧思潼隻讓寧朧月站了兩個時辰

昨夜馳騁

早已精疲力儘

就算兩個時辰

也讓她苦不堪言

女人扶著楚燕一瘸一拐的坐到梳妝檯邊

看著銅鏡裡麵色蒼白的自己

淡淡一笑

無妨

她得意不了多久了

訊息應該到了

玉衡院

一陣寂靜

翠色中

一黑影一閃而過

下一秒

錦一立在謝辭清跟前



查到了

男人將兩張紙遞在謝辭清跟前

寧朧月和寧思潼確實是同父異母的姐妹

兩人雖長得相像

但因寧朧月母親出身青樓緣故

兩人並不親密

處境也是一個天上

一個地下

此番說辭和寧朧月之前所說無疑

看來那丫頭並未騙他

謝辭清不言

錦一順勢將第二張紙推近

至於王妃所喝之藥

說到這兒

錦一喉嚨有些發乾

這該怎麼說呢

這種情況

他如何開口

寧思潼的藥可是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民間奇醫那兒查出端倪

本該是個重磅訊息

如今卻比燙手山芋還要炸人

話未說出

錦一後背汗已密集

如鯁在喉

他隻能低下頭

男人的神情

謝辭清儘收眼底

什麼訊息能讓跟他征戰十年的暗衛支支吾吾

心中已然察覺不好

他輕捏著茶杯

做足準備

才冷出一個字



錦一嚇得一激靈

回王爺

王妃所喝之藥

乍一看是溫補之藥

實質卻是治療下紅不儘

小產不孕的

哢嚓

杯子爆裂

茶水濺得滿桌都是

謝辭清眸色冰冷

眼底怒火已然沸騰

你說什麼

陰森的語調

嚇得錦一直接跪地

額角的汗一顆又一顆

他來不及擦

隻能彎腰

怯聲道

王爺

屬下所言句句屬實

藥是民生堂開的

聽說三月前就開了

拿藥之人正是王妃貼身丫鬟青果

此事

他也不敢相信

因此

得知訊息

他第一時間找人

不曾想

越查情況越是屬實

三個月

那正是他和王爺外出打仗的日子

事實上

他們一年前

就去了蠻夷

成親之事

也是去了蠻夷一月

他們收到信才知道的

原本皇上是怕王爺長期在外奔波心中了無牽掛

才悄悄讓他娶了妻

王爺本不想承認這段婚

無奈新娘子委屈了一年

又是聖上禦賜

王爺無奈同意

可萬萬冇想到

憐憫之心卻換來這樣的結局

想到這兒

錦一不免有些委屈

這皇上

作為王爺的表哥

怎就亂點鴛鴦譜讓主子惹著一身騷

王爺隻是外出打仗而已

又不是出家當和尚

何必如此著急塞來一女子

這下好了

堂都冇真正拜過

就被扣上牢牢實實一頂帽子

謝辭清陰沉的臉上

看不出任何情緒

他想過寧家兩姐妹的端倪

不曾想是這樣的結局

這下

他算是明白了

明白了丞相為何忍疼送來兩顆明珠了

原是有人早就入了泥

沾了一身灰

隻可惜那丫頭

那丫頭

想起寧朧月

謝辭清捏碎杯子的手微微攥緊

說起那丫頭

應也是丞相計中一環

如此大膽行為

她到底是自願

還是

自願

大抵是不能夠的

寧朧月乃丞相庶女

雖生母出身不高

但丞相府出來的女兒

再怎麼也能當個低門戶正妻

怕是不到萬不得已

做不了這種勾當

萬不得已

謝辭清何其聰明

隻是微微推敲

便知事出在寧朧月那不堪的生母上

寄人籬下

受人所迫麼

也是了

莫非如此

寧朧月何必裸露紫痕

提醒藥碗

想來她也不甘如此

隻是那寧思潼

怒意橫生

原按耐住的火

像要噴發般

男人神色都陰暗了許多

苟且之人可否找到

聲音冷的跟化冰的湖水

嚇得錦一直磕頭

請王爺贖罪

屬下愚笨

暗查許久

連一點訊息都冇有

謝辭清微皺的眉心擰得更緊了

是了

如此大事

寧思潼豈敢聲張

換作他

得知丈夫歸來

為保名節

怕是第一時間將苟且之人殺了

如此

怕是隻有那不甘的二小姐

才知道蛛絲馬跡了

謝辭清揉揉隱隱作痛的眉間

沉默許久

才抬頭

行了

起來吧

錦一鬆了一口氣

此事你且查著

記住

切莫聲張

同時叫錦二密切關注寧家李氏動向

寧家林氏

不正是庶女生母嗎

咱們盯著她作何

疑惑的眼對上陰森並帶著威嚴的眸

錦一頓時焉了氣

答了聲是

便飛身離去

謝辭清目光隨著錦一身影

望向無邊天際

受人脅迫

不過是他的猜測

為保萬無一失

這林氏不得不守

至於這寧家二姐妹

不是想玩嗎

那他便陪他們玩

夜深

萬籟寂靜

已是子時

周圍鴉雀無聲

眼下

王爺應該是不會來了

你回去吧

寧思潼看著門外走廊深處

半是輕鬆

半是掃興的開口

王爺不會來了

她雖不怕穿幫了

但也冇有親近的機會了

相比寧思潼的半喜半憂

寧朧月樂的清閒

謝辭清不來

她可算能睡個好覺

收拾好東西

她行了禮

便蹦躂的朝屋裡走

謝辭清在角落處看著那歡脫的身影

眉眼不由一撇

他不在

她那麼開心

胸口處悶悶的

像有小鬼作怪

眼見寧朧月進屋

他二話不說

就讓仆人通報

王爺到

寧思潼剛躺上床

聽到聲

差點鯉魚打挺嚇起來

王爺來了

這個時候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