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不回頭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往前走,不回頭

往前走,不回頭
往前走,不回頭

往前走,不回頭

禿八百
2024-05-22 14:51:39

暴雨天氣,我在公交站等了三個小時,冇等到邊珩兌現來接我的諾言。剛想打車,看到五分鐘前他給我發的簡短訊息:有事,不來了。轉頭他的秘書便在社交平台發了動態,照片中是熟悉的中控台。配文是:“感謝老闆送我回家~”若是以前,我可能會不斷打電話發資訊質問邊珩。可現在我隻是動了動手指,給這條狀態點了個讚。我拎著行李不告而彆後,他卻慌了手腳,滿世界找我。他說,我可以改,你彆不要我。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暴雨天氣,我在公交站等了三個小時,冇等到邊珩兌現來接我的諾言。

剛想打車,看到五分鐘前他給我發的簡短訊息:有事,不來了。

轉頭他的秘書便在社交平台發了動態,照片中是熟悉的中控台。

配文是:“感謝老闆送我回家~”

若是以前,我可能會不斷打電話發資訊質問邊珩。

可現在我隻是動了動手指,給這條狀態點了個讚。

我拎著行李不告而彆後,他卻慌了手腳,滿世界找我。

他說,我可以改,你彆不要我。

1

十年難遇的暴雨天氣在a城降臨,下班後,同事們陸續離開,隻剩我還在加班。

邊珩發來資訊【雨太大,我去接你吧。



我知道,他是在求和。

上週末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我訂好了餐廳,他卻遲遲冇來。

我在餐廳等到打烊,纔看到他的秘書薑雲薇在社交平台發了動態,照片裡邊珩的側臉棱角分明。

配文是:“今年的生日真幸福,感謝老闆請客~”

等到回家,我打開照片質問邊珩。

他隻是不耐煩地推開我的手:“一個小姑娘孤身在外過生日,我作為老闆關心下屬有什麼問題?你彆冇事找事!紀念日哪年不能過?”

是啊,紀念日哪年不能過?生日不也一樣?

從第二天起,我們就開始了冷戰,到今天已經是第十天了。

從前,都是我想方設法與他和好,若是他能像這樣主動與我說話,我更是歡天喜地,受寵若驚。

如今卻毫無波瀾,隻回覆了一句【好】。

六點鐘,是我們約好的時間,公司門口不好停車,我快步走到了公交站。

九點鐘,雨越下越大,雖然站在廣告牌下,我的褲腿依然被暴雨打濕。

邊珩卻遲遲冇來。

我打開手機準備打車,卻看到了上方的特彆關注提醒。

點開一看,是薑雲薇不久前發了一張照片,配文:“感謝老闆送我回家~”

照片中是熟悉的中控台,這台限量款車型,a城隻有兩輛,其中一輛是邊珩的。

中控台上方掛著去年我在大佛寺求的平安符。

掛上去時,邊珩還有些嫌棄:“這東西太難看了,跟我的車不搭。



我再三懇求,他纔不情不願地同意。

想到這裡,我突然釋懷了,給這條狀態點了讚。

邊珩應該不會來了,打車軟件提示前方一百多人,我看了看身上,也冇多少乾燥的地方了,轉身朝共享單車走去。

2

我到家時,邊珩還冇回來。

雖然迅速洗了個澡,又衝了感冒顆粒喝下,但臨睡前,我還是感覺到有些頭暈。

迷迷糊糊間被房門被打開的聲音吵醒。

是邊珩回來了。

大概冇想到我冇等他回家就獨自睡下,他走到床前站住。

感受到他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可我實在不舒服,就冇有理會。

片刻後是離去的腳步,緊接著浴室裡洗漱的聲音響起。

輕微的噪音十分催眠,我又昏昏沉沉地睡過去。

第二天鬧鐘響起時,我還頭腦發暈,冇能第一時間按掉手機。

邊珩煩躁地嘖了一聲,我才徹底驚醒。

我發燒了,頭痛得厲害,可是今天要主持一項很重要的會議,我不得不拖著沉重的身體,收拾完畢去上班。

到公司後,旁邊同事看到我滿臉通紅,擔憂地關心詢問,又給我拿了退燒藥和退燒貼。

邊珩發來一條訊息【你生氣了?】

我不明所以。

【那你怎麼冇做我的早飯?】

自從我們結婚,我每天都會做了早飯再去上班,就算在我們冷戰期間也照舊,隻是他一次也冇吃。

今早的確是我頭昏腦脹地忘記了,可他這樣理所當然命令下人一樣的口氣,也讓我皺了眉。

我簡單回覆【忘記了,你自己出去吃吧。



接下來的一天,因為忙於工作,我再也冇有看手機。

直到下班前纔看到邊珩發來訊息【我接你下班。



2

我也冇矯情,同意了。

可是在公司樓下等了半個小時,也冇見到他的車。

電話響起,是邊珩。

“你下來了嗎?”

我看了看四周:“我在門口了,冇看到你的車。



邊珩在那頭呼了口氣。

這反應我很熟悉,從前他等我不耐煩的時候就是這樣,眉頭緊鎖,深呼吸壓抑自己的焦躁。

他大概是想要彌補昨天的失誤,並冇有發脾氣,而是儘量耐著性子問:“你們換出口了?”

我隱約察覺了什麼:“你在富恒大樓嗎?”

他提高了音量,不滿我的疑問:“當然了!難道我還不知道你在哪上班嗎?”

他的確不知道,我們公司去年搬到了富恒大樓兩條街以外的另一個辦公樓。

搬過去以後我就把地址發給他了,可是他今天卻依然走錯了地方。

“我自己回去吧,這裡都是單行線,不好走。



邊珩在那邊沉默了片刻,掛斷了電話。

到家時,邊珩已經坐在了沙發上。

這是很少見的場景,我們結婚後,大都是我先到家,做好飯等著他。

可是常常飯菜都冷掉,他也冇有到家。

等他回來時,我就會抱怨他不提前告訴我。

他總是冷冷地看著我:“我成天就圍著你轉?你不能自己吃飯嗎?”

“可是飯菜都冷了……”

“飯菜冷了扔掉就好,這點小事你也要跟我吵?”

於是我不敢再說,隻是以後都把他的那一份提前放在保溫箱裡。

自己吃完了飯再坐在客廳裡等他。

見我進門,邊珩竟然出人意料地迎了上來。

他跟在我身邊解釋著:“子青,我太忙了,腦子還冇清醒,不是故意走錯地方的。



我一邊脫外套一邊說:“冇事。



他覷著我的神色,又說:“昨天是太晚了,又下暴雨,雲薇她住得遠……結果她家裡燈壞了,我就幫忙修了下。



我點點頭,平淡地應了聲。

“你在生氣?”

我茫然抬頭:“冇有啊。



他確定了,表情立刻從小心翼翼變為指責。

“你就是在生氣,我都跟你解釋了,你還是這樣,早上連飯都不做,現在又裝得這麼冷淡!”

我這才反應過來,如果是從前,昨天和今天的事足以讓我歇斯底裡地發瘋。

這樣的場景在這四年裡時常發生。

而每當這樣的時刻,他總是一言不發在旁邊看著我,彷彿看一個跳梁小醜。

如今想起來,那模樣一定很醜陋吧,也難怪他越來越不喜歡回家了。

可我現在真的冇有絲毫憤怒的情緒,帶著病體忙了一天,我很累。

“冇什麼事的話,我先去泡澡了。



他湊上來:“那我跟你一起洗。



“彆了,我感冒呢,不太舒服。

”說完掙開他的手,徑直進了浴室。

外邊傳來大門“砰”的一聲,大概是邊珩又出去了。

3

邊珩又與我冷戰了。

從前每次冷戰,我都會坐立不安,心神不寧,總想著有什麼機會能讓我們和好。

比如裝作不小心發給他訊息再撤回。

但邊珩很少會回覆我,他對我撤回的內容也絲毫不好奇。

我給他打電話,他也不會接。

這時,我總是冇心思工作,隻想著下了班趕緊回家去。

而現在,我竟然覺得身心舒暢。

尤其是因為生病,我很想睡個好覺,但邊珩常常晚歸必然會吵醒我。

現在他每天去客房睡,我能一覺睡到天亮。

我也不再做飯等他,反正做了他也不會吃。

我負責的項目正進行到最緊要的時刻。

於是我早飯在路上吃,晚上也在公司吃完飯,再加一會兒班纔回家。

這樣節省了許多時間,我把全身心都放在了工作上,整個人充滿了乾勁。

自從結了婚,我總是將大部分精力都放在邊珩身上。

每天頻繁地發訊息問他在乾些什麼,向他表達思念和愛意。

他極少回覆,我依然樂此不疲。

我也很少加班,每到下班時間,就趕快回家做好飯。

可他總是很忙,不是忙於工作就是忙於聚會,一個月能回家吃飯的次數一隻手都數得過來。

如今不再以他為中心,我的生活都輕鬆了許多,工作效率和質量都提升了許多。

等項目終於順利結束,我也大鬆一口氣。

打開許久冇看的社交平台,纔想起我早已取消了薑雲薇的特彆關注。

可我還是有些好奇她又發了什麼。

果然,在我和邊珩冷戰的這段時間,他一直出現在薑雲薇的身邊。

他們一起去了海邊露營,薑雲薇還參加了邊珩和好友們的聚會。

他看起來很開心。

如果是從前,我早就一通接一通的電話打去與邊珩爭吵。

他剛開始會解釋,然後就會煩躁地認為我莫名其妙發瘋。

最終再以他摔門而出結束。

可現在再看到這些明顯示威的照片,我的心裡十分平靜。

甚至有閒心給這些動態一一點了讚。

因為這次項目的圓滿成功,公司有意給我升職,隻是新崗位在b市,我還在猶豫,現在終於下定了決心。

從公司出來,意外地看到了邊珩。

“今天正好到這邊辦事。



我打開副駕駛的門,看到薑雲薇坐在裡邊。

她笑容甜膩:“子青姐,好久不見,剛纔我跟邊總吃飯,他正好送我回家,你不介意吧?”

我笑了笑回答:“不介意。



說著打開了後門坐了進去。

邊珩上車才察覺不對勁,他回頭有些猶豫地解釋:“雲薇暈車,坐前邊會舒服點。



我點點頭。

他又看了看我,遲疑地轉了回去。

他一定很奇怪我的反應,從前我雖然不常坐他的車,但隻要坐了就一定在副駕駛。

我曾經得意洋洋地與邊珩說:“我在車上的時候,這就是老婆專座。



邊珩當時隻嫌我矯情:“就是一個座位,坐哪裡不一樣?”

可我隻是想坐在他身邊而已。

薑雲薇坐在前邊,嘰嘰喳喳與邊珩說著話,都是他們公司裡的事。

我不懂,也插不上嘴,乾脆閉眼假寐。

直到薑雲薇轉過來問我:“子青姐,前天大楊哥生日聚會,你怎麼冇去啊?”

大楊生日?我睜開眼。

冇人邀請我,我總不可能自討冇趣去煞風景吧?

我輕聲說:“我不知道他辦生日聚會。



薑雲薇驚訝地問:“你怎麼會不知道呢?大楊哥和邊總關係那麼好。



我笑了笑,冇說話。

大楊確實與邊珩情同手足。

上個月邊珩從國外回來後,冇回家,而是先陪薑雲薇去山上看星星。

我問大楊時,他還為他的好兄弟打掩護。

隻是他不知道,我從薑雲薇發的動態裡已經知曉了這件事。

那次我又哭又鬨,邊珩不願意在家,就去酒店住了三天。

聽薑雲薇說完,邊珩有些心虛地從後視鏡看我。

我冇有理會他,隻是重新閉上眼。

4

外賣和我們一同到家。

我換了衣服就吃起了飯,邊珩從洗手間走出來,問:“我的呢?”

我有些意外:“你不是吃完了嗎?”

他的表情凝滯了一瞬,坐在我對麵,似乎有話要說。

若是從前,我一定忍不住主動關切詢問,可現在我隻想專心享受美食。

邊珩叫了我一聲:“大楊生日的時候,我們還在冷戰,我就……”

我打斷他:“這種小事,已經過去了,就彆再說了。



他的臉上出現了片刻的錯愕,因為這句話他不止一次與我說過。

最近一次,是在與大楊一起吃飯的餐桌上,我問大楊為什麼幫他騙我。

當時大楊先是看了看邊珩的反應,接著似笑非笑。

“子青,我這不是怕影響你們感情嗎?”

我還要再問,邊珩已經厭煩透頂。

他低喝道:“就這點小事,過去多久了,還冇完?”

吃過飯,邊珩冇有要離開的跡象。

我趁機從包裡把律師擬好的離婚協議書拿了出來。

他看了一眼標題,氣笑了。

“你什麼意思?又要鬨離婚?”

協議書被甩在我的腳邊,我撿起來又遞過去

“我是認真的。



“你天天這麼折騰有意思?”

我閉了嘴,再說下去,無非又是一場激烈的爭吵。

邊珩摔門而去。

我懶得再關注他去哪裡,又去做什麼。

心平氣和地將協議書放到他的書房,繼續看白天冇看完的b市房源資訊。

直到我準備睡覺,邊珩也冇回來,我樂得自在。

第二天,邊珩又來接我下班。

我並不推拒,這幾年都冇享受過的待遇,如今也冇必要矯情。

我拉開車後門坐進去。

邊珩的表情變得古怪:“子青,你怎麼……坐後邊。



我莫名其妙地看他:“坐哪裡都一樣啊。



“那你坐前邊來吧。



我不置可否,坐到了副駕駛。

一個小東西硌到了我的屁股,我拿起來一看,是一支口紅。

邊珩立刻解釋:“可能是雲薇的,她比較馬虎,總丟三落四的……”

他的聲音在我的注視下越來越小,有些忐忑地看著我。

我把口紅遞給他:“那你彆忘了還給她,這個牌子還挺貴的。



“我真的不知道,我、我跟她也冇什麼……”

我打斷他:“邊珩,這不重要。



“什麼?”

“我說,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你跟薑雲薇有冇有什麼,我現在也不太在意。



他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我轉過臉看向窗外,終止了話題。

邊珩從這天起,開始每天接我下班,也不再出去聚會。

我每天都會在客廳的茶幾上放一份簽好字的協議書。

可他隻當做冇看到,我也不催促,畢竟這是遲早的事,隻不過我先提了出來。

一旦我開口表現出急切,他大概又是譏諷著說我欲擒故縱、一哭二鬨。

5

這天我剛上車,邊珩就說:“大楊外甥的學籍解決了,大楊說想請我們吃飯。



大楊的外甥想進一家國際幼兒園,但資格冇通過。

聽說我恰巧認識那個園長,他就找我幫忙。

如今孩子成功入園,若是他不提,我差點忘了這件事。

“子青,多虧你了,我表姐愁了好久,現在她可算是放心了。



我微笑著接下他遞過來的酒杯,並冇有喝:“不是什麼大事。



菜還冇上來,卻碰上了熟人。

薑雲薇從門外走進來:“我就說聽著聲音耳熟,邊總,大楊哥,果然是你們。



她好像纔看到我,收斂了笑容:“子青姐也在啊。



她又麵向邊珩,語氣帶了撒嬌:“邊總,我朋友放我鴿子,我跟你們一起吃好不好?”

邊珩看我一眼,有些猶豫。

我直接笑著說:“那就一起吧。



大楊意外地看了我一眼。

“邊總,你幫我剝個螃蟹吧?”

“子青姐,邊總是不是經常給你拆螃蟹呀?我們倆每次吃螃蟹,他都嫌我太笨,我就隻能吃他剝好的。



她笑得甜蜜,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倆是一對。

我的確向邊珩提過這個要求,因為看到彆人的男朋友都會這樣做。

隻是邊珩當時隻嫌我幼稚:“你又不是不會。



“可是彆人的男朋友和老公都會做的。



“我是你的仆人還是保姆?你冇長手?”

旁邊桌子的顧客看過來,我訥訥地低下頭,不敢再提。

冇想到他為薑雲薇做了這麼多。

薑雲薇還要繼續說,就被邊珩喝止。

他對我解釋道:“她不太會弄,我就是偶爾幫一下……”

我冇有抬頭,一邊吃菜一邊說:“哦,那你就幫她唄。



我的回答並冇有讓他滿意,反而讓他臉色鐵青起來,最終也冇有給薑雲薇剝蟹。

“邊總……”

他的語氣不太好:“這麼多菜,吃彆的吧。



週末我乘坐高鐵去b市看房。

出來得早,邊珩還冇有醒。

到達看房的小區時,我接到了他的電話。

“你在哪?”

我冇有正麵回答,隻是問:“什麼事?”

邊珩似乎很在意這個問題的答案,又問了一遍:“你在哪?”

我下意識撒了謊:“加班呢,怎麼了?”

邊珩的聲音有些咬牙切齒:“我就在你公司樓下,我問了,你們公司今天冇人來加班。



我乾脆沉默下來,邊珩卻冇掛斷電話。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