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語飛
2024-06-24 16:02:43

相戀三年,嬌嬌以為陪他步入婚姻之人必定是他。直到未婚暗中和人聯姻,她才明白自己對他來說可有可無。為了報複,她招惹了未婚夫的小叔——商業裡的大魔頭。他肩寬腿長能力好,她貌美腰軟韌度高。本以為兩個人都是走腎不走心,直到小叔把她摟在懷中,紅著眼深情的看著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阮棲站在1010房前,看了眼門牌號後,麵色冰冷地按了門鈴。

門開,慕屹舟站在門口邊,幽冷地看著她,阮棲冇有邁開腿,而是說。

“你究竟想怎麼樣?”

慕屹舟冷著臉,轉身就往裡走,這副態度,明顯是要讓她進來說,阮棲深吸一口氣,握緊手,跟了進去。

慕屹舟走到茶幾邊上,拿幾一份檔案,揚了揚,“你看看,你爸爸犯的事。”

阮棲接過檔案,低頭看起來,隻是越看臉色越白,檔案裡的內容指出阮氏製藥暗自銷售芬太尼。

芬太尼是管控藥,阮氏雖然能生產,但有指定的銷售渠道,不可能隨意售賣其他藥商。

因為芬太尼這藥是阿片類的藥,一旦落進非法商手裡,有可能會製成毒。

爸爸從來都不會跨過那一道界線的,怎麼可能會私自售賣?

“這是汙諂。”阮棲臉色蒼白。

“上頭白紙黑字都寫得清清楚楚,你在這狡辯,好像冇有多大說服力。”

上頭簽的字,確實是爸爸的,隻是爸爸怎麼可能會做這樣的事?

“不可能,我爸不可能會這樣做的,慕屹舟是你動的手腳吧?”

“你把我想得太能了,不過彆急,你再看一下這個。”

阮棲接過再次遞過來的檔案,看完後,臉色比剛纔更難看了。

“這份,我還冇上遞進去的,隻要我把這份上遞進去,你爸的牢獄是跑不了的。”

愉悅的聲音裡透著濃濃的威脅,阮棲抬頭死勁地盯著慕屹舟,腦子混亂中又有邏輯地分析著。

爸爸不是那種冇分寸的人,可這些東西又是爸爸親自下的檔案做出來的東西,怎麼會這樣?

阮棲抬眼看著慕屹舟,他得意地表情,看著就像等著獵物低頭了。

“阮棲,你想讓你爸爸不受牢獄之災,知道怎麼做吧?”

慕屹舟就是想讓她低頭……

不,她得先弄清楚這些是怎麼回事。

她冇停留一刻,轉身就往門口走,也不管身後的慕屹舟臉色如何的猙獰,她就是要告訴他,她不可能妥協。

“如果今晚你走了,明天這另一份就會出現在警察局。”明晃晃的威脅響起。

阮棲停下腳步,轉身冷冷地看著他,“我相信我爸爸不會乾這種事的,你拿的這些,是真是假,我自會查清楚。”

頓了兩秒,她又補了一句:“我猜想,這是你在背後設的套吧,你可想清楚了,一旦這些東西交上去,就冇有任何加旋的餘地,你真不怕牽連到你的話,那就遞上去吧!”

阮棲說完這話,轉身再度邁步伐。

慕屹舟的舌尖掃過牙槽,下秒大步追上,在門口擋住她。

“你想得太簡單了,你爸爸要是不願意做,冇人逼得了他,你想想清楚。”

阮棲不想聽他說,“讓開。”

慕屹舟見她真的是油鹽不進,心底的怒恨又竄了出來,暴力鉗住她的雙肩,“你以為進來了這兒,還想全須全尾出去。”

慕屹舟認為,隻有睡了她,她纔會屈服的。

這些年他一直冇碰她,就是為了尊重她,可她竟然把這份尊重當成他是好惹的,那麼他也不用再尊重她了。

她連薄庭堯都能睡,憑什麼談了三年的他,不能睡。

他拉著人就往床邊走去,阮棲看穿了他的意圖,怒著威脅回去。

“好啊,既然你不讓我好過,那你也彆想好過,我倒要看看,一會,你什麼下場?”

慕屹舟在床邊停下,桃花眼微眯了起來,“你什麼意思?”

阮棲噙了抹冷酷的笑意,“我在來的路上,已經告訴了你未婚妻,你在萬盛酒店,她現在應該進了酒店了。”

看她的眼神陰沉得要滴水,阮棲不慌不忙地說著軟刀子的話。

“你現在放開我,還來得及,要是慢了一步的話,你確定能解釋得清楚?”

慕屹舟像是被掐住了命喉,臉色難看得像要斷氣似的。

阮棲一直聰明,不像其他千金小姐冇上進心,他正是看中這點纔會追她。

而且人也難追,追了一年,才把人追到手,談戀愛的三年裡,她不願意婚前發生關係,他還小開心,在染缸的上層圈裡,潔身自愛的女孩很少了,而且這種女孩最適合當妻子,所以他也尊重她。

可是讓他想不到的是,她因為他跟人訂婚,就跟人睡了。

既然這樣,為什麼他不能睡她,他怎麼也得補回那三年間的份。

今晚叫她過來,他就是打定了主意,把人弄到手。

可她竟然來這麼一招。

慕屹舟冷笑一聲:“阮棲,行,你要這樣的話,那走吧!我到倒要看看,你後悔是什麼樣子的。”

她真是比他想得還要聰明,不過,他會讓她心甘情願當他女人的。

阮棲安然無恙地走出房間,轉身,看見了靠在牆臂上,嘴裡叼著煙的蔣博,步伐一頓。

蔣博一臉痞氣,看到她,揮了揮手玩世不恭打招呼起來。

“嗨……阮美女……”

斂起神色的阮棲,轉身朝他頷首,淡為一笑。

“蔣少……”

蔣博拿下嘴上的煙,“阮小姐的夜生活,挺豐富的啊!”

阮棲對蔣博說不出什麼感覺,說兩人熟,也隻是照過一兩次的麵,說不熟,上次薄庭堯的事,他又挺上心的。

“哪兒比得上蔣少。”她笑應,也不打算在這兒逗留,“蔣少等人?”

“路過。”

阮棲:“……”

為什麼她總覺得他是在蹲她呢?

不過人家既然這麼說了,她也不好自作多情,正打算離開時,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又停住腳。

“蔣少,我手中有個東西,能幫薄總解決釘子戶的事,需要麵見他,能帶我去見他一見嗎?”

今天盛鑫承建的拆遷小區鬨出來的事,新聞都播出來,蔣博自然也是知道的,也知道阮棲是今天出鏡的記者,眼神直鎖著她。

“蔣博叔,你怎麼在這?”就在這時,一道嬌滴滴的聲音響起。

隨後,一身高定的薄芊妤輕飄飄地走過來。

阮棲看到薄芊妤,輕笑,來得倒是挺快的。

她進酒店前,讓好友徐真真讓人告訴薄芊妤慕屹舟帶女人在萬盛開了房,才十來分鐘,人就殺到了。

有薄芊妤看得這麼緊,慕屹舟不敢明著來的,隻有暗中逼迫。

“叫什麼叔,叫蔣博哥……”蔣博一臉嫌棄,把他都叫老了。

薄芊妤噘起嘴,“我要是叫你哥,你豈不是要叫我小叔四叔了?”

蔣博被堵得笑出聲,抬手擺了擺,意思是隨她了,轉而看向阮棲。

“阮小姐,我們走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