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夢想當鹹魚
2024-06-24 16:04:06

【爽文+女強+空間+流放+基建+不聖母+虐渣】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被渣爹後孃算計,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這不行,屬於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趁著亂,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連老鼠洞冇放過。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根據原身的記憶,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流放路上殺機重重,旁人如臨大敵,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等瑾王醒來的時候,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王爺,王妃要的不多,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在家相夫教子就成。”“王爺,彆怪我們背刺,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嗝。”“兒啊,你有福了,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季如歌:乖,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般想著,流放路上定然是殺機重重。

季如歌來到瑾王的麵前,視線落在他的身上,垂眸看著。

手指放在他的脈搏上,挑眉。

中毒,而且還是極厲害的毒。

難怪一直昏迷不醒呢,繼續這樣躺著,不出三個月,必然會在昏迷中氣絕身亡。

嘖。

季如歌豎了箇中指。

這時,外麵傳來急促的敲門聲:“王妃,王妃不好了。聖上下令要將我們全都押入天牢,現在錦衣衛正在抓人。”

季如歌聽到聲音,轉身來到門外,打開房門。

就瞧著管家滿臉焦急,看向她:”王妃,聖上剛剛下令要將瑾王府的人全都打入天牢……就連王爺也,也要送入大牢。“

季如歌耳朵動了動,聽到了前麵傳來的喧嘩,吵鬨聲。

又看了一眼管家:”知道了。“

心裡卻暗罵這狗皇帝想一出是一出,讓一個公公宣讀聖旨,錦衣衛包圍瑾王府也就算了。

現在又下了一道聖旨,要將他們全都押入大牢。

也好,這樣也方便自己做事了。

季如歌絲毫不慌,轉身進入房間裡,將昏迷在床上的鳳司瑾背在後背上,抬腳朝外走去。

管家看到這一幕,愣住。

隨後慌忙上前:“王妃,交給老奴來,老奴來背王爺。”

季如歌定定的看了對方一眼,既然你願意背,那你就揹著吧。想到這裡,直接將鳳司瑾丟給了管家。

管家一個踉蹌,險些摔在地上,好在及時穩住身形,將王爺托住。

王爺昏迷幾個月,但這分量還是不輕的。

管家有些吃力,季如歌掃了一眼,朝天翻了個白眼。隨後麵無表情的上前,將人又拽了回去,麵無表情的將鳳司瑾背在身後:“好了。磨磨蹭蹭什麼呢,前麵帶路。”

管家見季如歌輕鬆的揹著王爺,麵上詫異,緊接著是一臉感動的望著對方。

嚶嚶嚶,這季家做事雖然不是個東西,也是有名的牆頭草,狗腿子。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季家做了一件好事啊。

那就是把季大小姐送了過來,成了瑾王妃。

瞧瞧,這會,王妃就對王爺多上心啊,真是感天動地。

季如歌冇理會管家那一臉欣慰的表情,揹著鳳司瑾來到前廳。

前廳的丫鬟下人家們都被集中在一起,他們都惶恐不安。

不明白為什麼戰神王府,前一刻鐘還在歡天喜地的舉辦王爺的婚事,下一刻他們全都鋃鐺入獄,而且給的還是王爺通敵叛國的理由。

這怎麼可能呢?王爺9歲就去戰場,13歲就獨自帶兵潛入敵軍占地,一舉殲滅了五千兵馬的營地,一戰成名。

16歲就是威名赫赫的戰神,從未敗仗過。

有他在的地方,皆都安寧。

那些韃子,聽到王爺的名號都不敢硬碰硬。

可就在半年前,王爺再次征戰沙場,意外受到了埋伏,緊接著受傷昏迷,送到京城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三個月了。

找來大夫,太醫檢視,都是束手無策,找不到緣由。

王爺也是遲遲醒不過來,老王妃還有他們都在封地,冇有宣召不得回京,獨留王爺一個人在京城裡。

他們都以為來到這裡,王爺有希望了。

可現在卻告訴他們,王爺通敵叛國,要押入大牢。

如此荒謬的理由,他們瑾王府是不會相信的。

如果王爺有反臣之心,何至於在邊關守衛十多年?

總歸不過是功高震主,讓上麵的人感受到了威脅。再有人推波主流,王爺也就成了犧牲品。

瑾王府的下人們,都替王爺感覺到悲涼。

這就是王爺用自己生命護著的國家,護著的皇帝。

季如歌揹著昏迷的鳳司瑾出現,看到這一幕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中。

錦衣衛那些人,抿了抿唇,冇說什麼。

為首的人,上前檢查了一下,抬手讓錦衣衛的人盯著,帶著他們去天牢等著。

隨著他們離開,瑾王府也很快被查封。

而關於瑾王通敵叛國被押入天牢這件事,很快一陣風似的傳遍了滿京城。

不少觀望的權貴,聽到連續兩道聖旨下到瑾王府,將一代戰神瑾王打入天牢後。

忠臣派有種鳥儘弓藏,兔死狗烹的淒涼感覺。

皇上年歲越來越大了,疑心病越來越重。

隨著瑾王一次又一次的戰功傳到京城,對旁人來說,這是瑾王儘忠為國,忠誠皇上的象征。

可在一些有心人的眼中,這就是威懾,震懾。

功高震主,民望越來越高,落入皇上的耳朵可不是好事。

這個時候,查出瑾王通敵叛國,而且還是那幾家找出來的所謂的通敵信件,趁著瑾王昏迷,無人作證,可不就直接蓋棺定論,將罪名做實了。

忠誠良將落到這般下場,讓人唏噓。

而奸臣派的,聽到瑾王被定罪,押入天牢,恨不得放炮慶祝。

這位鐵麵無私的王爺,終於有了報應。

他麼可太開心了。

不枉,他們花空心思的栽贓陷害。

終於讓皇上相信,這鳳司瑾通敵叛國。

就等下一步,滿門抄斬了。

瑾王府一行人全都關在了一起,鳳司瑾因為昏迷,情況特殊直接與季如歌在一起。

至於瑾王府的其他人,則是被關在其他的牢房裡等候發落。

過了兩天,天牢又來了一批人。

是老王妃還有三個兒子兒媳以及兩個女兒,孫子們。

他們在自己的地盤上,老實的等著兒子回來。

結果等來的卻是兒子通敵叛國的罪名,以及他們全家都要押著去京城,跟兒子在天牢團聚,聽後發落。

老王妃他們都冇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被送到了天牢裡。

瞧著昏迷不醒的兒子,老王妃眼眶發紅。

為什麼,為什麼他們都這樣了,朝廷還不願意放過他們?

狗皇帝,一麵希望自己的兒子鎮守邊關,守住一方,阻止韃子的侵犯。

一麵又覺得兒子功高震主,民間聲望較高,對他不利,就想處處打壓。

恨不得,搞死自己的兒子。

可惡,可惡,真的是太可惡了。

這世上,怎麼會有如何噁心的人。

“老王妃,這位是瑾王妃……”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