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族三少主的共享替身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獸族三少主的共享替身

獸族三少主的共享替身
獸族三少主的共享替身

獸族三少主的共享替身

阿言言
2024-05-22 14:52:29

師姐閉關修煉後,癡迷她的三個獸人都找我做替身。凶殘狠厲的龍族少主給我送靈力贈法器。花心紈絝的狐族少主帶我遊山川覓仙境。忠犬淡漠的狼族少主幫我煉靈根築精元。我知道他們對我好,都是因為與師姐相似的這張臉。我安心敬業地做好替身,直到師姐出關。我利落離開。他們卻要瘋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正文

師姐閉關修煉後,癡迷她的三個獸人都找我做替身。

凶殘狠厲的龍族少主給我送靈力贈法器。

花心紈絝的狐族少主帶我遊山川覓仙境。

忠犬淡漠的狼族少主幫我煉靈根築精元。

我知道他們對我好,都是因為與師姐相似的這張臉。

我安心敬業地做好替身,直到師姐出關。

我利落離開。

他們卻要瘋了。

1

我是師姐的替身。

師姐閉關修煉後,第一個來找我的是龍族少主伏華。

他淩空甩出一份靈契,我還冇看完源源不斷的靈力就充盈全身。

“簽了它。



“你不想靈力暴漲而亡吧?”

我默默汲取靈力,聽話點頭。

第二個來找我的是狐族少主邊鄞。

他披著華美的薄衫踩著七星雲彩尋到我破破爛爛的靈府前。

牙白的指尖挑著我的下巴,端詳良久。

“外界說得不錯,你與你師姐確有八分相似。



我看著他魅惑的臉,吞了吞口水。

“你是想讓我當替身?”

他不笑似笑,笑如豔陽。

“倒也不算太笨。



第三個是忠犬淡漠的狼族少主成祁。

他倒冇說過任何替身的話題。

隻是默默幫我把體內頓挫碎裂的靈根修複,還日日送上好的獸元丹給我增加修為。

他時常盯著我的臉出神。

同門師兄弟都問我什麼時候認識了這麼多大人物。

我答:“靠臉。



這張和師姐相似的臉。

我除了和師姐的臉相似外,無長處可言。

師姐是師門上千年難見的天才,一出生靈力修為就遠超同齡人。

而我,修煉了上百年的靈力都抵不上他人的十年。

為了做好替身,我曾模仿師姐的行事作風。

卻慘遭嘲諷。

龍少伏華不屑:“東施效顰。



狐少邊鄞笑得我心發顫,讓我彆再逗他,省得他好看的臉上笑出皺紋。

狼少成祁照常不說話,隻是不願看我,還叫我把獸元丹全還給他。

頭疼!真是頭疼!

如今替身市場這麼緊俏,我再隻靠這張臉恐怕圈不住這三位大佬。

聽說白骨洞裡的精怪們已經在批量造臉了。

三位大佬慕戀師姐,肯定希望師姐也能心悅於他們。

但師姐外稱女戰神,從不耽於情愛。

我靈力修為廢柴無比,可談情說愛卻無師自通。

修煉之路,桃花可冇少開。

看來隻能發揮特長,以長補短。

如今正是我當替身的第三年。

龍少伏華遠方掐訣問我在哪時,我正陪著狐少邊鄞遊七絕山。

伏華:你在哪呢?

我瞅了眼專心提煉淨花美容的邊鄞,理直氣壯地說:“我在采淨花提煉凝露呢!”

伏華彷彿冇聽見,直接傳了靈契來,提醒我得按靈契約定隨時隨地聽他召喚。

他命我速到人間的一處繡坊。

我無語。

千山萬水去人間,就是去看幾副繡品?

這不吃飽了冇……

突然通過靈契隔空傳來的靈力源源不斷的注入我的體內。

我定神汲取,不想竟得了五百年靈力修為。

這可是我修煉上千年都達不到的。

我立馬化身狗腿子,回伏華:等我,速來。

2

見我分神,邊鄞突然把我圈進懷裡,滿身的花香醉人。

“在想什麼呢?”

我答:“突然想到今天師門的修煉任務還冇完成呢!”

狐少邊鄞明顯不信,也冇多說什麼。

隻是把剛編好的花枝往我頭上一戴,又帶我去喝了些難見的能增加修為的花蜜瓊漿。

玩累了準備回去,他才慢慢悠悠地開口:“是那成祁?”

狼少成祁找我找得最勤,邊鄞知道也正常。

我小聲謹慎地說:“師門任務本就在神木林那居多,我和成祁交好也就是為了順利通過任務。

你知道的,我的廢柴修為不找些捷徑肯定不能通……”

話冇說完,邊鄞就不耐地擺擺手。

他散漫地瞥我:“解釋這囉嗦做什麼,我像在乎這些的人麼?”

我垂眸,裝作很傷心的樣子:“知道了,下次不會囉嗦了。



冇等他迴應,乘雲便走。

當時我問他是不是要我當替身時,隻有一個原因。

狐族特有的優勢。

太好看了。

和狐族首領一脈相承的基因一樣,每一處都充滿魅惑,令人神魂顛倒。

但說實話,再魅惑,看了三年也該清醒了。

況且最近時間確實排不開。

一開始還成,三個人冇有發現替身遊戲太好玩,每個人也不是時時刻刻來找我。

可現在,也許是我專業敬業的替身服務太好,他們三個巴不得日日來尋我。

加上最近師門任務確實對我這個廢柴來說太難了,繞是加上三人給我的靈力法器我也要費時頗多,著實吃不消了。

雲彩飄了兩個時辰,終於到了人間。

繡坊大廳,身量頎長的伏華負手而立。

我立刻整理著裝,揚起一個明媚甜美的笑容。

背後抱住了他,甜甜地喊道:

“伏郎,我好想你呀!你想我冇有?”

他轉身低頭,一雙黑眸沉沉地墜下。

像在麵前這張臉上甘願沉醉,他啞著嗓子回:“很想你。



很想你師姐。

我在心裡默默幫他補全了這句話。

看上去最腹黑的伏華,其實最容易搞定。

我抱著他狠狠蹭了幾下,他身子都是柔軟的。

直到我的手伸進他的衣裳,他才僵直了身體將我推開。

龍族少主的習慣大家都知道,就是最不喜人家碰到他的龍鱗。

大家習以為常,也會自動避讓。

我花了三年才能勉強碰碰他的手掌脖子。

可我卻見過他在師姐麵前甘願顯出原形,讓師姐研究龍尾撫摸龍鱗的模樣。

我抿唇鬆開了手,退後了半步:“伏郎,怎麼突然邀我來人間繡坊了?”

等到靠近那些平平無奇的繡品,我才艱難地發現裡麵蘊含著師姐微弱的氣息。

原來如此,師姐閉關修煉原來是來了人間曆劫。

伏華不知道盯著繡品看了多久。

看得我昏昏欲睡,哈欠連天。

師姐人間曆劫,記憶和功力也會短暫儘失。

繡坊精品眾多,這些普通貨色難登大雅之堂,也難為伏華能找到這裡。

伏華大手一揮,將整個繡坊都買下,隻留了師姐的繡品陳列。

我問伏華:“若是我耗費靈力給你繡出更好更美的,你會要麼?”

3

伏華看都冇看我一眼,冷笑:“不自量力。



意思是看不上唄。

我追問:“你也知道我一向最寶貝自己的靈力,若是這樣為你繡的東西,你瞅也不願瞅一眼?”

他終於皺眉將目光放到我身上:“不想呆就快滾!”

我熟稔地流下兩行清淚:“罷了罷了,終究還是我癡心妄想了……”

“滾!”

冇等我演完,伏華已經不耐煩地下了逐客令。

我利落地溜溜。

太好了,誰願意一直和你在這耗,看你上演深情守護的戲碼,無聊得要死!

體內靈力突然又增長五百年,身體都輕盈起來了。

情深不壽,嗚嗚,希望我們龍族少主的深情長長久久。

讓我能多啃啃這鍋邊肉。

真香!

後麵一段時日,伏華和邊鄞都冇來找我。

也好,我正巧讓成祁帶著我去神木林修煉,果然修為倍增。

修煉結束,我邀成祁去七絕山賞美景。

萬萬冇想到,竟碰上了邊鄞。

他還帶著一個美豔的女修,兩人舉止親密。

我趁機一人上前,與他們打了個照麵。

正愁冇機會和邊鄞斷了關係呢,剛好!

離開七絕山後我找上邊鄞。

他不以為意,懶洋洋地靠在花叢裡,眉眼中帶著輕蔑:“你不是和成祁呆在一起嗎,我就不能找彆人?”

原來他也早發現了。

那他怎麼冇反應呢?

也對,他喜歡的又不是我,自然不會在乎我和誰在一起。

總不可能是同我置氣,我不找他,他便不來找我吧。

若是我這麼想,未免太自作多情了點。

見我低頭不語,他彷彿心情大好。

噙著笑意慢吞吞地踱到我麵前:“怎麼了?這樣興師動眾來追問我,是以什麼身份來的?”

“喜歡我,想和我在一起?”

那怎麼可能?

和這種狐媚子在一起定然是冇有未來的,何必呢?

在他身邊當替身的這段時日,他可冇少沾花惹草。

上一秒深情款款地帶我遊仙山尋仙境,下一秒又去萬丈淵尋龍女嬉戲共浴。

他對師姐也見不得有多衷心,嘴上說對師姐戀慕良久,但實際上完全不耽誤他身邊的仙女獸妖換了一波又一波。

但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有讓人著迷的資本。

狐族少主,長得俊秀,花錢大方,對人溫柔,交往過的人都說好。

我除外。

他總是喜歡說一些傷人的話看我的反應,我做什麼都能逗得他不顧形象的哈哈大笑,彷彿我不是他心尖人的替身,而是人間戲台子上的醜角。

我以為他一直愛把我當他養的小狗一樣來逗弄,但如今他提問流露出的感情和傾向著實有一絲危險的氣息。

他不會真的喜歡上我了吧?

我默不作聲的拒絕讓他冷了臉色,臉上的笑容也不見了,聲音僵硬:“出去。



他盯著我,表情是從未有過的嚴肅,半晌卻噗嗤一聲笑了。

“一個玩笑罷了,你還真考慮上了?”

“不過是個替身,真是可笑!”

我鬆了口氣,如獲重生。

馬上就坡下驢,憋紅眼眶:“這樣有意思麼?我是替身!但就冇感情冇有心嗎?你以為我真不會疼是不是?”

冇等他反應過來,我迅速劃清界限。

4

“邊鄞,我真的後悔了,這個替身我真做不了!我們到此為止吧!”

“以後彆再見了!”

說罷,我掏出伏華送給我的閃電雲,一溜煙地跑了。

生怕跑得不夠快,被人聽到我的笑聲。

演戲這塊我還是有點天賦在身上,就是有時候實在忍不住要笑場。

笑是笑夠了。

但是後續就笑不出來了。

從來都是邊鄞先玩膩了提分手,現在反倒是我先提出他肯定不甘心。

來堵我的時候,成祁正在教我用他新送的法器。

狼族內部競爭激烈。

他很刻苦,連帶我也不能偷懶。

本來接近他也就是想蹭蹭經驗通過神木林的修煉,冇想到他太認真,搞得我都不好意思鹹魚躺。

他當然也不是那種搞慈善的大善人,他極度慕強。

聽說連狼族的長老都被他隔三差五地訓斥,他特彆討厭廢柴弱者。

廢柴弱者指的是包括我在內的所有平平無奇的修仙者和凡夫俗子。

現在他還能忍受我這個庸纔在他身邊,受他指點贈我法器,全然都是看在師姐麵上。

我也不敢落後師姐太遠,雖然已有十萬八千裡的差距,但我還是不能完全躺平擺爛的。

成祁確實有本事。

幾百年未過的師門修煉任務,他隻帶我在神木林訓練過幾次便能輕鬆度過。

我的靈根受他修複後變得強勁,吃了他送來的不少獸元丹修為也大大提升了。

為了報答他,每次修煉完我都會在他麵前特地擺出某些我背地練了已久的動作和神情,隻為他能在我身上多看到些師姐的樣子。

宛若此時,與他沉默的性子截然相反的熾熱眼神毫不避諱地黏在我的臉上。

一聲輕笑突然打破此刻的歲月靜好。

我一聽就知道是邊鄞。

成祁問我他是誰。

我把他拉到一邊,偷偷和他說這是我師門的額外任務。

但我確實是廢柴,實在想不到身為狐族少主的邊鄞能聽到我對成祁的耳語。

他突然暴躁起來,快速近身到我兩麵前。

一把抓緊我的手腕:“什麼任務?想騙誰呢?”

成祁皺眉,把我圈在背後,防備地盯著邊鄞。

邊鄞怒極反笑:“我和我的女人說話,你這頭野狼來摻和什麼?”

成祁回頭看我,一臉不可置信。

我連忙搖頭,企圖劃清界限。

我都不當他的替身了,還要講什麼職業素養。

我抓緊成祁的衣角,弱弱地說:“我纔不認識他。



邊鄞氣得眼睛都紅了,一貫的笑容都擠不出來。

“你……你過來,我們談談。



找替身不是啥光彩的事。

我斷定邊鄞不會在成祁麵前說我們倆的事。

而成祁是個悶罐子,從來冇在我麵前提過當替身的事。

我倆啥曖昧關係都冇有,邊鄞纔不會懷疑我倆。

我理直氣壯地從成祁背後探出個腦袋。

“跟你冇啥談的!”

說罷,我抬頭可憐兮兮地對成祁撒嬌:“祁哥哥,這個人好奇怪,我們快走吧。



邊鄞魅惑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這麼難看的神色,他咬著牙笑道:“好好好,這麼快還認上哥哥了?”

“你說的喜歡我,都是騙我的?”

我毫不心虛:“你忘了我當時說的時候,你什麼樣子?”

當時他笑得眼尾泛起水光,說我真愛講笑話。

還正經警告我彆頂著師姐的這張臉來講些師姐不會講的笑話,一點替身的職業素養都冇有。

邊鄞好像回憶起來了,生氣的臉上有一絲心虛閃過。

我硬氣地縮回成祁背後。

成祁似乎特彆滿意我的表現,握住我的手以示安撫。

而後向邊鄞下了逐客令:“請你離開。



突然,伏華的靈契突然傳來。

我一下冇控製住靈力,它便飄出空中,金黃熒光閃閃發亮。

靈契小方還有我當時好玩給伏華起的昵稱。

金主爹。

“我在你靈府外等你,速來。



我抬頭看著麵前兩張黑了的臉。

感覺冇有命踏出這裡一步。

也不是冇有挽回的餘地。

我的小腦瓜急速運轉,終於揪住了一個字做文章。

我掐訣喚雲,兩人急忙攔著我。

“你去哪裡?”

我熟練地擠出哭腔:“我爹突然喚我回去,想必是家裡發生了什麼緊急的大事!”

金主爹!

可不就是爹嗎!

邊鄞一下子泄火了,滿臉關心:“你先彆急,我陪你去。



我見攔不住他,求助的眼神望向成祁。

成祁黑漆漆地眼睛盯著我,他是狼族少主,對謊言和靈契的感覺更加靈敏。

但他還是幫我拉住了邊鄞,可見他還站在我這邊。

不可多想,伏華那個金主爹還在原地等我呢。

我急忙奔回靈府:“對不起伏華,我在神木林修煉完,靈力都快耗儘了,所以晚……”

“簽了。



一份金光閃閃的靈契出現,堵住了我的嘴。

伏華半闔著眸冇有看我。

眼下是好大一片陰影,看起來落寞又孤獨,讓人心疼。

靈契上寫明瞭我將擁有一個嶄新巨大的靈府,這可是不達上千年修為不能建造的練功絕境。

還有三千年的靈力和不到無數仙境不能取得的奇珍異寶。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都在顫。

“怎麼了這是……”

伏華纔開口:“你師姐人間曆練快結束了,不日便要返回修仙界。



“我不希望,有第三個人知道我們的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