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囚籠公主逆天改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時空囚籠公主逆天改命

時空囚籠公主逆天改命
時空囚籠公主逆天改命

時空囚籠公主逆天改命

棉花西紅柿
2024-05-28 12:42:36

在現實與小說故事的狹縫間,一位平凡少女的命運被奇妙地扭轉——她從現代世界的故事敘述者,一躍成為小說中的被囚公主。這非但不是夢寐以求的奇遇,反而是一場身不由己的冒險。麵對身份的驟變與未知的威脅,她心中交織著困惑、不滿與無儘的好奇,誓要揭開這場“綁架”背後的重重迷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在那被詛咒的密室之中

我絕望地低吟

即便是英雄

亦難逃宿命的枷鎖

我躺臥於此

被時光的鎖鏈緊緊束縛

度過了第三個煎熬的日子

我終是接受了這難以置信的事實

一個平凡的現代靈魂

竟穿越至兒時童話

成為被囚禁的公主

那個我無數次向弟弟講述的奇幻故事中的主角

然而

我並未踏入那夢幻般的浪漫畫卷

而是直麵了現實的棱角與殘酷

這所謂的綁架

與我想象中的完全不符

我本應被關在金碧輝煌的宮殿裡

享受著公主應有的待遇

但現實卻是與蜘蛛和其他不知名的昆蟲為伍

住在破舊的房間裡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

每天定時供應的三餐

雖然簡單一杯水配一塊硬邦邦的黑麪包

但至少讓饑餓得以緩解

我納悶

兒童童話中那些美好的畫麵

為何從未揭示這些現實的艱辛

這裡與監獄何異

為何英雄不來解救我

我緊握窗沿

探頭望向那輪不祥的藍月

它固執地掛於熾熱的天空

無休無止

身處的此地

確鑿無疑是一個童話世界的角落

綁架

廢墟

不合時宜的華服

若我真是那位公主

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

但最讓我困擾的是

這裡瀰漫的氛圍與我記憶中的童話世界格格不入

我原本該是等待英雄的救援

而不是在狹小的房間內自我掙紮

三天的等待

足以讓我質疑

按照童話的邏輯

英雄應該已在路上

然而

我擔心

在真正的勇士出現前

我可能會因為這糟糕的夥食而先垮掉

畢竟

四肢健全的公主

最終餓死在房間

這笑話未免太悲哀

英雄啊

你何時才能來解救我

我自言自語

同時將遮擋視線的裙襬掀開

準備迎接哪怕一絲光亮

這漫長的等待

每一天都在拷問我的耐心

我開始懷疑

這是否為童話應有的軌跡

畢竟

男主角的英勇描繪雖令人嚮往

他是否俊朗對我來說已無關緊要

我不是真正的公主

更無意成為順從命運

嫁給初遇男子的傀儡

更勿論作為犧牲品交換

時代變了

現在流行的是獨立自主的女性主角

她們自力更生

掌控命運

我下定決心

緊握著門把

儘管它散發出一股說不出的怪異氣息

我心中默唸

你可是那黑魔法師

還是彆的什麼愚蠢之輩

我知曉

那魔法師偶爾會將我放置在後室

門卻不上鎖

甚至不捆綁手腳

理智告訴我

等待英雄的救援比盲目衝撞要安全

於是我一直忍耐到了今日

第三天

然而

常識提醒我

連續三日被困空房

這已超出合理範圍

我因食物的貧乏

肚子時不時發出抗議

本就苗條的身體

如今更顯骨感

我終於按捺不住

我受夠了

我要出去

但門一開

我便知錯了

因為門外

站著一位高大的男人

你好

他微笑

麵容和煦

卻以身軀堵住了門框

公主

您在這裡嗎

我終於找到您了

我愣住了

這人

就是綁架我的黑魔法師

他太過清秀

全然不符合我對魔法師的印象

尤其那頭髮

不是黑

而是近乎乳白的奶油色

他點頭

彷彿是肯定



您是第一次見我嗎

他笑著整理著那柔軟的奶油色髮絲

無論我是否能理解

公主

您急切開門是要去哪

我本以為這是糟糕透頂的狀況

可他的話語卻讓我愈發覺得荒誕

這傢夥到底是什麼

我本能後退

詢問他是否綁架了我

他點頭

卻給出了模糊的答案

或許

算是吧

但仔細想來

這不算綁架

我無言以對

這算什麼回答

我幾乎無話可說

卻不得不言

因為我必須離開

儘管那黑魔法師英俊非凡

讓我產生留下的荒謬念頭

但那每日的黑麪包我實在無法忍受

放我走

我堅決說道

他卻疑惑反問

我並未綁住公主

談何放你走

我困惑

這算是什麼回答



一個綁架者

究竟在想些什麼

若您在此狀態下外出

恐有生命危險

什麼

您冇看到窗外的景象嗎

魔法師忽然輕柔地握住我的手腕

我驚詫地望著他

以為他隻是個瘋子而非魔法師

卻隨他來到窗前

他用手指指出

那是血色的天穹

這裡已超越了安全的邊界

邊界

什麼意思

以您目前的狀態

外出三秒之內便會遭怪物襲擊

我茫然地看著他

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深入思考了我讀過的童話書的內容

公主被黑魔法師綁架

等待英雄出現

英雄必須翻越怪物山

穿過荊棘藤蔓

穿過一座破碎的城市

才能到達毀滅之塔

然後拯救公主並將迎娶她

他顯得自信滿滿

公主殿下

您比我知道的有趣多了

這與我瞭解的大大不同

我甩開他的手

扶額

感覺頭暈目眩

我曾反覆確認

這是否夢境

但我現在想再驗證一次

這是夢

這不能是真的

您為何開門

走廊危險

有狼蛛出冇

他的話讓我莫名想笑

我根本不懂他在說什麼

級食人蜘蛛

他解釋

用學術術語來說

它是通過將犬齒中央的毒腺分泌的毒液射向目標

用含有拉普蘭毒素的線將目標綁住

使體內的血液逐漸凝固

然後使用血作為主食

這是一個可怕的怪物

我震驚地望著他

他卻似乎不在意我的反應

繼續說

幸虧塔內有其他生物

它們是狼蛛的天敵

我的思緒如同漩渦

這一切太過荒唐

但有幾點不容忽視

儘管他已麵對麵與我交談

卻並未做出任何傷害之舉

因此

這位奇異的魔法師並無立即傷害我的打算

至少目前如此

我試圖忽略這荒誕不經

說服自己清醒

然而

門縫間隱約傳來的聲響並非幻覺

怪物

真實存在嗎

我仰望天花板

陷入沉思

我真的要在此等待那位可能永遠不會到來的英雄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