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夫君真行
2024-06-24 16:04:18

南陽城內叱吒風雲了四十年的吳太爺,在最近六十歲壽宴上溘然長逝。......“宿主確定提前結束這一世?”“確定。”“第三世結算中,評價丙下。”姓名:吳凡。壽元:60/80。體質:身體健康。天賦:危機警覺。技能:狂刀三式、踏雪無痕。“是否繼承此世的修為。”“不繼承了。”“請選擇在天賦和體質中繼承一樣。”“危機警覺和狂刀三式,我數次能提前避開危險,全靠此天賦,至於狂刀三式是我立足江湖的絕學底牌。”宿主獲得抽獎機會,可改善天賦體質。......吳凡穿越而來,雖雄心萬丈,可蹉跎三世,儘管享儘人間繁華,可壽元終有儘時,到底覺得了無生趣,萌生求仙之念。第四世,他權傾大周國,派人四處尋訪,終於找到仙門。第五世,他生出靈根,能修習功法,拜入宗門,因仙基有缺,最終止步築基後期。第六世......我吳凡,起於布衣,曆經萬世,但求長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吳凡輕搖摺扇,離開了天香閣,返回自己住的客棧。

客棧內房間已經打掃乾淨了窗台前還放了一盆花,屋內多了些許淡淡的清香。

吳凡相信師傅為人,吃人手短,

他絕不會不教自己武功。

退一步說,哪怕這次真冇學武,狂刀三式也夠他一用了。

其實為了這一世,吳凡準備了的相當充足。

對這一世大概的人生規劃,他想的很清楚。

他要封王拜侯,權傾天下,位極人臣。

原因很簡單。

現在的吳凡兩手空空,哪怕真的尋著仙門,自己既無靈根,又冇什麼資產,人家怎麼會收他為徒。

何況仙門飄渺難尋。

也得需要朝廷的力量幫忙尋找,才能找得到。

僅憑自己的力量,恐怕十輩子也不知仙蹤何在。

所以這一世他的目標是,掌控大周皇朝,依靠朝廷的力量,幫助自己尋仙訪道,拜入仙宗。

吳凡已經準備了好幾篇經世治學的文章,用來應對三個月後永樂帝的會試,他已背的滾瓜爛熟。

前世他可是花了不少手段和銀兩,

才弄到這些會試考題。

可不能浪費了,這次要把握機會。

“嗖。”

一道破風聲襲來,幾乎是蹭著吳凡的頭皮穿過。

吳凡轉身,看到深紅色的木柱上,一個小小的紙團,竟然如子彈般嵌入木頭內。

僅僅看這份內力,就知道來者是頂尖的高手。

吳凡小心翼翼的挖出紙團上麵寫道:“來城外娘子坡山神廟,過時不候。”

這個恣意狂傲潦草的字跡吳凡太熟悉了。

不是狂刀老祖又是誰。

其實上一世,吳凡和狂刀老祖的關係稱不上師徒。

因為,他資質太差了。

狂刀老祖有點嫌棄他,認為收他為徒,會汙了他的名聲。

甚至還讓吳凡以後彆說是他的徒弟,要是敢說,雖遠必誅。

他老人家會親自提著大刀,將他大卸八塊。

吳凡希望這一世能讓狂刀老祖收自己為徒,這樣自己也能學會全部的狂刀十八式。

帶著期待的心情,吳凡就騎馬來到城外娘子坡,遠遠看到一個破敗的山神廟,裡麵似乎有火光。

吳凡來到廟外,拴好韁繩,整理了一下衣衫就淺步走入,一個一身白衣長髮滿臉紅光的老者盤膝坐著,正在撥弄篝火。

正是梳洗換了乾淨衣服的狂刀老祖。

“原來是白天的老前輩?見過前輩。”

“彆前輩來前輩去了,坐,磨磨唧唧的,白天看你小子還挺順眼,現在忽然感覺不順眼了。”狂刀老祖摸著下巴,打量著吳凡。

狂刀老祖喜歡扮作乞丐遊戲人間,今天本來隻是一個小插曲,他被轟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早已習慣。

隻是這個年輕人出手闊綽,為人極好,一頓飯花了一百兩都好不心疼。

這年輕人太對他胃口了,以至於讓他感覺有些異樣。

就像是有人故意研究了他的喜好,故意逢迎。

因此天生謹慎的他,偷偷跟蹤了吳凡一下午,發現這小子好像冇什麼心眼兒。

看來是自己多慮了。

總之,狂刀老祖意識到自己虧欠了人情。

他這人最不喜歡人情債。

於是打算傳授吳凡一招半式,算是還債。

要知道,他作為大周國頂級先天高手,他若是放出訊息想要收徒,多少高官顯貴會踏破他的門檻。

“前輩喚我來此,有什麼事嗎?若需要晚輩相助,請直言。”吳凡裝傻開演,反正自己什麼也不知道。

“老子我需要你幫忙?笑話。”

“看你為人不錯,與我頗有些緣,你可知道我是誰?”

狂刀老祖負手起身,在廟內踱步,踩碎了幾片磚瓦。

吳凡自然搖頭,緊跟著他補充道:“不過,前輩應該是一位武林高手。”

畢竟狂刀老祖暴露的已經很明顯了,如果這都看不出來,恐怕狂刀老祖會拂袖而去吧。

裝傻可以,不能真傻。

“嗯,你還算聰明。”狂刀老祖麵露一抹喜色。

“你就當我是武林高手,我這人不喜歡欠人情,我一身武學威力無窮,你學個一招半式,就足夠你縱橫天下。”

吳凡心情還是有些激動的,他僅學了三招就砍翻黑白兩道,這要是都學了還得了。

“多謝前輩,其實我出自武學世家,一直非常垂涎上乘武學,若得前輩指點,晚輩感激不儘。”

吳凡俯首一拜。

“嗯,你還算誠實,其實我看出你有些武學底子。料想,你天賦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我就先演三招,你若是能學的來,我再傳授,若是連三招都學不會,乾脆拉倒,也彆浪費老子的時間。”

狂刀老祖隨便在地上撿起一根枯木,走入滿地銀霜的月色下,開始施展刀法。

隨著他輾轉騰弄,一道道弧光宛若真的刀光般在月色下生生滅滅。

刀光愈發密集,完全將狂刀老祖籠罩,威勢驚人,似乎麵對千軍萬馬,哪怕吳凡上一世見過老祖舞刀,此時再看,依然是驚心動魄。

“第一招,狂刀問路。”

“第二招,月下刀影。”

“第三招,血染刀鋒。”

三招舞罷,狂刀老祖收棍而立,看向吳凡道:“學會了嗎?”

吳凡抱拳道:“學會了。”

“學會個屁,這三招是老夫自創的絕學,無比深奧,你要是能三天內學會我拜你為師。”

狂刀老祖直接怒罵道。

彆看隻有三招,這三招的難度極大,不是看上去這麼簡單的。

狂刀老祖看來多半是吳凡不知武學深奧,等他上手就知道難度了。

年輕人啊,哼。

狂刀老祖揹著手來到廟內躺下呼呼大睡了,任由吳凡自己練著,有什麼問題,明天再說。

吳凡拿著棍子在院子裡裝模作樣的比劃,心裡在想,他是應該一晚上學會三招呢,還是一天學會這三招呢。

一晚上吧,給狂刀老祖一點點震撼。

嘿嘿。

吳凡心裡暗喜,已經忍不住期待明天早上狂刀老祖的表情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