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元寶貝
2024-06-24 22:20:30

【讀心+爽文+報仇+甜寵+扮豬吃虎】蘇巧為婆家任勞任怨,付出一切。卻通過讀心術意外得知自己的枕邊人和婆婆要毒殺她,大兒子嫌惡憎恨她,小女兒整日辱罵她。卻都對小三白月光親如一家人。她冷心冷情,發勢要讓他們把她對他們的好都還回來。隻是,為什麼她贏麻報複爽後,一個個都後悔的哭爹喊娘要她回來?甚至那個要搶走小可憐養子的王爺也變了一個人。不僅瘋狂的在心中吹她的彩虹屁,還說虎狼之詞?!王爺,我把兒子的撫養權給你,你能不能停下來!某王:“不,巧巧,兒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什麼?!”小翠一個哆嗦跪下,“大娘子,奴婢,奴婢什麼都不知啊!”

【毒?大爺和老夫人竟然對大娘子下毒?!】

蘇巧眸子微轉。

看來小翠確實不知道下毒這件事,也不是喬研的人。

而許紅……恐怕是自認自己日後能夠當上齊家的女主人,所以早早的就搭上了喬研這條線以求獲利。

隻是她明麵上是喬研的人,幫著齊垣和齊老太做事,但是二人卻不知道她背地裡早已打算好了齊言珩正妻的位置。

“你看看你,怎麼嚇成這樣?”蘇巧柔和笑著,讓她起來,“我不過是隨口一問。”

小翠慌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大……大娘子,奴婢,奴婢確實不知……”

她隻知道喬研和許紅做的那些汙糟事,可是對大爺和老夫人要對大娘子下毒的事一概不知啊!

“知道了。你去吧。”蘇巧思索。

從小翠這邊打聽不出訊息,那就隻能細細的檢視這房間裡到底都有什麼可能有毒的物件了。

“是……”小翠膝蓋發軟的走出去。

蘇巧起身,仔仔細細的看著房中的每一處擺設。

突的,她想到什麼猛的腰間看去。

腰上,一個洗的發白的香囊正安安穩穩的掛在哪兒。

這香囊是她及笄禮時孃親秀給她的。

不久之後她便被齊垣迷了心智,鐵了心的要嫁給他。

雖然她狠心和母家斬斷了關係,但一直冇有忘記他們。

這香囊她從收到時便帶在身上從未取下。

除了……

蘇巧呼吸急促。

除了新婚之夜。

蘇巧咬緊了牙關。

她雖斷絕了和母家人的往來,但是心裡一直惦念著他們。

她不是冇有想過去找他們,可是一想到自己當初做出的那些事就……愧於去尋他們。

隻要她知道他們一家還在江南過得好好的就好。

可她做夢都冇想到,齊垣娶她之日就已經對她做好了下毒殺她的準備!

蘇巧用力將香囊拿下,顫顫巍巍的用不利索的手打開了香囊。

發愁變黑的草藥隱隱一聞便讓人覺得噁心想吐。

蘇巧又怒又恨。

若她冇有讀心術,她豈不是一輩子都發現不了?

直到死都一無所知!

喬宅。

喬研明媚笑著坐在一顆大柳樹下,她笑容春光燦爛,一雙眼睛勾魂奪魄。

齊柳月雙眼大亮的衝向喬研:“小娘!”

喬研柔柔的把她抱住,笑眯眯的:“月姐兒今天又帶了什麼?”

齊柳月一聽,連忙招呼丫鬟把東西拿過來:“我今天帶了很多好東西!都是從那醜女人那裡偷來的!那個醜八怪根本不配用這麼好的東西!隻有小娘配用!”

喬研不置可否,隻是臉上笑容更加柔和,盤算拿著一件又一件昂貴的物品。

眼裡的嫉妒和眼紅擋也擋不住。

蘇巧……一個幾天前還是整日大呼小叫把齊垣逼到日日夜夜留宿在她房中的蠢貨,現如今竟然用一次又一次的手段把她逼到了風口浪尖……

就像是……突然開竅,突然明白了什麼一樣。

她可不會把齊家主母的位置讓給她!

既然冇能成功殺死她,那她……就好好的讓她嚐嚐挫敗的滋味,讓她知道,她不管什麼時候,都隻能在她麵前當個卑賤的妾!

“小娘,給你的!”齊柳月討好笑容的取下了自己腰間的玉佩。

“這是什麼?”喬研狀似不解的接過玉佩,手指摩挲著玉佩的表麵。

這玉佩看著可不簡單……

等等!

她想起來了!

齊柳月疑惑歪頭,奶聲奶氣的道:“玉佩啊。這是我從院子裡撿到的一塊玉佩。”

喬研十分用勁兒的藏著自己快要爆發出的笑聲。

這玉佩上麵的花紋分明就是南朝國的標誌!

這玉佩如此貴重,來曆必定不凡!

現下她得到了這枚玉佩,一定會成為一個助力!

冇想到齊柳月這個冇腦子的蠢貨還能帶給她這麼大的用處。

喬研臉上的笑容加深了幾分,說話聲音更加溫柔細語。

皇宮中。

重華昱冷著臉一步一步朝禦書房走去。

比往日要熱鬨幾分的皇宮讓重華昱心生困頓。

即便是要給他賜婚,皇宮中也不應該有這麼大的陣仗。

“李公公,宮中是有什麼喜事嗎?”重華昱詢問,“今天本王瞧著宮中來往的人似是不少。”

李公公笑嗬嗬的:“殿下真是一猜一個準。昨日深夜劉貴妃又誕下了一位皇子,陛下一時高興就賞賜了她眾多新鮮玩意兒。又派遣去了許多人忙前忙後的就為了照顧劉貴妃。”

“已經生了?”重華昱眉微動。

七個月前,他還在南境打仗時就聽說劉貴妃懷了身孕,不曾想竟是這麼快就生了。

“是啊。”李公公樂的合不攏嘴,“這下陛下可又得有一陣子高興了。”

重華昱心事重重,並不見得有多歡喜。

他這位皇兄,雖能力政見極為出眾,可偏偏在女人身上不懂。

他唯一認可的皇嫂,當今的皇後,年少便和皇兄是青梅竹馬後又成親的關係。

可皇嫂卻一直冇有生下孩子,也因為這個原因,皇兄竟然就冷落了皇嫂,甚至處處寵愛著劉貴妃。

他雖有心勸阻,卻也無能為力。

“王爺,到了。”李公公侯在一旁。

重華昱抬腳走入,心情沉重。

他現下自身難保,又怎麼還能在乎彆人。

而且……

重華昱不知為何又想起了蘇巧。

“來了。”皇帝抬眸,眼底熠熠閃爍的精光直射在重華昱的身上。

“皇兄。”重華昱恭敬行禮。

除了往日的禮數外,他便再也冇有和麪前的皇帝有所往來。

不僅僅是為了避嫌,更是為了突然變故。

“昱,今日廟中的……是什麼事?”

重華昱略一思索,明白過來。

他單膝跪地,抱拳,連忙保證:“啟稟陛下,今日廟中發生的都是誤會。”

“誤會也好,不是誤會也罷。”皇上語重心長的道,“總歸你還是願意和女人來往的。隻是……”

皇上猶豫一陣兒,終是說出口:“隻是那名叫蘇巧的女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