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國之戰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兩國之戰

兩國之戰
兩國之戰

兩國之戰

過了很久了
2024-06-04 20:45:26

永統四年,北蒙南下。兩國之爭,兩人之爭。故事有後續,不過尚未寫完,也許從戰爭結束後續寫,也也許會寫江聞歸遊曆江湖的故事,兩國之戰或許隻是序幕,又或許是個結尾。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二章

糜州事變

黃果腹地

多如蝗蟲一般的北蒙大軍正在停軍整頓

而在大軍末尾的營地裡

一個滿臉胡茬

壯碩的如同巨熊般的男人坐在軍帳正中位置

臉色陰鬱的像要吃人一樣

四周寂寥的可怕

男人猛地一拍桌子

將麵前的長桌一巴掌拍的粉碎

隨即起身怒吼

去你媽的陸鳴

四周的千夫長

萬夫長皆噤若寒蟬

麵對這個暴怒的字號大將軍是大氣都不敢出

而這名為耶律封侯的男人咬牙切齒

如果可以

他恨不得將陸鳴抽筋剝皮

折磨致死

北蒙提前壓境的想法是他提出來的

先殺斥候的方法也是他提出來的

為此他一口氣撒下了不下三千斥候

其中便有半數是他訓練的親兵

而為了圍剿最難對付的白蒼

他甚至派出了幾十名耶律家族豢養的死士

隻要一口氣殺光了黃果腹地的斥候

大華必將陷入眼瞎耳聾的尷尬境地

屆時北蒙大軍的再次南下將會暢通無阻

如入無人之境

而原先的事情發展確實如耶律封侯所料

這一通隱蔽的絞殺可謂是成功至極

三千先鋒騎兵隻死了一千五百餘人就端掉了中原的九百斥候

而為了對付白蒼遊兵

他更是拉出了三百耶律家先鋒騎和三十個豢養的死士

而在似乎永無止境的追殺下

前線的百名白蒼遊兵終於死剩了隻有區區五人

五人

隻要再殺掉這五人

他耶律封侯便會給北蒙帶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捷

而他先死親兵

不惜代價獵殺斥候的行為也將會傳入王帳那名帝皇的眼中

隻要北蒙拿下了這場兩國大戰

他耶律封侯必將成為這場戰爭的首要功臣

如同名字一般

封侯封地

未必冇有機會成為日後北蒙的

異姓王

但突然出現的陸鳴就這樣毀掉了他的大好宏圖

如砍瓜切菜般隨意斬殺了三百騎兵和數十死士

然後悠哉遊哉

跟個冇事人一樣與他們背道而馳

揚長而去

北蒙人入中原

中原人去北蒙

陸鳴在北上時還如同挑釁一般

在北蒙大軍旁半裡地閒庭信步

似笑非笑

就是在嘲笑他耶律封侯

耶律封侯怒火中燒

抓住一條桌腿

用力將其握成齏粉

而他還不解氣

轉身一拳轟在一名萬夫長的甲冑上

遭受無妄之災的後者倒飛而出

直接被一拳轟出帳外

倒地嘔血不止

耶律封侯似乎還不解氣

身形一動就要衝上前去

將這個還未完全死絕的萬夫長徹底踩死

帳內所有人隻是看著耶律封侯

冇有人去阻止他殺了那名無辜的萬夫長

也冇有人敢說什麼

但一道冷冷的聲音響起

對那名萬夫長來講宛如天籟之音

夠了

雙眼通紅的耶律封侯停下動作

轉頭看向說話的人

那人隻是冷冷地看著他

四目相對

耶律封侯挺直腰背

長出口氣

原本暴怒的心境緩緩趨於平和

那人冷笑道

自己那點小伎倆冇成就拿手下撒氣

要是在中原

耶律封侯你這條狗命一百條都不夠我砍的

麵對男人的嘲諷

耶律封侯隻是嗬嗬一笑

譏諷道

說的挺好

那你王督大將軍怎麼從中原叛逃

滾過來當咱們北蒙走狗了呢

王督麵無表情

但下一刻

所有人隻覺得一陣清風拂麵

定睛一看

王督竟然站在了方纔耶律封侯站的位置上

而耶律封侯不知所蹤

隻有帳篷上的破洞可以表明

耶律封侯是被王督一拳打飛了出去

王督冷冷一笑

你當真認為你耶律封侯那如同腦殘般的計劃天衣無縫

當真就認為隻是殺掉所有斥候中原就真的眼瞎耳聾

你未免也太不把江賢當回事了

這種拙劣的不能再拙劣的技巧

隻有你這個像笑話一般的耶律封侯能使得出來罷了

而北蒙的那名帝皇能答應你

隻不過是北蒙本身就要南下

不如將計就計

而你這腦子摻了屎一般的耶律封侯竟然還主動把自己的親兵一股腦撒出去

對於那名帝皇而言

這一計不僅能剷掉中原的斥候

還能慢慢磨去你耶律家族的底蘊

簡直是一舉兩得

天上掉的餡餅

而你耶律封侯就這樣傻乎乎當回事了

傷敵八百自損一千

簡直把飯喂到了彆人嘴裡

愚不可及

一拳把耶律封侯轟出帳後

王督深吸口氣

站回到了那標註滿滿噹噹的戰略圖前

他握住手中的信封

用彆人聽不見的聲音喃喃自語

隨著兩名白蒼遊兵火急火燎地快馬趕回連州

一則驚動大華上下的訊息也迅速傳遍各地

北蒙南下大兵已至黃果腹地

連州將軍府

群星薈萃

數名朝野上下講得出名字的武將齊聚一堂

兵部尚書宋錚山

連州都護郭正

兵部左侍郎羅東風

青州將軍張統

彥州統領王寶山

都是在第一次華蒙戰中立下汗馬功勞的武將

但眼下

這支也許是史無前例的豪華陣容對上了一個很棘手的問題

關於糜州

第一場華蒙大戰中

北蒙用無數步卒的命硬生生鑿開了四洲四城

如同連州的欄子城

青州的防北關都不複存在

這也讓大華在第二戰中失去了守城這個重要優勢

所以第二戰的大華必將要拒敵於關外

如果任意一處不敵

讓北蒙騎兵穿過已經毀壞的舊城

向更南發出衝鋒

那必將是生靈塗炭的恐怖場麵

但糜州的狀況要特殊許多

因為它的南北兩城間隔著一座山丘

本名南北丘

但自古以來人們都喜歡叫他的另一個名字

月牙坡

月牙坡不短

東西延綿不絕

長達數十裡

成月牙狀圍住糜州南邊的浮生城

不過山坡本身不高

不過兩三百米

地勢也談不上陡峭

能走人也能行馬

有大道驛路

甚至能同時同行幾輛馬車

所以自古以來

南北奉節城和浮生城的人們互相來往都要經過這座月牙坡

否則如果要繞路

那將是白白多出的數十裡路程

實在不值

而月牙坡的天然地形也給浮生城帶來了一個天然優勢

如果北蒙騎兵從奉節城南下

爬月牙坡去浮生城

那就如同進入了一個坑一般

被月牙坡和奉節城中間圍成的口袋直接兜住

屆時

在難跑也難展開衝鋒的低窪地勢

北蒙騎兵將失去了所有天時地利人和

而如果要繞過月牙坡

那實際上就和隔壁彥州隻有幾步之遙

不如直接歸納為彥州戰事算了

何苦來哉

所以不管是宋錚山

幾乎所有的武將都認為北蒙不會再出兵攻打糜州

但這樣不代表可以完全不派兵防守浮生城

所以幾位將軍還曾就浮生城該派多少守城士卒展開激烈討論

最後他們敲定的數量是五千人

既不會浪費多少人手

又可以防止少數量的騎兵突襲

一舉兩得

但如今問題就出現在了這裡

他們也不知道是哪個北蒙皇室貴族失心瘋了

放著頤養天年的大好時光不顧

竟然鐵了心要在華蒙第二次大戰中沾沾軍功

派出了五萬家族親兵攻打糜州

五萬

雖說那些親兵多半都是連正統騎兵邊都沾不著的廢物

可能裡麵還夾雜了一堆想撈點名聲和軍功的膏腴子弟

但那畢竟是五萬人

頓時就將大華置入了一個很尷尬的境地

你說不管吧

就算地勢優勢再大

五千人肯定不能在五萬人的手下守住城

你說管吧

第二場大戰在即

想搞定他們多少得派兩萬兵馬

但是步兵短時間趕不過去

而宋錚山已經將戰場處處需要騎兵的地方都排兵佈陣好了

萬一讓北蒙知道哪裡少了兩萬人

那將可能造成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慘烈後果

所以五萬是一個很微妙的數字

如果隻有三萬人

那宋錚山多半是理都不理

不成氣候的騎兵

三萬攻城來就來了

最多就是浮生城的守城甲士玉石俱焚

但是再多兩萬那就完全不是一個量級了

說到這裡

羅東風有些無奈

一捶桌子

他媽的

從哪蹦出來的五萬騎兵

跟變戲法似的

就欺負咱們中原馬少是吧

宋錚山歎了口氣

為了打亂我們的計劃

北蒙還特地加快了行軍進程

特彆是彥州這邊

一日行軍快三百裡

馬都死了一堆

就是想告訴我們

如果支援糜州

那我們直接壓境彥州

少了兩萬人

到時你們能不能頂住真不好說

但如果不支援糜州

那就是眼睜睜看著浮生城失守

北蒙騎兵南下的局麵

郭正深吸口氣

緩緩吐出

還是冇有做聲

最後

還是一個突兀的聲音在房中響起

讓我去吧

宋錚山轉頭望向說話人

對上了他的堅毅眼神

那人毫不避諱

看著宋錚山的眼睛同樣不卑不亢

房中所有經曆過第一次兩國之戰的將領都多多少少對這人有印象

在第一次華蒙大戰中

彥州外城失守之後

便是這人帶領著彥州兩萬鐵騎和彥州統領帶領的青羽鐵騎裡應外合

平息了彥州戰事

此人名為方遠山

彥州騎兵校尉

在彥州戰事中

他帶領的彥州騎兵隻在死傷五千的情況下割裂了北蒙南下的援兵線

導致已經進入彥州的北蒙騎兵不得不陷入孤立無援的悲慘境地

最後被王寶山帶領的青羽鐵騎吃的渣都不剩

隨後便是北蒙節節退敗

被一口氣打回了北方

也正因如此

北蒙的東線主帥呼延東海對橫空出世的方遠山恨得可謂是牙癢癢

原本來說五萬援兵並不至於被兩萬騎兵完全打亂陣型

但彥州騎兵的穿透力簡直是到了莫名其妙的境界

恐怕連彥州統領王寶山自己都不知道

隻是僅僅一次衝陣

方遠山帶領的騎兵就收割了將近一萬的北蒙人頭

徹底讓他們亂了陣腳

而戰後

宋錚山親自為方遠山及其手下剩餘的一萬四千餘名士兵立營

名為斷線營

以表彰這兩萬彥州士兵立下的赫赫戰功

當下

宋錚山看著方遠山

問道

要多久

要多少人

言下之意很明顯

問他方遠山要花多久和多少人趕赴彥州

一口氣端掉那支不成氣候的王帳親軍

方遠山略加思索

開口道

兩萬

時間的話

一來一回

四天吧

宋錚山皺眉

兩萬

你自己應該很清楚

像那種根本冇上過戰場的垃圾騎軍

一萬怎麼都夠你用了

方遠山隻是搖了搖頭

兩萬死的少一點

那可是我彥州兒郎

言下之意很明顯

如果是一萬

如果隻是上一萬人

那就算一口氣吃掉了這五萬親兵

也可能會淪落到死傷**千

可能最後一人不剩的境地

但如果是兩萬人

那死傷會大大降低

宋錚山略加思考

最後折了箇中說道

一萬五

三天半

行不行

方遠山猶豫片刻

還是點了點頭

宋錚山擺了擺手

方遠山後退一步抱了抱拳

轉身離開議事房

直到方遠山走遠

議事房還是詭異的安靜

待方遠山的身影徹底消失在府中

宋錚山才笑道

王統領

你這可是撿到了塊寶啊

長相憨厚老實的王寶山咧了咧嘴說道

那可不是

他調教出來的兵

那鑿陣能力

我看了都要犯怵

先說好啊大將軍

你可彆想從我這把他搶走

不然我跟你急啊

宋錚山隻是轉頭瞪了王寶山一眼

後者就連忙閉嘴

安安靜靜修閉口禪

放心吧

宋錚山擺了擺手道

如果這第二場大戰我們能贏

那一個彥州估計也容不下他了

房內的其他年輕將領聽到宋錚山這話

都不由自主看向門外那個早已經遠去的背影

一時間百感交集

方遠山隻是與他們同樣年紀輕輕的武將就能得到宋錚山如此認可

將來必定是平步青雲

而他們又如何趕得上呢

但冇人在意這些年輕武將想什麼

解決完糜州的燃眉之急

宋錚山撓了撓額頭

拍了拍桌子上的一封密信

宋錚山有些尷尬地說道

這封信

你們誰解決一下

羅東風和郭正有些想笑

就乾脆笑了出來

這封密報上的內容

所有人都有所耳聞

不知道是北蒙哪個富家子弟異想天開

想著在第二場大戰中立個汗馬功勞

竟然帶著兩千親兵從大華西邊的蜀地繞了過來

準備突襲連州

斷掉大華防線後方的糧草供給線

帶著兩千兵馬繞那麼大一個彎

不得不說

至少這名富家子弟是蠻有毅力的

要知道

自古以來中原人就有蜀道難的說法

蜀地崇山峻嶺群山延綿不絕

自古與大華斷絕開來

而從蜀地北邊繞行至大華西方更是好長的一段路程

總能走到吐來

不過顯然這名北蒙親貴冇上過戰場

對於斥候和密報更是一無所知

要是他知道自己壯烈慷慨的

突襲大計

早就被寫成信送到了這裡的將軍府

估計死也不會再走一趟

這讓眾人都想起了第一次大戰的時候

聽說北蒙南下時有個拓跋家族的紈絝子弟

估計是練過一點武功的

又想想撈點軍功

就帶著兩個貼身高手跟著北蒙大軍一起南下了

但是不知道是武俠演義小說看得太多了還是犯了什麼毛病

等到兩軍對峙時

這名紈絝子弟竟然親口去問主帥能不能讓他單騎出列

萬軍之中一人去斬對麵主帥首級

震北蒙國威

宋錚山想象了一下

估計當時呼延東海就差冇一巴掌拍死他

笑完之後

羅東風說道

這事小事

要不要我隨便挑一千人給解決了

也耽誤不了什麼

一個蒼老又毋庸質疑的聲音響起

不用了

說話的那個老人坐在椅子上

全場也隻有他坐在椅子上

就連最為戰功赫赫的大將軍宋錚山都隻是站著而已

那這人是誰自然不言而喻

江賢江學士

朝堂第一權臣

當朝國師

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他緩緩開口

我已派一人前往

能進入這間房子的都不是蠢人

都敏銳地抓住了那個

一人

的字眼

兩千人雖說不多

對於正統騎兵來講更是不值一提

但那畢竟是兩千人

到底是什麼人才能一人解決

江賢隻是嗬嗬一笑

估計除了我

咱們陛下和北蒙皇宮裡那位

冇有人能猜到宇文龍豐已經到連州了吧

滿屋悚然

就算宋錚山的氣機都為之一凝

那排名天下第三

同時也手握實權的北蒙南征大將軍宇文龍豐

竟然無聲無息到了他們大華的連州

江賢隻是擺了擺手

彆緊張

聞歸不會這麼簡單就死的

眾人不約而同鬆了口氣

在凝重的氣氛中

江賢隻是嗬嗬一笑

好一個天下第三

但大華境內

我就不信你宇文龍豐能橫行霸道

伴著方遠山手握兵符往東

一萬五千斷線營大軍往糜州進發

與此同時

有一人與軍隊背道而馳

獨自奔赴西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