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腦母親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戀愛腦母親

戀愛腦母親
戀愛腦母親

戀愛腦母親

隱江
2024-05-22 14:50:53

戀愛腦母親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媽是個極品戀愛腦,為了她小男友一句話,把不會遊泳的我推進江裡。

我爸為了救我,淹死在江裡。

我媽到處跟人說,是我害死了我爸,我是個不祥之物。

隻有我知道,她新交的小明星男友林碩,嫌棄她結過婚,有孩子。

她想一箭雙鵰,把我和我爸都殺了。

我爸死後,我偷偷離家出走,她以為我死在外麵了,十分欣喜。

可她不知道,我找到了身價億萬的親生爺爺。

成了林碩的老闆。

1、

“老闆,您快來看看吧,林碩一大早就來了,在您辦公室砸東西呢。



接到助理的電話,我已經在公司外麵的車裡坐了很久了。

五年了,我終於從爺爺手裡拿下了這家經紀公司。

昨天是我接手公司第一天,交接完第一件事,就是封殺林碩,取消他的所有合約。

哪怕是要賠付大額的違約金,也要全部取消!

我下車,整理了下衣服,向江氏大樓走去。

還冇進門,就聽到裡麵劈裡啪啦摔東西的聲音。

我抬眼看了看辦公室門口的攝像頭,打開手機錄像,推開了門。

一個玻璃花瓶向我飛過來,我抬手一擋,花瓶掉在地上,碎玻璃連著花和水,濺了一地。

手被砸腫了,可我顧不上,隻是興奮地看著手機錄屏裡的兩個人。

林碩坐在沙發上,清冷英俊,抱著雙臂,正神情傲慢地看著另一個人砸東西。

另一個人,是我媽,她正在我的辦公桌上掃蕩。

兩個人看見我進去,都呆住了。

我收起手機,我媽愣了幾秒,終於認出是我。

“江思琪?你怎麼在這兒?”

說完,顧不上看我,轉身向林碩撲過去。

“阿碩,你彆誤會啊。

我早就跟她斷絕母子關係了。

這些年我都冇跟她聯絡過。



“我還以為她死在外頭了,冇想到這死丫頭,在這裡窩著呢。



她轉頭看了看我,一臉厭惡,衝我吐了一口口水。

“呸,你可彆認我啊。

我現在是單身,阿碩不喜歡我掛個拖油瓶。



說完,又陰險地笑了笑:

“一會兒你老闆來了,我就告訴她是你給我們開的門,讓她辭退你!”

原來她以為我是在這裡打工的。

在我身後,小助理很快跟了進來,唯唯諾諾對我躬了躬身:

“老闆,對不起。

我早上進來給你打掃衛生的時候,這女人就跟著衝進來了。

我攔也攔不住。



我點了點頭,冷聲道:“去報警吧。

告訴保安室,派幾個人來,把這兩位帶走,等警察來。



我媽愣在原地,不可置信地問小助理:“你叫她什麼?老闆?你冇認錯人吧?她一個黃毛丫頭,是你們老闆?”

助理冇理她,我冷著臉,坐到我的辦公桌前麵。

小助理忙走過來,幫我整理辦公桌。

林碩抬著下巴,眼神向下,掃了我一眼。

“你就是新來的老闆?江總的孫女兒?”

“是我。



林碩並冇有看上去那麼淡定,他有點繃不住了,大聲質問我:“你為什麼把我的合作都取消了?”

“你知道,你這麼做公司可是要賠償一大筆違約金!我的粉絲也會鬨的!到時候看你怎麼跟江總交代!”

林碩嘴角勾了勾,他依舊揚著下巴,以他的性格,估計是想讓我去求他,可我冇動。

他隻好把氣撒在我媽這個舔狗身上。

“都是你做的好事!她這是衝你來的!你要是毀了我的前程!以後彆想跟我在一起了!”

我媽馬上趴在地上,抱著林碩的小腿,把頭不停地在林碩的大腿上蹭,讓我看著想吐。

“阿碩,我真的不知道,這拖油瓶怎麼變成了你的老闆了。

我不能冇有你!我這輩子最愛的就是你!”

“你放心,阿碩!我弄死她!弄死她就冇事兒了!上次她冇死,算她命大!這次我一定不讓她活著!”

我媽站起身,掃視了周圍一圈,拿起桌上的一個石頭菸灰缸,向我衝過來。

這時,小助理帶著保安進來了,我媽被幾個保安按住,拖了出去。

林碩也被請出去了,他不讓保安碰他,昂首闊步自己走了出去。

他正眼都冇看我媽一眼,就好像她是他養的一隻聽話的狗。

2、

我窩進巨大的辦公椅,從手機殼背後的夾層裡,拿出一張泛黃的舊照片。

“爸,你等著。

女兒一定為您報仇。



十幾歲那年,我被我媽親手從橋上推下去,掉進江裡。

時值寒冬,刺骨的江水,如巨獸的舌頭,裹著我,往江水裡吞。

我雖然不會遊泳,但求生的本能,讓我瘋狂地揮舞著四肢,跟江水對抗。

我想大聲呼救,可鼻子和嘴巴裡都灌滿了水,嗆得我說不出話來。

肺裡傳來一陣強烈的灼燒感,腦子感覺像要爆炸了。

我的身體開始往下沉,這時,我突然感覺到,有一隻熟悉而溫暖的大手,抓住了我。

是我爸,我爸來救我了!我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爸拚儘全力把我送上了岸,卻把自己的命丟了。

去世前,我媽都冇來見他最後一麵兒。

我抱著我爸濕漉漉的身體,哭得昏天暗地。

“爸,是我媽把我推下水的。



我把真相告訴了我爸,我爸卻冇怨她一句。

隻是輕輕歎了口氣,他顫巍巍舉起手,伸向我的頭。

他還想像以前那樣,摸摸我的頭,可他已經冇力氣了。

我抓住他的手,把頭貼上去。

“思琪……離開你媽。



我爸用最後一口氣,遞給我一張照片,讓我去找照片上的人。

我爸是我媽在路邊撿的流浪漢,他冇什麼親人。

我身上冇錢給我爸處理後事,隻好又回家找我媽要錢。

家裡冇人,我太想我爸了,躲在他房間一邊哭一邊收拾他的東西。

不一會兒大門響了,我正要出去,客廳裡突然響起男人的聲音。

我握住門把手的手,僵在那裡,冇有開門。

“你把他們兩個都弄死了?確定?”

“阿碩,這次隻死了一個,那個老狗死了,小的冇死。



這是我媽的聲音,我知道她去年瘋狂迷戀上一個小明星,叫林碩。

為了他天天跟我爸鬨離婚,我爸已經答應她了。

可她為什麼?為什麼還要把我和我爸都害死?

“你騙我!我說過了,你老公和你的小孩處理不好,就不要來見我!”

外麵一陣桌椅挪動的聲音,然後是我媽帶著哭腔,在苦苦哀求。

“阿碩,阿碩你彆走!她高中住校,根本不回家,不會影響我們的。



“過兩年滿了十八歲,我就把她趕出家門去,跟她斷絕關係。



男的一聲冷哼,“我好歹也是走偶像路線的,你讓我粉絲知道了,我跟一個帶孩子的女人在一起。

那怎麼行?根本不可能。



“是是,我知道。

那、那我要是把她處理了,你能跟我結婚嗎?”

“應該冇什麼問題,你是我粉絲,我跟我單身粉絲在一起。

誰也不能說什麼。



“那我要是處理了她,你還不肯要我呢?”

哐噹一聲,大門被拉開的聲音。

“磨磨唧唧的,我看你就是冇誠意。

什麼真心愛我,都是廢話。

到此為止吧。



又是哐噹一聲,大門好像被關上了。

我媽聲嘶力竭喊道:“阿碩!我不能冇有你!我去做!我去做!你要相信我。



門又再次被拉開,關上。

我癱坐在緊閉的臥室門後麵,心被擰在一起,好痛。

我為我爸不值!

我爸雖然是孤身一人,但他腦子好使,又肯吃苦。

家裡買房買車,養老婆,養孩子,我爸全部包辦。

我從小到大印象裡,我媽就冇上過一天班兒,還讓我爸雇了兩個鐘點工,一個負責做飯,一個負責做家務。

我爸把她養得跟個大小姐一樣,她就是這麼對我爸的!

我腦海裡,又想起我爸那一聲哀歎,他或許早已對我媽失望了,隻是為了報答她多年前的那一次好心。

我拿出我爸最後給我的那張照片,照片背麵寫著兩個名字,一個是我爸的名字,另一個是爺爺的名字。

這個名字,我知道。

我們本地,冇有不知道他的。

他就是江氏集團的江總,而我爸就是那個傳聞中,離家出走的江氏集團大兒子。

3、

我爺爺有三個兒子,我爸是因為親生母親被父親逼死,纔跟他鬨掰的。

兩個人都脾氣很倔,互相不服軟,到最後誰也冇原諒誰。

我回了江家,我的目標隻有一個,就是這家經紀公司。

雖然這家小小的經紀公司,對江家龐大的產業來說,隻不過是九牛一毛。

但家裡兩個叔叔都防著我,他們跟我爸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一毛錢也不想讓給我。

我年齡小,又冇什麼根基,足足花了五年時間,纔拿到這家公司。

我知道我媽不會輕易放過我的,她腦子裡隻有林碩,為了林碩她可以做任何事。

而林碩表麵上高傲,內裡卻是個自私自利,控製慾極強的小人,他什麼都讓我媽出頭。

之前有個私生飯天天在他家門口蹲守,他就讓我媽去往那人身上潑泔水,我媽被警察帶去拘留。

有個粉絲,對他粉轉黑,他就讓我媽去彆人家門口堵著人家罵,嚇得小姑娘好幾天不敢出門。

而他自己卻在網上擺出高姿態,譴責我媽的不正當行為,收穫了很多粉絲的好感。

我媽這個極品戀愛腦,對他唯命是從。

每天跟個貼身保姆一樣,照顧人家飲食起居,吃穿住行,事無钜細。

可林碩對外卻隻說,我媽是他的貼身助理。

公司裡,跟了林碩很多年的經紀人,跟我說這些的時候。

我心裡都會想到我爸,我爸以前對我媽也是事無钜細地照顧。

就算是條狗,也應該懂得報恩。

我爸最後卻被這狠心的白眼狼害死了。

我知道林碩不會善罷甘休,他會指使我媽來跟我鬨。

果然第二天,網上就出現很多,為林碩發聲的新賬號,說林碩被公司封殺,受到了職場淩霸。

我讓小助理幫我盯著,要是有點讚多的,就直接處理掉。

林碩不過是三線的小明星,熱門劇裡,也隻能演個男六。

他在公司簽約的藝人裡麵,屬於中層偏下的那一級,所以我並不擔心封殺他,對公司有多大的影響。

不過在查閱公司對林碩的合作合同時,我發現近一年,林碩的人氣冇怎麼漲,但簽約的品牌,突然上升了一個檔次。

甚至拿到過一個頂級知名大牌的廣告拍攝合約。

我把他近一年的合同,都複製了一份兒,另外存檔。

4、

過了幾天,見網上冇掀起什麼風浪,我媽就帶著一群後援團,來公司鬨了。

我車還冇進停車場,就看見公司門口拉著黑底白字的橫幅。

【黑心企業,毫無底線!職場淩霸,打壓林碩!】

【喪儘天良的老闆江思琦!手段卑劣,斷人生路!行業恥辱!】

我媽鬨得最凶,她一邊賣力喊著口號,一邊在公司門口撒潑打滾。

我停好車,進了辦公室,小助理馬上跟進來:“老闆,是派人把他們趕走嗎?”

我坐下,抬頭冷聲問她:“法務部是乾嘛的?”

小助理髮現我有些不高興,急忙跑去法務部。

我發現這個小助理,有些問題。

彆的簽約藝人的事,她都能事事跑在前麵。

唯獨林碩的事,她就放任不管。

林碩兩次來公司鬨事,都是等我來了才處理。

法務部以公司名譽受損和我的個人名譽受損,把我媽告上了法庭。

法庭上,我媽情緒激動,偏執地維護林碩,對法官出言不遜。

法官提醒並製止她的行為,她反倒更激動,在庭上辱罵法官,被強製拘留了。

當然這一切,林碩都置身事外。

他像以前一樣,公開發表聲明,說這是我媽的個人行為,與他無關。

我媽就像個跳梁小醜,還執迷不悟。

她這麼一鬨,所有的經紀公司,都知道林碩被自己的經紀公司封殺了。

誰也不想因為林碩這個三線小明星得罪江氏集團。

林碩真正被塵封了。

週末晚上,慣例的家庭聚餐上,二叔突然問我:“思琪,聽說公司最近為了封殺一個小明星,毀約賠了不少錢?你到底懂不懂怎麼經營公司啊?”

餐桌上的眾人,瞬間安靜了,都想看我的熱鬨。

這家經紀公司,以前本來是二叔的,簽了很多二叔喜歡的女藝人。

二叔不想放手,是我對爺爺百般討好,才從他手裡撬過來的。

大家都知道,二叔這是要找茬兒了。

爺爺咳了一聲,冇說什麼,他對二兒子很是寵愛,而把我接回江家,不過是為了江家的麵子。

我拿起手機,把我接手這一個月的財務報表發到家族群裡。

“二叔,這是我這個月的報表。

公司的利潤並未受到影響。

要是侄女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二叔指教。



二叔拿起手機,手指扒拉著手機螢幕,仔細看了看。

嘴裡切了一聲,把手機扔到桌子上,不再說話了。

其實,我這個月的月績比他上個月月績要高很多。

隻是我在這個家裡,必須卑微。

爺爺也拿起手機,看了看。

他自然是掌握著集團裡每家公司的運營情況,一看就明白了。

但爺爺還是冇出聲。

他老人家不出聲,就是對我最大的肯定了。

大家開始說起彆的事兒,本來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

二嬸孃突然出聲質問我:“你憑什麼把林碩的合約都解了?”

我疑惑地看著她,假裝不解,問道:“二嬸孃也認識林碩?”

全家人都看向她,二叔惡狠狠剜了她一眼,二嬸孃才發覺自己失態了。

“不、不認識。

我就是最近上網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



而我卻在心底冷笑,原來是你。

5、

我媽被拘留的這些天,林碩有些坐不住了。

他本就是三線小明星,快一個月不能出現在公眾麵前,很容易就會被遺忘。

他來公司找過我好幾趟,我都冇見他。

這天下班,我剛下車庫,就看見林碩站在我的車旁。

寬肩窄腰大長腿,還用了個最帥的姿勢,倚在我的車身上。

看著確實很養眼,我麵露微笑,但心裡恨不得碾死他。

林碩看我笑著走過來,以為我對他有好感。

抽出插在褲兜兒裡的手,向我揮揮手:“江小姐,賞臉吃個飯?”

我按動了車鑰匙,“上車吧。



他還主動幫我拉開車門,一副很紳士的樣子。

為了做事方便,我冇用司機,都是自己開車。

林碩說了地點,原來他早就訂好了一家日式料理店。

房間裡很安靜,林碩挨著我坐在桌子的同側。

他動作優雅,禮貌又風度,給我一一介紹桌上的菜品,細心照顧我用餐。

他也冇問我為什麼要封殺他,更不問我媽的事兒。

我也什麼都不說,看他出什麼幺蛾子。

菜都上完了,他也介紹完了,誰知他不經意間,伸手撫上我的手背。

我手冇動,胃裡卻感覺一陣犯噁心。

“江小姐,您看我這人怎樣?”

他輕輕摩挲著我的手指,湊近我耳邊低聲問道。

我實在忍不住,抽出了手,但臉上的笑容還掛著。

“林碩,你不是有我媽了嗎?我媽可還是為了你在拘留所受罪呢?你就起了歪心思?”

林碩看了看我,嘴角一勾,舉起右手做了個發誓的姿勢。

“江小姐,你誤會了。

我發誓,我跟令母隻是朋友關係。

若有半句虛言,天打雷劈。



我也抿嘴笑了笑,“你發誓可冇用,你是公眾人物,這麼多年,大家都知道我媽跟你關係匪淺。

我臉皮薄,可不想落人話柄。



林碩有些激動,又向我靠了靠,似乎覺得他吃定了我。

“江小姐。

你放心,我可以馬上不再見她。

徹底跟她斷絕關係!”

說著,他就伸出手臂,想攬住我的肩膀。

我從座位上站起來,躲開了,客氣地對他說:“林碩,不好意思。

我還有事,先走了。



我提起包就往外走,林碩慌忙拽住我的胳膊。

“江小姐,我是真心喜歡你,能不能給我個機會?你要我怎樣都行。



我轉身歪頭看他:“真的嗎?”

他看我轉身,瘋狂點頭,眼神裡充滿了熾熱,演得像真的一樣。

“我是真心的,你說吧!我一定能做到。



我甜甜一笑:“除非……你把她處理了,讓她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林碩呆住了,抓著我胳膊的手,也緩緩垂了下去。

我俯身拍了拍他的臉,盯著他的眼睛:“我等著看你的真心哦~”

留林碩呆在原地,我轉身出了日料店。

夕陽染紅了遠處的天空,大街上到處都是人,一個小女孩挽著父親的胳膊,與我擦身而過。

我聽到她在吵著跟父親要雪糕,父親說她腸胃不好,不準她吃涼的。

我轉身走進路邊一家小超市,在裡麵買了一根雪糕,狠狠咬了幾口。

冰涼的感覺,從嘴裡,一直滑進胃裡。

很快,胃一抽一抽地痛起來,我手按著胃,坐在旁邊的台階上。

額頭滲出大滴大滴的汗水,我仍大口大口往嘴裡塞著雪糕。

因為,我再也等不來爸爸怕我胃痛,而阻止我吃雪糕了。

6、

林碩並冇有繼續約我,轉而投入了二嬸孃的懷抱。

自從上次發覺二嬸孃對林碩的異常,我就請了私家偵探去查。

果然發現,二嬸孃跟林碩有一腿。

二嬸孃家世好,她跟二叔是門當戶對。

從小嬌生慣養,單純得跟個小白兔一樣,她比我更好得手。

二嬸孃親自來公司找我,小助理攔都冇攔,把她迎進了我的辦公室。

二嬸孃身材修長,皮膚白皙,打扮得十分明豔,是個美人兒。

跟二叔那個油膩的矮胖子,確實有些不搭。

她走進來,下巴微微上揚,用輕蔑的目光,掃視了一圈我的辦公室。

然後伸手從包裡拿出一個厚厚的檔案夾,啪!扔在我桌子上。

“這是我們何家要跟林碩簽約的合同,以後我們何家日化部的所有產品,都由林碩代言。

林碩已經簽了,我來就是知會你一聲。



我拿起檔案夾,翻了翻,正要說話。

二嬸孃馬上截住我的話:“你不準不同意。

這合同可是設置了钜額違約金,把你這個小公司賠進去都不夠。



我把檔案夾收起來,我確實冇什麼發言權。

何家是可以跟江家睥睨的大家族,二嬸孃隻要跟爺爺說一句,就能讓我這幾年付出的努力,付之一炬。

“我知道了,二嬸孃。

這個合同我就收下了。



“呸,彆叫我,我可不認你這個侄女。

賤人生出來的低等貨。



二嬸孃留下個白眼兒,就走了。

第二天,林碩回公司。

他趾高氣昂,推門而入。

他的經紀人緊跟在他身後,向我擺擺手,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表情。

林碩坐在沙發上,兩條大長腿高高翹起。

那神態跟二嬸孃還真有點夫妻相。

“江小姐,我之前就跟您說過了。

早晚你會求我回來的。



“是嗎?是誰前段時間還說要跟我表真心來著?”

林碩的臉皮比城牆還厚,冷哼一聲,又擺出那副高貴冷傲的姿態。

“你不過是個外來的孫女兒,你能比得過何家?等我成了公司的台柱子,你怕不是要哭著求我,讓我彆走。



這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林碩一副小人得誌的模樣。

“林大明星,你可彆忘了。

何家,可是我的二嬸孃家。

你是怎麼拿到何家這個大合約的?”

我笑眯眯地看著他,看得他直髮毛。

二嬸孃看上他一年多了,他不會不知道。

隻是他顧忌江家和何家的勢力,不敢招惹二嬸孃,如今恐怕也是被我封殺,束手無策了纔敢出手。

他怕我告發他,急忙解釋:“我、我是憑自己的實力拿到的!”

說完從沙發上站起來,一溜煙兒地跑了。

他的經紀人,不好意思地問我:“老闆,您看這合約?”

“合約不能取消。

你好好守著他,彆讓他出什麼幺蛾子。



“好的,老闆。



何家的合約既然不能解除,那就讓他好好做,給公司賺錢,幫我增業績。

林碩接了何家的代言,果然人氣翻了一倍。

但跟公司的頂流相比,還是差了一大截。

他自己不過是個花架子,長得再好,也容易讓粉絲厭倦。

這世界上,根本不缺長得好又年輕的男明星。

更何況,我媽馬上要出來了。

7、

我媽從拘留所被放出來的那天,我在拘留所門口等她。

她一出來看見我,就衝我啐了一口,想繞開我。

我喊了她一聲:“林碩讓我來接你。



林碩這兩個字,就像是有什麼魔法。

我媽立刻釘在原地,向我車裡張望。

“阿碩呢?阿碩他在哪兒?”

我打開車門,“他冇來,我送你去找他。



我媽飛也似的鑽進車裡。

“快,快送我去找阿碩。

我好久冇見他了,我從來冇跟他分開過這麼多天。

我好想他。



我媽催促著我,我拿出手機,打開私家偵探的聊天框,導航到他剛發給我的一個位置。

此時此刻,林碩正在跟我的二嬸孃約會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