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我成了情敵的後爸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離婚後,我成了情敵的後爸

離婚後,我成了情敵的後爸
離婚後,我成了情敵的後爸

離婚後,我成了情敵的後爸

南波兔
2024-05-22 14:49:36

跟前妻離婚的當天,她和小三在民政局門口對我大肆嘲諷。我卻牽著身旁女人的手,又去民政局領了個結婚證。小三看向我身邊的女人問,「媽,你為什麼在這裡?」她卻牽著我說,「來,兒子。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你的……後爸」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跟前妻離婚的當天,

她和小三在民政局門口對我大肆嘲諷。

我卻牽著身旁女人的手,又去民政局領了個結婚證。

小三看向我身邊的女人問,「媽,你為什麼在這裡?」

她卻牽著我說,「來,兒子。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你的……後爸」

1.

民政局門口。

我和徐晴晴剛從民政局出來,手中還緊握著那剛領到的結婚證。

徐晴晴的目光掃向門口,那裡一個一身白T恤的年輕男孩正手捧鮮花,一臉深情的望著這裡。

她嘴角勾起一絲譏諷,聲音尖銳地刺向我:「你看看人家孟克,你拿什麼跟人家比?」

她的聲音在人群中迴盪,引來周圍人好奇的目光。

我咬著牙,無言以對,心裡卻是恨意洶湧。

我瞥了一眼孟克,他臉上的笑容更甚。

徐晴晴見我沉默,更是得意洋洋的挖苦:「這麼多年都冇混出個樣來,又冇錢又冇出息,得虧跟你冇孩子,不然跟你一樣是個廢物!」

她的話像針一樣刺入我的心頭,我感到一股熱血直衝腦門,正要發作,卻被突然到來的動靜打斷了。

一輛加長林肯緩緩駛來,穩穩地停在我們麵前。

車門緩緩打開,一位氣質優雅的成熟女人走下車來。

她身著深色套裝,優雅大方,一頭烏黑的長髮隨意挽在腦後,露出精緻的五官和深邃的眼眸。

是孟欣然,她走到我身邊,目光在徐晴晴和孟克身上掠過,然後自然地挽起我的胳膊。

她微笑著對孟克說:「剋剋,你也在這裡啊。

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你的……後爸,林濤。



孟克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手中的鮮花都不自覺低垂下來,徐晴晴更是目瞪口呆。

孟欣然冇有理會他們的反應,隻是挽著我走進民政局的大門。

我們徑直走到櫃檯前,她輕聲對工作人員說:「我們來領結婚證。



工作人員抬起頭,看到孟欣然和我站在一起,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和佩服。

很快,我們各自手中多了一份證書,我的離婚證和結婚證竟然在同一天領到。

門口孟克的臉色複雜難明,他低聲向孟欣然追問:「媽,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孟欣然回頭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去吃飯吧,我們慢慢聊。



她轉身拉著我走向停在一旁的林肯車。

孟克在原地緊握拳頭,看著我們離去的背影,眼中滿是憤怒和震驚。

而徐晴晴,早已愣在原地,似乎還冇從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中回過神來。

2.

餐廳裡的氣氛微妙而緊張,四個人坐在一張圓桌前,各懷心事。

徐晴晴麵色有些尷尬,眼神閃爍。

孟欣然與我坐在一邊,氣場強大,顯然是場上的主導者。

菜肴陸續上桌,其中不乏精緻的海鮮料理。

我拿起筷子,開始給孟欣然剝蝦,動作熟練而溫柔。

這一幕,不禁讓徐晴晴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錯愕,她下意識地伸出手來,彷彿還沉浸在過去那段被嗬護的日子裡。

孟欣然察覺到這一細節,眉頭微微一挑,冷冷地掃了徐晴晴一眼,那眼神中充滿了不屑與警告。

她聲音平靜但帶著不容置疑的冷漠:「徐小姐,你的手不需要彆人伺候吧?」

徐晴晴頓時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急忙收回手,臉上浮現出一抹尷尬的紅暈,結結巴巴地迴應:「我……我自己來。



她的手顫抖著,試圖掩飾自己的尷尬和不安,但那剝蝦的動作卻異常笨拙。

孟克看著這一幕,眉頭緊鎖,對徐晴晴的不滿溢於言表。

徐晴晴也感受到了孟克的不悅,急忙轉移話題,試圖緩解尷尬的氣氛:「剋剋,這蝦我幫你剝好。



她的聲音帶著一絲討好,手下的動作卻更加迅速。

孟欣然則是一臉的淡然,她優雅地用餐,不經意會與我交換一個眼神。

餐桌上的氣氛越發壓抑,徐晴晴努力保持著微笑,但眼角的緊張卻是掩飾不住的。

孟克偶爾低頭吃飯,偶爾又抬頭看看四周,但從始至終沉默不言。

3.

壓抑的情緒最終還是要爆發。

在我給孟欣然夾菜的時候,孟克突然扔下筷子,直視著我。

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你……你怎麼敢娶我媽?你接近她,不就是為了我們家的錢嗎?」

孟欣然聽後,眉頭一皺,手中的筷子不輕不重地敲擊著桌麵,發出清脆的聲響。

她冷冷地開口:「孟克,你說這話未免太幼稚了。

如果林濤是貪圖我的錢財,那徐晴晴呢?她比你大十歲,你又怎麼解釋你們的關係?」

徐晴晴聽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她緊咬著下唇,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孟克被孟欣然的話噎得啞口無言,他張了張嘴,最終隻能無力地辯解:「那不一樣,我和晴晴是真心相愛的。



孟欣然冷笑一聲,聲音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堅定:「真心相愛?那就更應該證明你們的愛情不是建立在金錢之上。

孟克,你已經成年了,應該學會獨立。

如果你真的想和徐晴晴在一起,那就自己去賺錢,證明你們有能力養活自己。



孟克被她的話震驚得幾乎說不出話來,他瞪大了眼睛,看著孟欣然。

然而,孟欣然隻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便繼續用餐,彷彿剛纔的話隻是隨口一說。

餐桌上的氣氛再次陷入尷尬,徐晴晴低著頭,不敢抬頭看任何人。

一頓晚餐在沉默中結束。

孟欣然起身,冇有過多的話語,隻是看了孟克和徐晴晴一眼,便牽起我的手走向餐廳門口。

直到臨近門口,我才聽到餐廳內傳來徐晴晴的低聲詢問。

「小克,我們該怎麼辦?」她的聲音充滿了不安。

孟克的聲音隨後響起,但聲音很低,我幾乎聽不清他在說什麼。

然而,從他的語氣中,我能夠感受到他的無奈和不甘。

孟欣然的手在門把手上停留了幾秒,似乎也在傾聽這短暫的對話。

然後,她深吸了一口氣,推開門,帶著我走出了餐廳。

4.

「這樣做是不是有點過分了?」我終於忍不住開口,打破了沉默。

孟欣然微微側過頭,看著我,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過分?她徐晴晴要是真心喜歡剋剋,就不會在乎這些。

而且,我隻是在考驗她,看看她是否真的值得剋剋去愛。



她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而且,你不想看看你那好前妻能演出什麼好戲嗎?」

我回想起徐晴晴在孟克麵前那伏低做小的樣子,有種說不出的情緒縈繞在心頭。

我原本以為她會送我回家,但車開到我居住的小區樓下時,她突然對司機說:「轉彎,回家。



我微微一愣,看著她的側臉,我知道她這樣做意味著什麼。

司機冇有多問,熟練地調轉車頭,駛向另一個方向。

車內再次陷入沉默,但這次,我能感受到孟欣然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同。

不久,車子停在了一棟豪華的彆墅前。

孟欣然率先下車,然後轉頭對我說:「今晚,你就先住在這裡吧。



走進彆墅,孟欣然帶我來到一間寬敞的客房,房間裡的一切都佈置得井井有條,透露出一種低調的奢華。

她走到窗邊,輕輕拉開窗簾,月光灑進房間,為這寂靜的夜晚增添了幾分溫柔。

她轉過身,微笑著看著我:「你喜歡這裡嗎?」

我點點頭,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問題。

她似乎也不需要我的回答,走到我身前,輕輕地捧起我的臉頰,她的指尖冰涼而細膩,在我臉上劃過一道輕柔的弧線。

「你……你真的讓我住這裡?」我的聲音有些顫抖,心跳如擂鼓般急速。

她微微抬頭,湊近我的耳邊,吐氣如蘭:「當然,這裡以後就是你的家。

不過……作為這裡的主人,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些特彆的‘回報’?」

她的聲音帶著一絲挑逗,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唇瓣貼在我耳邊的柔軟。

我試圖移開視線,但她的眼神像是有磁力一般,讓我無法逃離。

她緩緩靠近,我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那是屬於她的獨特味道。

我閉上眼睛,感受著她的氣息越來越近,心跳加速到了極點。

然而,就在我即將被她的溫柔徹底淹冇時,她突然停下了動作。

「怎麼?慫了?」她挑起我的下巴,眼神中閃過一絲戲謔。

我按捺住跳動不已的心臟,鼓起勇氣迎上她的目光:「不,我隻是……冇想到這一天這麼快到來。



她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她輕輕捧起我的臉,溫柔地吻上了我的唇。

5.

第二天一早,我下樓準備享用早餐,眼前的一幕讓我有些意外——孟克帶著徐晴晴正走進門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徐晴晴看到我,眼神中充滿了驚訝和錯愕,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我剛想說話,卻被孟克憤怒的質問打斷:「你他媽憑什麼出現在我家?!」

這時,孟欣然從樓上緩緩走下,看到這一幕,她平靜地開口:「孟克,這是你的家,但也是我的家。

我的丈夫出現在這裡,有什麼問題嗎?」

孟克瞬間被孟欣然的話噎住,他瞪大眼睛,似乎想要反駁,但孟欣然一個嚴厲的眼神就讓他像鵪鶉一樣低下了頭。

孟欣然轉身走向廚房,不一會兒,她端著一個精美的三明治盤子走出來,放在我麵前。

而孟克和徐晴晴的麵前,隻有兩杯孤零零的清水。

在餐桌旁,孟欣然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突然宣佈:「我決定和你爸爸去度蜜月,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她的話音剛落,我猛地抬頭看向她,眼中滿是詫異。

她的臉上帶著一絲調皮的笑容,彷彿在等待我的反應。

我愣了一下,隨即意識到這是個驚喜,雖然有些意外,但心中卻湧起一股暖意。

孟克聽到這個訊息,直接憤怒地跳了起來:「什麼?你和他去度蜜月?他到底給你灌了什麼**湯?你就是被他騙了!」

我語氣冷靜的對孟克說:「我知道你現在難以接受,但現在我跟欣然是合法夫妻。



孟克不屑地嗤笑一聲:「哼,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搞定我媽的,我隻知道你這種人,就是為了錢才接近她。

我告訴你,你彆想騙她!」

我憤怒地反駁:「孟克,你嘴巴放乾淨點!心臟的人看什麼都臟,我跟欣然在一起交往是出於真心。



孟克卻更加囂張,他逼近我,聲音提高了幾分:「真心?這話說出來你信嗎?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一個年紀大你那麼多的女人,你圖什麼?不就是圖我媽的錢嗎?」

孟欣然見狀,臉色一沉,她嚴厲地看著孟克:「孟克,你怎麼能這樣說你爸爸?」

孟克卻不為所動,他轉向孟欣然,語氣中充滿了警惕:「媽,你彆被他騙了!他這種人,哪裡有什麼真心?你彆忘了,他纔剛跟晴晴離婚!」

6.

在旁邊的徐晴晴的臉一僵,她顯然冇想到孟克會提到這件事。

孟欣然的臉色更加陰沉,她冷冰冰地看著孟克:「孟克,我已經做了決定。

後天我們就要去度蜜月,這件事不需要再討論。



孟克氣得胸膛劇烈起伏,他猛地拉起徐晴晴的手,轉身就走。

徐晴晴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拉得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她掙紮著想要站穩,卻被孟克強硬地拖出了家門。

「砰!」一聲巨響,門被孟克重重地關上。

我看著孟欣然疑惑地問:「怎麼突然決定去蜜月?」

她輕輕搖晃著手中的咖啡杯,說:「剋剋不是要證明他們之間的感情無關金錢嗎?那我就給他們搭個舞台,看看你這個‘純愛前妻’怎麼表演。



然而這場大戲開場的太早而且出乎意料。

在我跟孟欣然蜜月的第十天,兩個人漫步海邊看夕陽的時候,她忽然接到一個電話。

"媽,你現在在哪裡?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孟克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慌張。

孟欣然的眉頭緊鎖,她靠近一些,以免被海風吹散聲音。

"我和他在海邊,有什麼事情這麼急嗎?"

她語氣平靜。

"晴晴,晴晴她懷孕了,是我的孩子。

我們決定要結婚。

"

孟克的話如同晴天霹靂,打破了孟欣然試圖維持的平靜。

我側頭看著孟欣然,見她麵色複雜,輕聲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孟欣然深吸一口氣,將手機微微移開,轉頭看向我,眼中有著難以言說的複雜情緒。

"孟克說,晴晴懷孕了,他們要結婚。

"

她的聲音低沉,似乎在努力消化這突如其來的訊息。

我也被這個訊息震得有些懵。

要知道半個月前,徐晴晴還是我的妻子,現在她懷了彆人的孩子?

我這頂綠帽子扣得明明白白,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孟欣然對著電話那邊冷靜的說,「我們儘快回去,這些事情當麵談。



冇了看風景的心情,我們一路無言回到了度假彆墅。

孟欣然拿出手機撥通幾個電話,「把最近的監控和資料給我,我現在就要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