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土豆是個泥
2024-06-24 16:02:15

秦惠文王駕崩後,其長子嬴蕩繼承了王位。那就是秦武王!剛剛穿越到大秦不久的他,名正言順的當上了一國之君。外有倭寇,內有奸臣,情急之下他覺醒了神級簽到係統,召喚華夏無上神將。張飛,典韋,張昭……他帶無上神將開疆辟土。一眼望去,都乃朕打下的天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非同小可。一定要硬氣!

“大王,丞相張儀,我要參上一本!”

“丞相張儀為人言而無信,朝三暮四,為了得到國君的寵愛,背叛了自己的國家。如果秦國還想重用他,那就是自取其辱了。”這句話,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臣,複議!”

“大王,宰相張儀,張儀在惠文王三年被先帝革去了丞相之位。現在卻要到魏國做宰相,真是卑鄙無恥之極。”

“大王,我也要參張儀一案!”

此時,朝堂上的文武百官,已經占了三分之一。上前參議張儀的事情。

嬴蕩冇想到張儀會被如此多的人所厭惡。

嬴蕩高踞章台殿的龍椅,俯視下方。群臣紛紛指責張儀,心中卻是有些遲疑。

他纔剛剛登上皇位,成為秦國的新王。

但是,那些官員們。其中至少有三成的人是在汙衊張儀。

“好了,諸位。”嬴蕩慢慢的將鹿盧劍插回了刀鞘。“張儀已經回來鹹陽的路上了,等他回來了,你就可以當麵問他了。”

“是啊。你們這群人就是嫉妒丞相啊。”

這時,一名中年將領從人群中站了起來。轉而擁護嬴蕩。

“大王,末將魏章,還丞相一個公道。”那名中年將領,站在大殿中央,看著贏蕩說道。

嬴蕩道:“好,寡人就成全你。”

“多謝陛下。”魏章眼中精光一閃,立刻道謝。

畢竟他是張儀的心腹大將。

嬴蕩打開忠誠麵板:“魏章。統帥75武力79智慧73政治51忠心85”

非常的綜合,可是綜合的結果,就是一般。

“諸位,你們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藍田軍營如今有幾萬人?”嬴蕩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啟稟陛下,如今藍田大營,共有二十五萬大軍,皆為精兵。曾經參與了函穀關之役。”

就在這時,一名身材魁梧的將領突然開口道。他手中拿著一塊令牌,越眾而出。

嬴蕩又打開忠心之瞳,從他口中得知了這個將領的底細。

“司馬錯,統帥91武力88智慧84政治68忠心92”

啊,是他啊。司馬錯,秦國的著名將領,在戰國中期和晚期。

此人就是當年率領大軍攻克巴國、蜀、楚國的那個人。漢中郡的建立與他息息相關。

他為秦國贏得了一片富饒之地,也為秦國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戰略要地和一個巨大的糧食基地。有了蜀,就有了楚國。

從巴蜀一路順漢水而下,也不是什麼難事。攻打楚國,複地。

“多謝司馬老將軍。”嬴蕩點了點頭,安慰著他:“司馬將軍可是秦國的棟梁之才。秦國能得大將,實在是一件幸事。”

司馬錯聞言,頓時生出了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當下,他立刻跪倒在地,抱拳道:“微臣必定儘力而為。助大王一臂之力。”

嬴蕩看出司馬錯對自己的忠心已達97。

“司馬將軍。等上完了早朝,你就隨我來吧,寡人有一事相詢”贏蕩急聲沉聲道。

“喏。”

“丞相不在。如今的蜀地。到底是什麼人在主持?”想了想,嬴蕩問道。

“臣,甘茂。回大王!”

“現任蜀郡郡守,便是陳莊。”甘茂長著一張寬臉,額頭寬闊,聲音洪亮。他拿著令牌,上前一步。

“甘茂。統帥83武力74智力80政治81忠誠67”

嬴蕩見狀,心中一動。以後,他說不定還會造反。

“不如,這樣吧魏章領五萬大軍。準備三日內的食物飲水,立即啟程趕往蜀國。”嬴蕩思考一會,認為必須謹慎行事。

如果陳莊心有異意呢?如果他們忽然造反,那就完蛋了。

要知道,通往蜀道的路,比登天還難。這話並非虛言。

嗖嗖嗖——

滿朝文武。忍不住心中一驚,紛紛將目光投向武王。

“大王,你是說,陳莊會造反?”司馬錯上前一步,開口問道。

“這個嘛,還真不好說。蜀道難行。從漢中到定軍山,再到葭蒙關,都是必經之路。”

嬴蕩臉色一沉,又換了一個話題,“司馬將軍,你作為主帥。魏章作為副將。”

“蜀中是秦國的重地,也是我們大秦的根基所在。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

“若是他冇有彆的想法,一切都好說。”嬴蕩緩步從階梯上下來,站在司馬錯的身邊。

“若是他真有不軌之意,要謀反。若有這日,寡人會滅他滿門!”

嬴蕩一臉冷漠,目光緊緊盯著司馬錯道:語氣中帶著不容質疑的味道。

司馬錯臉色一變,連忙跪倒在地。“喏!司馬錯領命,即刻出發。”

“這一段時間,所有人都要急行軍。至於其它的重型武器,就彆拿了。”

“還有一件事,就是甘茂。差遣一名使臣來傳達王的旨意。先王薨世,命蜀守陳莊,歸鹹陽,以祭之。”嬴蕩回過頭來,望向甘茂,眼中射出銳利的光芒:“若是不來,便是有了異心。在朝秦暮楚。”

“是。”甘茂作揖。

“那就這麼定了。今日朝會就到這裡。”

嬴蕩龍行虎步,將鹿盧劍提在手中,大步走出了章台宮。朝鹹陽宮走去。

秦國的文武百官,都在為這場會議而忙碌著。所有人都感覺到了,蕭晨是一名青年武王。他的精明,他的勇氣,他的想法。

“先王。我大秦國,必將再出一代明君。”

“不錯。對”

“謹遵大商之道,謹遵大秦之政。”

文武百官們紛紛離去。

而司馬錯,乃是奉了王命而來。他帶著偏將魏章,來到了藍田大營。

藍田大營建立於公元三四年,具體年代難以考證,當年也就是他父親的父親。

秦孝公年間,其創建即為商鞅改革的結果。

春秋時期的軍隊,都會有崗哨,這些崗哨都是用木製的,叫做箭塔,而那些堅固的營地,就是用泥土和木料建造的。

渭水,秦國的母後河,輝煌燦爛的秦文明,就是從那裡誕生的。穿過渭水河畔,就是關中大草原,這裡是一片廣袤的土地。

司馬錯從馬上跳了下來,來到了渭水河邊。

“嗯。先王,您可以瞑目了。”

“魏章,這一次,我們帶著軍隊去蜀地,一定要儘快。占領陽平關。”司馬錯蹲下來,舀起一瓢水,開始清洗自己的臉龐。

偏將魏章皺了皺眉,猶豫道:“將軍。蜀郡郡守陳莊,難道還能謀反不成?”

司馬錯目光一掃,冷聲道:“陳莊會不會反叛,這件事情,我們是一定要做的。有一句話,大王說得很對。”

“蜀中是秦國的重地,也是我們大秦帝國的根基所在。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

“當年先王還活著的時候,我就堅信一個道理。誰奪了蜀,誰就是得到了楚國。”

“因為,蜀國乃是荊楚之水上遊。”

“這裡的地形非常關鍵。就是這裡。”

藍田大營的瞭望塔上,司馬錯拉著馬韁,向裡麵走去。

“奉大王之令,調集5萬人。準備三日口糧,立即趕往蜀郡。”

司馬錯神色凝重,奉王命,前往藍田大營,吩咐道:“我要三個兵種,輕步,弓箭兵,弩兵。”

這是一場爭分奪秒的戰鬥。他總不能把戰車都帶來吧?

另一邊。秦國的樗裡疾,帶著五百名秦軍,來到了宋國陶丘城。他策馬疾馳,連夜趕路,總算是見到了宰相張儀。

“丞相,終於把你找著了。”樗裡疾灰頭土臉,兩條腿都給颳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在侍衛的攙扶下,他翻身而下。

張儀見到了樗裡疾,心中充滿了不解:“樗裡疾。你來做什麼?莫非...是大王派你來的?”

張儀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他和大王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很好。嬴蕩繼承了王位,成為秦國的新君。以後找他麻煩,也是有可能的。

“丞相,你真是異想天開。”

“大王派在下前來,就是為了保護丞相大人。樗裡疾揚了揚眉毛,急忙出聲安慰張儀。

他是秦國有名的“智囊”

“什麼話”張儀皺起了眉頭,問道。

“這是大王親自跟我說的。他雖然不待見你,可是身為秦國之君,又怎麼能偏見,公報私仇,都得放下。為了秦國的子民,為了秦國的老一輩。”樗裡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說了出來。可以說,他很大方。

張儀聽得有些驚訝。他總覺得...有點奇怪。

“大王,真的假的?”

樗裡疾點了點頭,兩隻手掌交握成拳,拱了拱手:“那是自然,絕對是真的。丞相,當今先王薨世了。隻怕山東六國會乘機連衡同盟。”

“丞相。”樗裡疾誠懇的向張儀行了一禮。這是一種懇求。

張儀仔細的想了想,說道:“好。大王都這樣說了。”

張儀終究還是有些忌憚。秦武王可能會殺自己。

擁有了權力,就冇有不害怕死亡的。

這很正常。

張儀為秦國所做的一切,所有人都看在眼裡。他用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勸說魏國、燕國退出了盟約。

“樗裡疾,前些日子在朝中。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