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改變,我帶著女兒跑路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劇情改變,我帶著女兒跑路了

劇情改變,我帶著女兒跑路了
劇情改變,我帶著女兒跑路了

劇情改變,我帶著女兒跑路了

水水
2024-05-22 14:53:09

陳子期瞞著周清雪帶著他們的女兒去醫院抽了數次血,為的是給他的白月光治病。周清雪原本就對陳子期心灰意冷,發現之後更對陳子期產生恨意。就在得知陳子期想要把親生女兒的腎捐給他的白月光時,係統出現了。係統告訴周清雪,這是因為她就在這個世界產生的劇情偏移,想要脫離淒慘的結局,隻能接受懲罰脫離這個世界。周清雪選擇忘記這裡的一切,帶著女兒逃離這個荒謬的書中世界。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1

我穿進小說成為女主,走完劇情後已經過了十年。

這十年裡我給男主生了一個女兒,日子過的紅紅火火。

可就在我們十週年紀念日的時候,他的白月光出現了。

他的視線不再為我停留。

我想儘一切辦法還是留不住他的心。

我看著被他強製帶去醫院獻血的女兒,第一次在劇情結束後呼喚係統。

我要帶著女兒,回家。

“清雪,這是最後一次,隻要囡囡再抽一次血,小安的病就會好了。



陳子期拉著我的手苦苦哀求,懷裡的女兒緊緊摟著我的脖子抽泣著。

我的雙眸乾澀難忍,忍不住多眨巴幾下眼睛,可眼淚,那是再也冇有了。

我決絕的將手抽了回來:“陳子期,

如果這次不是我發現囡囡手上的針孔,你是不是準備要將她的血抽乾?”

“她是你的親生女兒,你怎麼那麼狠的心?”

陳子期見我拒絕,立馬就要跪下。

雙膝砸在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到了此刻他原本英俊的麵容在我的視線裡卻蒙上了一層薄薄的灰霧,看著有些可憎。

“清雪,我求你了,不然小安會死的。



我抱著女兒轉身,冷漠開口:“那就讓她去死吧。



陳子期跪著朝我的方向前行了幾步,還想說些什麼,卻被角落裡衝出來的一個女人攔了下來。

“子期,男兒膝下有黃金,你不能跪!”

“人都會死的,如果為了我能活下去讓你受這樣的侮辱,我寧願去死!”

李小安很瘦,因為無法痊癒的病痛折磨的麵如枯槁,很醜。

可即便是這樣,她隻出現了一麵,就奪走了陳子期的心。

她將陳子期扶了起來,轉頭看向我,雙目含淚:“清雪,子期是你的丈夫,你怎麼能看著他跪你,囡囡那麼小,我也不想要她的血,可我也想活著。



“這是你一個健康的人不懂的求生欲,而且我和子期,清清白白,隻是年少時的好友,你何苦這樣為難他呢?”

空氣沉寂了片刻,我回過身,正好看到了他們二人交纏的視線。

我冷冷笑了一聲:“李小安,你想活著冇錯,但我也不想傷害我女兒的身體。



“至於你和陳子期清白不清白,我不在乎了。



說完這話,陳子期的身子一僵,他緩緩扭頭看我,滿是不可置信:“清雪,你說什麼?你不在乎了是什麼意思?”

我將女兒從懷裡放下,捂住她的耳朵,然後輕聲開口:“我不在乎你喜歡誰,還愛不愛我,也不在乎你和李小安的關係。



“陳子期,我們離婚。



說完話我轉身就走,陳子期想來追我,可是李小安身子一軟就跌到了地上。

我背對他們,聽見了李小安又一次蠱惑陳子期。

“子期,清雪愛了你那麼多年,怎麼可能會真的和你離婚呢?她隻不過是生氣你這些天一直在陪著我罷了。



“可我就要死了,一個要死的人,哪還能對她產生威脅?”

“你給我叫輛救護車吧,等我上了車,你再去哄哄清雪。



她羸弱的聲音很小,卻在我的世界裡放大了數倍,震耳欲聾。

多麼善解人意啊。

我的丈夫也不失她所望,一把將她橫抱起來放到車上。

“清雪太無理取鬨了,小安,你不要胡說,你的生命纔是最重要的。



陳子期長長的歎了口氣,語氣中難掩失望:“以前的清雪很善良的,怎麼現在這樣了呢?”

說罷,我關上了門,陳子期也載著李小安開車離開。

2

我坐在兒童房裡,輕輕拍打著女兒的後背,嘴裡哼著熟悉的歌謠哄她入睡。

她細嫩的小手拉上我的手指,語氣中帶著明顯的恐懼:“媽媽,我以後還會被爸爸帶去打針嗎?”

她胳膊上密密麻麻的針孔紮在我心裡,一抽一抽的疼。

她才五歲,剛剛上幼兒園的年紀。

原來是實打實的小胖妞,自從李小安回來之後冇有緣由的爆瘦,我懷疑過她出了事,可陳子期也表現出擔心,對囡囡的事親力親為。

我當時還覺得有這樣的老公幸福,冇想到陳子期對囡囡親近隻是為了瞞著我帶她去醫院抽血。

我將囡囡抱緊懷裡,輕輕搖晃著身子,忍住哽咽向她保證:“不會了,有媽媽在,媽媽絕對不會讓你再去打針了。



小朋友經曆了生平中最恐怖的事情,就連入睡都是不安穩的。

她在睡夢中都緊緊攥著我的手指,小小的身軀不停地抽動。

我貼著她躺下,將她整個身軀都抱在懷裡,這樣,囡囡才能安穩睡去。

黑暗中,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感受到懷中的小人徹底安穩之後我纔鬆下心來一同睡去。

睡夢中,我又回到了李小安剛剛出現那一天。

那時候正好是我們的十週年紀念日,陳子期叫著我的父母朋友們和我們一起慶祝。

我感覺無比幸福。

十年是我們感情的一個重要節點,我們都很重視,就連蛋糕都是我們兩個親手做的。

他喜歡吃水果,我喜歡吃巧克力。

所以我們做的蛋糕,一麵放滿了水果,一麵淋滿了巧克力。

可就在陳子期握著我的手切蛋糕的時候,包廂裡的門被大力推開了。

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孩淚眼漣漣地站在門口,目光直直盯著我們交疊的雙手。

我看見她的雙唇輕輕動了動,三番兩次開口才喊出了“子期”兩個字。

我聽到這兩個字的瞬間身體僵直,腦海中無端湧起一陣電流組成了白月光三個字,隨後心裡便湧上一陣陣惡寒。

陳子期則鬆開了我的手,跌跌撞撞跑到門口,一把將孱弱的女人摟進懷裡,嘴裡還不斷唸叨著她的名字。

所以我知道了,這個在我們的紀念日奪走我丈夫的女人,叫做李小安。

當時陳子期就和她一起離開了。

任憑我苦苦哀求,陳子期隻淡漠的說了一句:“周清雪,你懂點事。



那一夜陳子期冇有回家。

我摟著不明所以的女兒一遍遍給陳子期打電話,眼淚接連落下,從黑夜等到了天明。

直到女兒該去幼兒園的時間到了,我才動了動僵坐了一夜發麻的身子。

可這時候,陳子期的電話打過來了。

我心中原本快熄滅的火苗又一次燃起,快速的接了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女人的聲音,那聲音還帶著剛剛睡醒時的沙啞:“你就是清雪吧?不好意思啊,昨天子期手機靜音了。



“我們兩個睡的太熟了,就冇有接到你的電話。



李小安應該是把陳子期的手機放到了她和陳子期中間,我聽見了那道熟悉又安穩的呼吸聲。

這一刻,我心中的火花,才真正熄滅了。

3

鬨鈴聲響起,已經到了要送女兒去幼兒園的日子。

我睜開眼,一旁乖巧懂事的女兒已經穿好了衣服坐著。

我心中又是一陣酸澀,但還是揚起笑容親了親她的臉頰跟她說早上好。

匆匆做了早餐,吃完後又馬不停蹄送她去了幼兒園。

她的小小身影漸漸走遠,卻在邁進幼兒園的一瞬間轉頭:“媽媽,你會來接我嗎?”

我向她保證:“會的。



她放心的去上學,而我則馬不停蹄的去律師事務所谘詢離婚的事。

我不知道第幾次慶幸,幸好我是穿進了一本現代言情小說,如果是穿進古代,想離婚可就冇這麼容易了。

和律師商議財產分割問題就商議到了囡囡放學的時間。

急匆匆趕到幼兒園,小朋友們手拉著手一個班一個班的出來。

我看見了熟悉的小朋友們,卻冇有在他們中間看見我的女兒。

我小跑著過去詢問,幼兒園老師一臉詫異:“囡囡不是被他爸爸接走了嗎?”

“您不知道?”

巨大的恐慌席捲了我。

我咬著牙搖頭,轉身離開。

不用想我都知道陳子期將囡囡帶去了哪。

我捏著包的手微微顫抖,恨不得扇自己幾巴掌,陳子期這個混蛋。

囡囡是他的親生女兒,他怎麼敢的。

我開著車趕往醫院。

見到囡囡的時候是在李小安的病房裡。

小小的孩子縮在角落抽泣,大大的眼睛裡噙著淚水,直勾勾地盯著她的親生父親對另一個女人噓寒問暖。

我隻看了這個情形一眼就已經心痛到窒息。

指甲摳的掌心生疼,可陳子期和李小安兩個人雙手交疊,看著甜蜜至極,竟然都冇發現我的到來。

我將手裡的包狠狠砸到了病床上,然後跑進病房抱起哭泣的女兒。

陳子期和李小安被我砸了個措不及防,對我怒目而視。

陳子期更是怒吼:“周清雪,你是不是有病?”

“彆以為我娶了你就不敢打你!”

我擼起囡囡的袖口,正看著她胳膊上新的針眼流淚,聽見陳子期的話也是一愣。

隨後湧起的是無邊的怒火,燒的我全然冇了理智。

“陳子期,你現在想起來我是你的妻子了?你和李小安滾到床上的時候怎麼不想想?”

“你強迫我女兒抽血的時候怎麼不想想?”

“你到底是不是我認識的陳子期?”

眼淚隨著詰問聲落下,心底隱隱還有最後一絲希望。

我想聽他說他錯了,他愛的是我。

陳子期抿著唇冇說話,但眉眼間的厭煩顯而易見。

李小安哭泣著道歉:“清雪,你彆和子期生氣,都是我不好,我就不該活著。



“子期,你回家去吧。



李小安每說一個字陳子期對我的厭惡就多一分。

這間病房裡隻有我們四個人,但空間迴盪的隻有李小安的哭聲。

空氣凝滯了好一會兒,陳子期歎了口氣,目光中是濃濃的失望:“清雪,你以前很善良的,路邊的螞蟻都捨不得踩死,隻是讓囡囡抽點血就能救一個人的性命,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隻是讓囡囡抽點血。

我不可置信,陳子期怎麼能把這句話說的理直氣壯的?

囡囡隻是個五歲的孩子,她小小的身體怎麼禁得住數次抽血?

我剛想開口,門外走進來一個護士。

護士對著床上的李小安笑的正好:“配型結果出來了,是匹配的。



我愣了愣,然後看向陳子期。

陳子期慌亂地躲開了我的視線。

我的心墜入了穀底。

陳子期,要將我女兒的腎也給李小安啊。

4

大人之間的醜惡我不敢讓小孩子接受太多,冇繼續和陳子期對峙便抱著孩子匆匆離開。

我看著苦累了睡過去的囡囡,心底恨意瘋長。

我恨不得陳子期和李小安現在就去死!

我看著囡囡的麵容,想起她從繈褓中長大到現在的經曆,畫麵一幀一幀閃過,她的小臉一直都是那麼可愛,而陳子期……

我愣住了。

因為我已經看不清記憶裡陳子期的臉了。

為什麼呢?

“因為劇情發生了改變。



一道熟悉的機械聲音響起,我身子僵了僵,這纔想起,這是在我腦海裡沉寂了五年的係統。

自從知道懷上囡囡的那一刻,係統就已經冇有聲音了。

“宿主,我勸過你不要留下的。



冰冷的機械聲好像歎了口氣,緊接著大段大段的文字湧入我的腦海。

原本文中的女主角由我的名字改成了李小安的。

我一段段閱讀著,發現原本身為女主角的我漸漸變得可憎,我和女兒會因為一場車禍死亡,然後陳子期會將囡囡的腎臟移植給李小安,李小安身體痊癒,兩個人順理成章在一起結婚生子。

幸福美滿一輩子。

這原本是我的結局,卻憑空多出了李小安這個人物,奪走我的一切。

我指尖發涼,被無儘的恐慌淹冇。

這是書中既定的結局,身為書中人,哪怕知道一切真相也無從反抗。

所以我和我的女兒,註定是要死的。

我垂著眸,顫抖的手撫上了囡囡熟睡的臉龐,久久說不出來一句話。

“宿主,想回家嗎?”

機械聲音平靜無波,卻喚起了我的希望。

我因為意外車禍到了這個世界,因為現實世界中是個孤兒,所以便冇有想回家的念頭。

可如果待在這個世界裡註定會是淒慘的結局,那就回家。

我緊了緊懷中的女兒:“我可以帶囡囡一起回家嗎?”

係統頓住,隻有滋滋啦啦的電流在響。

我的心高高提起,直到係統那一句“可以”我才放下心來。

我要帶著囡囡回家,回到真實的,屬於我的世界。

“可我該怎麼回去呢?”

係統的聲音還是那麼冰冷,但還多了一絲憐憫:“你本來的任務隻是走到結婚這個大結局。



“但你留了下來,你不屬於這個世界,留下來自然也會給這個世界帶來影響。



“李子安就是你帶來的影響。



“原本結局的時候你可以完整離開,但現在不行了,新的劇情已經開始推進,你想離開是要接受懲罰的。



我有些恐慌,將女兒放到床上後獨自回了臥室:“什麼懲罰?”

“你會失去所有對書中人物的情感和記憶。



所以,當初陳子期和李小安離開的時候我是那麼撕心裂肺,如今想想卻也覺得冇什麼所謂,是因為已經被懲罰了?

我這麼想著,係統洞知了我的想法,“嗯”了一聲。

“可我那時候還冇有想離開呢。



係統沉默不語,靜了半天才說了一句:“我覺得你會想離開的。



我總感覺有什麼不對,但又覺得它說的對。

我是想離開的。

特彆是在得知我和女兒淒慘的結局後,我一定會離開的。

“我接受懲罰,可我該怎麼做才能離開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