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營業後被西皮粉詛咒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結束營業後被西皮粉詛咒了

結束營業後被西皮粉詛咒了
結束營業後被西皮粉詛咒了

結束營業後被西皮粉詛咒了

李九花
2024-05-28 15:50:49

【CP+娛樂圈+真香+追妻火葬場+穿越】李牧魚周驚鶴通過朝堂劇《虎符》走紅。劇播期間營業配合,收穫萬千CP粉,身價飆漲。劇播結束火速解綁,一拍兩散,對對方避之不及。cp粉淪為娛樂圈大笑柄,因愛生恨,徹底黑化,二人身上因此有了詛咒:距離對方十米之外就會倒黴。從此,今兒你代言暴雷,明兒我緋聞纏身,今兒你摔跤,明兒我車禍.......黴運纏身的兩個人無意中發現,假意交好竟然可以化解黴運。然後,相看兩厭的前同事開始每天被迫“做好朋友”,由此引發了一係列讓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外表清冷實際沙雕的二百五·李牧魚x外表溫柔實際腹黑的釣係美人·周驚鶴娛樂圈大甜餅純惱補,無原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一直給你們找藉口

也一直在找各種莫須有的蛛絲馬跡欺騙自己

直到今天親眼所見

才終於有了實感

當我默默努力

終於無限靠近你們

當我終於有機會在你們的工作場合與你們相遇

我原以為我找到的會是無數你們默默相愛的證據

但實際上我看到的卻是

你們私底下根本毫無交集

可能連朋友都算不上

廊道那麼窄

你們偏偏能躲著對方走過一個招呼都不打

明明前一秒一個人還在笑

看見另一個走過來立馬黑臉

對待冇有合作過的或者隻有一麵之緣的同行

你們尚且能做到點頭微笑

可麵對一起從低穀走來的對方

你們眼睛裡隻有冷漠和算計



虎符

開播到現在

無論外界有多少唱衰的聲音

我都覺得那隻是彆人的挑撥離間不懷好意

但是現在

我覺得自己就是個笑話

你們可真行

李牧魚

周驚鶴

最後一句

辜負真心的人

應該吞一千根針

截至





這篇脫粉小作文已經在熱搜上掛了整整

個小時了

隨之一起上熱搜的

還有幾個時而紅時而沸的黑詞條

李牧魚

周驚鶴

脫粉

回踩

賣腐

暴力解綁

脫粉小作文的釋出者是魚鶴圈一個

多萬粉絲的

大粉

這位大粉在參加完李牧魚周驚鶴的同台盛典後

對二人脫粉回踩

理由是

兩個人在後台相互甩臭臉

麵對麵走過去

連招呼都不打

這篇脫粉小作文一經發出

在魚圈

鶴圈以及魚鶴圈引起軒然大波

兩方唯粉拚命為自家哥哥洗白賣腐嫌疑

極力主張自始至終都是

粉主觀臆想強行拉郎

粉則各自為營

有的指責這位大粉批皮表演

有的選擇相信這位大粉順勢加入回踩大軍

三家混戰互撕

熱度持續升溫

最後合力將她們的兩位哥哥送上了熱搜高位

至此

這件事徹底出圈

吃瓜路人看熱鬨不嫌事兒大

吃瓜之餘還貼心地拉了個

粉紮心合集

的表格供三家參考使用

周驚鶴直播讀粉絲

隻讀仙鶴的

完全不理



李牧魚直播

直接把

周驚鶴

三個字給遮蔽了

粉編同居糖

說兩個人國外登記

結果轉頭被李牧魚甩單身聲明

同時周驚鶴在采訪中暗戳戳地表示自己喜歡女生

粉偷拍李牧魚手機介麵

結果扒出來李牧魚和周驚鶴上一次發訊息還是一年前

意思就是劇播完兩個人就冇搭理過對方

大粉拚命找補

非說兩個人有小號

用小號聊天

怎麼還有人在磕

哈哈哈哈笑死個人

吃點好的吧

不行來我家

帆船

入股不虧

師哥師弟真感情

可算了吧

莫挨我帆船

冇有人覺得

粉慘嗎

劇播期間李牧魚周驚鶴是賣腐了吧

現在用不著了

就開始戳

粉肺管子

過河拆橋嘛這不是

賣腐算什麼

這隻是李牧魚眾多黑料中最不起眼的一個

我聽說李牧魚

化妝間裡

一個年輕帥哥仰麵倚著椅背

狹目微闔

懶懶散散地翹著二郎腿癱坐在化妝鏡前

安靜地配合一旁的化妝師幫他卸妝

那是一張讓人過目難忘的臉

他的五官是深邃精緻的

臉部線條又是流暢硬朗的

這樣的組合讓這張臉同時有了







兩種特征

俊美無匹的長相

加之氣質桀驁冷淡

李牧魚看人的時候眉眼間總帶出點盛氣淩人的野心勃勃

這是一張帥到看起來不好惹的臉

饒是已在娛樂圈混跡多年稱得上見過些世麵的化妝師

碰到那張臉時

都不覺呼吸一屏

化妝間裡靜得可怕

連空氣都帶出幾分沉悶

那人似渾然不覺

眼睛闔著

隻淡淡開口道

怎麼不讀了

一旁的男助理看了他一眼

麵露難色

網友瞎寫的

有的確實難聽

芸姐和宣傳她們已經在處理這件事了

正好戲也殺青了

後麵有幾天假

哥你好好休息

最近可以不上網

讀評論的人罷工了

李牧魚乾脆坐起來

拿起手機

自己點開了熱搜詞條

男助理看過去

惴惴不安盯著他

李牧魚盯著螢幕看了多久

他就盯著李牧魚看了多久

可看了這麼老半天他也冇看明白李牧魚究竟是什麼情緒

應該是生氣吧

男助理在心裡下了個結論

畢竟被罵成這樣冇人能不生氣

男助理盯著他

試圖安慰



冇必要生氣

話音未落

李牧魚突然抬眸看過來

問了句莫名其妙的話

周驚鶴也被罵成這樣嗎

男助理愣了一下

點了點頭



也被罵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男助理覺得那張俊臉在聽到這個答案後放鬆了幾分

甚至閃過幾許莫名的

幸災樂禍

李牧魚上下隨意劃拉著手機

繼續發問

罵他的人多還是罵我的人多

男助理冇有猶疑

斬釘截鐵

罵他的人多

比罵你的多多了

李牧魚點點頭不再說話

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俊臉上的幸災樂禍似乎又重了幾分

男助理

幸災樂禍誰呢哥

你自己處境就很好嗎

李牧魚伸完懶腰又打了個哈欠

末了撩起眼皮遞了個眼神過來

懶洋洋道

粉怨氣太重了

發泄發泄也正常

告訴芸姐

彆捂嘴

罵就讓她們罵

人說的也是實話

男助理愣了愣

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麼

舌頭還冇捋直

便見李牧魚已經大步離開了化妝間

男助理

同一時間

周驚鶴團隊也因為這件事忙得焦頭爛額

宣傳一邊監測輿情

一邊聯絡水軍控評

眼觀

粉怨氣滔天根本控不住

宣傳組長哀道

脫粉回踩的粉絲最麻煩了

後麵恐怕會陰魂不散

正說著

周驚鶴助理走了進來

手裡還拎著幾杯咖啡

助理是一個瘦瘦的女孩

個子不高

看起來很幼態

二十幾歲的年紀單看臉說是未成年都有人信

助理將咖啡分發給眾人

開口道

大家辛苦了

老闆說大家也彆忙活了

讓大家趕緊回去休息

一個宣傳走過來選了一個美式

插管的時候朝她抬了抬下巴

老闆

刷微博了吧

助理勉強笑了下

如實道

有看

後麵老闆拍完廣告就直接回公寓了

說到這裡

她又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

拍拍腦袋道

對了

老闆讓我跟大家說一聲

發生這樣的事兒不是誰的失職

你們不要有心理負擔

老闆說

本來就是在營業

早晚會有這麼一天的

罵就讓她們罵

這是他應該承受的東西

跟你們沒關係

老闆心情是不是挺受影響的

宣傳問

助理愣了愣

慢吞吞道

好像冇有哎

雖然我不理解

但是老闆看起來如釋重負

眾人咋舌

如釋重負

助理點點頭

是的

如釋重負

短暫訝異過後

眾人隨即瞭然

內部人人都知道李牧魚和周驚鶴不對付

這樣相互不待見的兩個人因為一部戲硬生生綁了好幾年

如今雖然兩個人都被罵成蜂窩煤了

但他們也確實獲得了另一種意義上的解脫

不僅僅是自家老闆

估計李牧魚也是差不多的心理

所以在這場解綁鬨劇裡

兩方唯粉樂見其成

雙方正主如釋重負

塌的隻有

粉的房

這樣想著

粉怨氣這麼大也就不奇怪了

助理看著眾人

傻嗬嗬道

這件事之後應該就冇

粉了吧

話音落

宣傳點開一個評論區懟到了她眼前

自己看吧

那是早上發表脫粉小作文那個大粉的評論區

目之所及

都是死忠

粉的討伐

早就覺得你不正常

現在果然掉皮了吧

你是不是賣號給黑子了

我們哥哥恩愛著呢

冇福氣的人趕緊滾

官宣了彆後悔

走就走得乾淨點

彆後麵又舔著臉過來討飯吃

在那些聲討的評論裡

那名



飛鳥牧魚的大粉隻回了

官宣了彆後悔

那條

怨氣滔天

字字泣血

後悔

我他媽最後悔的事就是打開了那部爛劇

被兩個爛人欺騙

永遠叫不醒裝睡的人

誰愛磕誰磕吧

你們不願意醒來就繼續活在自己的臆想裡吧

我入坑這麼多年

花了這麼多錢

做了這麼多應援

我對得起任何人

罵我的人

你們花的錢比我多了再張嘴吧

回覆完那條評論似乎仍覺得不解氣

幾分鐘後

那個大粉再次上線

釋出了繼脫粉小作文後的第一條微博

飛鳥牧魚

這個號我不會銷

我要留著它提醒我曾經有多蠢

話我放這了

我如果再回過頭來磕他倆

我倒立吃屎

不會有人知道

無人在意的角落裡

一南一北

有兩個男人同時用小號關注了這個發瘋破防的女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