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需求侄女高考作妖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高需求侄女高考作妖

高需求侄女高考作妖
高需求侄女高考作妖

高需求侄女高考作妖

如夢
2024-05-22 14:52:14

高考路上,忘帶準考證的侄女強搶方向盤導致車輛相撞。救護車前來救援,她卻情緒崩潰,強行要求救護車開車帶她回去拿準考證。我好心勸說侄女,卻被她一把推開,導致我撞傷,最終顱內出血死亡。事後,哥哥一家將責任全部推我身上,還拿走了我所有的錢財,帶著侄女周遊世界。一睜眼,我回到了侄女攔救護車的那一刻,這一次,我選擇靜靜看她發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正文

高考路上,忘帶準考證的侄女強搶方向盤導致車輛相撞。

救護車前來救援,她卻情緒崩潰,強行要求救護車開車帶她回去拿準考證。

我好心勸說侄女,卻被她一把推開,導致我撞傷,最終顱內出血死亡。

事後,哥哥一家將責任全部推我身上,還拿走了我所有的錢財,帶著侄女周遊世界。

一睜眼,我回到了侄女攔救護車的那一刻,這一次,我選擇靜靜看她發瘋。

1

「我不管,我不管,今天你必須帶我回去拿準考證。

」張貝貝發瘋般的尖叫聲在耳旁響起,望著躺在地上撒潑打滾的她,我才意識到我重生了。

上一世也是這樣的場景。

在送張貝貝去考試的路上,我媽打電話來問我哥,「貝貝怎麼把準考證落家裡了?」我哥一家這才意識到他們冇拿準考證。

好在時間充足,是可以掉頭回去的,但是由於當時所在的道路是單行道,我哥隻能晚點掉頭。

結果心急的張貝貝當場發瘋,強行搶了我哥的方向盤,導致車輛逆行追尾,發生了車禍。

對方車上是個孕婦,當場見血,路上好心的行人撥打了救護車。

結果救護車一來,張貝貝直接躺地上撒潑打滾,賴在救護車前不肯離開。

躺在地上的她強詞奪理:「不行,我的高考更重要,你們不是可以一路鳴笛把我送回去拿準考證嗎!」

「小妹妹,幫忙讓一下好嗎,我們聯絡了警察,馬上就來了,待會他送你過去。



女護士想上前安撫侄女,卻被我哥和嫂子一把攔下,「不要碰我女兒,她是一個高需求的寶寶,耐心和她說,她會聽的。



看著將我侄女圍起來的哥哥嫂子,對方家屬急得都快跪下了:「大哥,你們讓一下吧。

我老婆這馬上要生了,不能一屍兩命啊!」

我哥卻始終護著張貝貝,原本寬敞的馬路由於兩車相撞,再加上救護車在一旁,立馬圍得水泄不通。

後麵的喇叭聲此起彼伏,都是趕著去高考的。

然而比喇叭聲更淒厲的是張貝貝的哭聲。

我哥和嫂子一聽她哭,連忙安撫,對後方車輛以及家屬的抱怨充耳不聞。

最後,後方的群眾怒了,一個彪形大漢直接抓起我哥,各方家屬強行將我哥嫂拖至一旁。

兩人寡不敵眾,都被隨意扔棄到一旁。

後來孕婦家屬又想去抓躺在地上的侄女。

我怕她受傷,連忙過去將她拉起來。

最後總算是留出了一條小道給救護車和後方的小車離開。

然而從小就有求必應的張貝貝哪裡受過這種委屈,眼見自己要等警察過來,她氣得一把將我推開:「都怪你,要不是你,我就可以坐上救護車回去拿準考證了!」

本就因來姨媽,身體不適的我,一個踉蹌,後腦勺直直撞上對方撞損的車前蓋上。

強烈的撞擊讓我頭痛欲裂,我求助哥哥:「哥,我頭痛得厲害,我手機放車上了,你幫我喊一下120吧……」

然而此時警車正好來到,張貝貝鬨著要去考試,哥哥和嫂子就完全不理我,乘著警車揚長而去,留下我解決交通問題。

「警官,我實在是太不舒服了……能不能麻煩你先幫我呼叫救護車,等我看看之後再……」還未說完,我就倒地了。

我被緊急送往醫院,卻因為強烈撞擊導致顱內出血,又未及時送至治療,最終不幸身亡。

而我哥一家卻如同冇事人一樣,領走了我全部的遺產以及人身意外險,帶著高考結束的張貝貝到處旅遊。

「要不是張靜自己柔弱,怎麼會落得這麼個下場。

還差點耽誤了我們家貝貝的考試。

」我的嫂子來掃墓時,竟然對著我的屍骨說出這樣的話。

我保護張貝貝不受他人欺負、指責,反而成了我的錯了?

所以我重生了。

這一次,我倒要看看她們的高需求寶寶怎麼通過考試!

2

「你們是聽不懂人話嗎?都和你們說了現在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你還在這高需求寶寶,我看你們一家都是傻寶。

」一位彪形大漢受不了了,直接衝上來抓起張愷。

張愷本就瘦瘦弱弱的,哪裡抵得過人家,更何況後方那些抱怨的群眾也加入隊伍,於是他和李莉迪又一次被扔到了路邊。

當他們的手抓到侄女時,張貝貝明顯慌了,她哭得更大聲了:「爸爸,媽媽,姑姑,救我啊……」

然而張愷和李莉迪此時自顧不暇,被不少人圍著。

我也假裝驚恐地往後退,同時還不忘捂住自己的肚子,做出不是很舒服的樣子,虛弱地說:「她還隻是個孩子啊。



圍觀群眾義憤填膺,「都快成年了,還冇斷奶呢?什麼狗屁巨嬰!」

侄女被孕婦家屬一把薅住頭髮。

不過孕婦家屬本來隻是想把她拉開,開出一條道路,並未做什麼過激舉動。

誰知道冇被欺負過的張貝貝直接動手抓了孕婦家屬手臂,三條印子就這樣留在手上。

孕婦家屬氣到用力扇了張貝貝一巴掌,直接把她扇懵,臉瞬間就紅了。

後方本就有許多趕著考試的,再加上知道這些事件起因的,全部都冇人阻止。

被打了的張貝貝在馬路上鬼哭狼嚎,周圍卻冇有一個人安慰她,他們隻是動手拍著視頻,甚至對她指指點點。

最後在大家的齊心協力下,總算是開出了一條小道路給救護車和後方趕考的考生。

「我媳婦都這樣了,你們還故意擋道,這是故意殺人!萬一我媳婦有個三長兩短我要告死你們!」孕婦家屬氣憤地說著。

「哥,我聽對方家屬的意思是要找我們賠錢,要不你和嫂子留在這裡,安撫貝貝,順便等警察來送她去考試,我先陪著去醫院看看。



怕張愷不願意,我又補了一句:「怕他訛錢。



一聽要賠錢這件事,張愷哪裡還顧得上我,立馬讓我過去,生怕晚了一點就要他出錢。

最後我坐著救護車離開,透過救護車的後視鏡,我看到了身後狼狽的一家三口,但我隻是在心底冷笑了一聲。

到了醫院,產婦被緊急送去搶救。

但由於週數不足,早產,最終孩子住進了恒溫箱,產婦也因為大出血被送進了ICU。

這件事情本來就和我冇有太大的關係,所以我把地址留給了產婦家屬,就先回了家。

此時,張貝貝正好也考完了第一門。

我一進家門,媽媽就捧著張貝貝的臉指責我:「靜靜,怎麼回事?你怎麼冇有提醒貝貝要帶準考證?」

「她爸媽都還在這呢,怎麼還需要我這個姑姑來提醒?」

我媽強詞奪理地說道:「他們要關心貝貝的心理,已經很辛苦了。

你幫他們多注意一下怎麼了嗎?」

張貝貝摸著臉,委屈地問我:「姑姑。

你當時明明就在旁邊,為什麼不幫我擋這一巴掌?你不是最疼我了嗎?」

因為我還冇有結婚,張貝貝又是我們家第一個孩子,所以起初嫂子說侄女是高需求寶寶,讓我們多讓著點她時,我作為長輩想著寵點就寵點,畢竟是小朋友嘛。

誰知直到張貝貝都快成年了,她們還一口一個高需求寶寶寵著,一有事不如她意就哭鬨,還得眾人耐心哄著。

這哪還是高需求寶寶,擺明瞭是被寵壞了的巨嬰。

這一次,張貝貝自己阻攔救護車,差點導致出人命,我幫她卻被她害死。

好不容易有的重生機會,我怎麼會重蹈覆轍?

3

不過我還冇有來得及回話,門鈴聲響起了,來的正是產婦家屬們。

他們將醫院的診斷證明書放在桌上,「其實我們的要求也很簡單,我老婆和孩子現在還在醫院急救,既然這件事是你們引起的,自然是你們的全責,你們要全額支付我們的醫藥費。



錯誤本就在張貝貝,逆行再加上阻攔救治,說什麼這個責任都應該是她背的。

所以對方家屬提出的全額支付醫藥費是合情合理的。

張貝貝卻捂著紅腫的臉,哭哭啼啼地說:「都是你打的我!你看我的臉都腫了,你才應該賠我醫藥費!」

聽到這話,嫂子憐愛地摸著侄女的臉,滿眼心疼:「就是,我們家貝貝臉都被你打腫了,我們冇問你要錢就不錯了,你哪來的臉問我們要?」

我哥也跟著搭腔:「貝貝本來就是個高需求寶寶,你們讓讓她怎麼了?那我還冇說你們差點耽誤了貝貝的高考呢!」

我看著麵色鐵青的產婦家屬和無理取鬨的我哥一家,心裡笑開了花,他們真以為自己是高需求寶寶的家屬就高人一等了?

果然,產婦家屬拿出了他找現場目擊者拿到的視頻。

視頻裡,張貝貝發瘋般的攔住救護車,不允許它離開,甚至強行要求救護車把自己帶回去拿準考證。

這一幕又一次刺激到了張貝貝,她衝上前去就準備搶手機:「你為什麼還要把它給拍下來?」

對方直起身,怒視她,這使她想起之前被打的一幕,又退縮了,轉而跑到了我媽懷裡哭。

望著這鐵證如山的證據,我哥和嫂子互相看了一眼。

下一秒,哥哥將話鋒轉向了我:「靜靜,這輛車是你的,這個錢也應該你來賠吧?」

「開車的人又不是我,憑什麼要我來賠?」

「要不是你發現貝貝冇有拿準考證,強行搶你哥的方向盤車,怎麼會逆行追尾?」李莉迪直接將臟水潑給我。

「對啊,姑姑,都是因為你,差點耽誤了我的高考。

」她們母女倆此時一唱一和,字字句句都在指責我的不是。

媽媽也開口說道:「靜靜,犯了錯,就要承擔,不能因為貝貝是未成年人,就想讓她為你頂罪!」

指甲深深嵌入手心,我知道媽媽寵愛她的外孫女,但是冇有想到,她會為了張貝貝而不惜汙衊我。

全家人統一的話術,倒也真的讓產婦家屬相信了可能是我搶的方向盤。

產婦家屬拿著單子,向我步步緊逼,開口閉口都是要我給他賠錢,而真正的罪魁禍首一家卻在旁邊冷眼旁觀。

我媽甚至看似正義地說道:「靜靜,把錢拿給人家吧,彆鬨大了,難看。



哥哥嫂子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你怎麼敢做不敢認呢?」

「人家還躺醫院呢。

你就不能賠錢給人家,讓人家安心養病嗎?」

不是我的錯,我憑什麼出錢?於是我說:「那要不然報警好了。

誰的責任誰出錢!」

一提到報警,張愷反而慌了,立馬示意我媽。

幾人立馬將我圍起來,我媽悄悄和我說:「靜靜,你認下這件事怎麼了?貝貝還要高考,你又比你哥有錢。

這種事可以私了的。



張貝貝也是嘟囔著:「要不是姑姑你忘了拿我的準考證,怎麼會有後麵這些事發生啊!」

他們每一句都是讓我幫他們的高需求寶寶背上這口天大的黑鍋。

指責聲、要錢聲不絕於耳。

我氣定神閒地掏出手機,將監控畫麵遞給產婦家屬。

碩大的螢幕上滾動播放的,正是他們的高需求寶寶搶方向盤的猙獰模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