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武:戀愛腦,給爺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高武:戀愛腦,給爺死!

高武:戀愛腦,給爺死!
高武:戀愛腦,給爺死!

高武:戀愛腦,給爺死!

哀嚎的狂風
2024-06-24 16:04:17

【無係統】+【高武】+【爽文】暗戀十餘年的白月光,在生死關頭竟然為了所謂的愛情背叛人族。冷酷的人皇為了心愛的女子,獻祭兩百萬嬰兒。堂堂魔君為了人族女孩,隨手覆滅一城之地百萬生靈。死了都要愛!!為了她或他,不惜與天地,不惜與全體人族作對。.......就這樣,作為他們愛情的犧牲品。懷帶著無數怨氣的李玄霄重生十八歲,睜開眼唯一的念頭就是修煉。戀愛腦,給爺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嗬,夠狠,不愧是一高的學生。”

死神小隊的隊長老趙解除了自己的護甲,讚賞地看著眾人。

鐳射正在掃描儺狗的屍體。

這隻漏網之魚,終究是冇有逃得掉。

“穩準狠!”

老趙看著儺狗身上的致命傷,又掃了一眼眾人。

“你們誰乾的?”

眾人齊齊地看向李玄霄。

老趙順著眾人的目光看過去。

“是你?”

李玄霄點了點頭。

“小子,不錯!”

老趙的大手拍了拍李玄霄的肩膀。

“嗯?纔是煉血二階!?”

老趙本以為殺死儺狗的人,應該是這些人中最強的學生。

可是冇想到,對方僅僅是一個煉血二階。

他滿是詫異,目光又落在當中氣血最為強盛的許慕琦和周航身上。

許慕琦和周航都十分尷尬地迴避了對方的目光,低下頭去。

方纔發生的事情曆曆在目。

可是一向自詡武道天賦極高的許慕琦和周航,剛纔竟然都被嚇傻了。

許慕琦還好。

她還給了那儺狗一棍子。

然而周航的臉可就丟大發了。

他狠狠地推倒了關琪琪,一口氣跑出了好遠。

若不是遇見了警備廳的武者,根本不敢再回來。

然而,平日裡一向被他們有些瞧不起的李玄霄。

竟然在最危急的關頭,臨危不亂。

刹那間,就取了儺狗的性命。

老趙收回了目光。

從二人羞愧的神情上來看,他便已經猜出了個大概。

身經百戰的老趙,自然是理解。

這在教室內未經過風雨的花朵,頭一次遇見這樣的場麵,被嚇傻也在情理之中。

“小子,冇事吧?”

“無礙。”

李玄霄冇什麼大礙,隻是氣血驟然全部爆發,身體有些虛弱。

老趙細細看去,愈發覺得詫異。

要知道擁有氣血,跟能使用多少氣血這是兩碼事。

比如,一名武者擁有五百卡的氣血。

但實際上能夠在瞬間調動多少氣血,則完全取決於他個人的能力和素質。

有些人或許隻能一口氣爆發出兩百卡左右的氣血力量。

而另一些天賦異稟,或者經過特殊訓練的武者。

則可能成功地激發出高達三百卡。

甚至更多地強大氣血!

這種差異就像是隱藏在每個人體內的一座神秘寶庫.

隻有通過不斷修煉和磨礪才能夠逐漸揭開其麵紗,並挖掘出其中真正蘊含著的無儘潛力與可能性。

但是李玄霄卻在一刹那間,將周身的氣血全部調動。

因此才一擊斃命。

“好小子!!”

老趙眼眉輕抖。

“你很不錯。”

李玄霄淡淡一笑,“有錢嗎?”

老趙還想再說一些什麼,忽然被這話問的一愣。

“啊?”

“我現在是學生,殺了一隻變異生物,應該有獎勵吧?”

老趙反應過來,哈哈一笑。

“放心,不僅有錢還有獎狀,回去等著吧。”

“多謝。”

“警察叔叔,我們那個同學....”

這時候,關琪琪試探性地問道。

她指的就是那個被斬斷了手臂的同學。

關琪琪與她關係還不錯。

老趙道:“放心吧,醫生會儘力醫治。

今天晚上你們受驚了,時候不早了都先回家吧。”

同學們陸續離開。

........

翌日,清晨。

包子鋪,李玄霄吃著包子和豆漿。

嬸嬸今天冇工夫做早飯,隻能讓他帶著妹妹在外麵吃了。

二人都是練武,吃得多。

一口氣吃了十幾個包子。

李玄雪邊吃邊說,“昨兒發生了一件怪事。”

“嗯。”

“我同學過生日,我們班那個楊賢不知道為什麼把他哥也帶來了。”

“嗯。”

李玄霄有一搭冇一搭地附和著。

李玄雪皺著眉:“他哥比他還討厭,一直勸我喝酒。”

“然後呢?”

“然後也不知道怎麼了,他哥去了一趟廁所就冇再回來。

後來被服務員給發現了,他哥在廁所被人打得昏死過去,也不知道是誰乾的。

楊賢說他哥得罪了很多人,經常混跡街頭跟彆人打架。”

李玄霄漫不經心地點著頭,提醒道:

“以後見了他們離他們遠一點,就算是楊賢找你,也不要單獨跟他在一起。”

“我知道,不過他哥好像被打得很嚴重,腿好像廢了,他們家已經報警了。”

兄妹二人正說著話,忽然兩個女孩走了過來。

李玄雪抬起頭,眼眸微微一亮。

來者是關琪琪與許慕琦。

李玄雪不認識關琪琪,卻認識許慕琦。

許慕琦不僅在高中部很出名。

在他們初中部也是鼎鼎大名。

不僅長得漂亮,武道成績也是一騎絕塵。

更關鍵的是,李玄雪知道老哥李玄霄暗戀許慕琦。

已經到了一個瘋狂的程度。

為她癡,為她狂,為她“哐哐”撞大牆!!

關琪琪笑道:“李玄霄,這是誰啊?好漂亮的小姑娘。”

李玄雪也不怯場,爽朗地說道:“我叫李玄雪,這是我哥。”

“哦,怪不得長得那麼像。”

說著,關琪琪自顧自地拉著許慕琦坐下。

李玄霄從裝著豆腐腦的碗中,微微抬起頭看了她們一眼。

關琪琪道:“老闆,再來三十個肉包,五個茶蛋,四碗豆腐腦。”

李玄霄淡淡道:“我可不請你們吃。”

“放心,這次我請客。”

關琪琪拉了拉一直冇說話的許慕琦。

許慕琦抿了抿嘴唇,“李玄霄,昨天晚上謝謝你了。”

李玄霄冇搭話。

這讓許慕琦有些尷尬,臉色也有些難看。

“李玄霄,你為什麼不搭理我,這些天到底怎麼了?我又冇有得罪你?

我哪裡做得不對?你說啊,一天天對著我冷著一張臉。

上一次,明明是你先打的我。

我都冇有怪你,你反倒是先不理我了。

你不用自責,我已經不怪你了。”

許慕琦乾脆將話全部挑明瞭。

反正是你先追的我。

我現在都主動跟你搭話了,你還覺得不夠?

李玄雪吃包子的動作一怔,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美眸。

這....這什麼情況?

在她印象中,大哥李玄霄不纔是那個舔狗嗎?

倒反天罡了!?

舔狗翻身做主把歌唱?

李玄霄放下碗,平靜道:

“以後如果不是有必要,你我最好彆說話。”

說完,他不再搭理許慕琦,對李玄雪說。

“吃完了嗎?”

李玄雪怔怔地應了一聲,“......哦..”

“吃完了,走吧。”

李玄霄付了錢,便和李玄雪走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