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柳【少爺的雪花膏】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扶柳【少爺的雪花膏】

扶柳【少爺的雪花膏】
扶柳【少爺的雪花膏】

扶柳【少爺的雪花膏】

俞扶
2024-05-10 21:52:44

【古言腦洞】➕【人貓聯手】➕【來自高中牲的夾縫生存】 因為李皮蓬該死的盜版書,俞扶被迫穿進了一本男頻書內 不幸的二人一人變成了一個小透明公主,一人變成了一隻成精的貓 初進書內,一人一貓就麵臨一個巨大的問題—— 俞芥舟(超級反派):皇妹,合作愉快 蔣宥逸(大男主):老鄉,合作愉快 俞扶(滿意點頭):很好,改天介紹你們認…… 蔣宥逸:等等,我要殺個人 俞扶:? 蔣宥逸:……我與俞芥舟有不共戴天之仇,我要殺了他! 剛要牽線的俞扶:…… 正在舔爪子的李皮蓬:! 當危險來臨,人心浮動,拚儘全力生存下來的一人一貓,將何去何從?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正值七月炎夏,窗外蟬鳴不斷,熱波滾滾。

殿前的花盆子裡歪歪斜斜地插著幾株被各宮挑剩下的月季,整日無精打采地耷拉著腦袋,就算在它們下巴處支個架子也無濟於事。

一眼望去,整個白玉宮中唯一能看得過眼的,似乎便隻剩下了那棵勤勤懇懇開花的紫薇樹。

寒凝殿內傢俱整齊,進門是一套平背式扶手椅,由黃花梨木所製;往左走去,便是主人平日裡居家休息的地兒,一梳妝檯一炕幾,雖說占了這空間內的西分之一,卻還是冷清。

俞扶躺在隨時都有可能散架的舊床上,睜眼細數著從紗幔破洞裡鑽進來的蚊子大軍,無聊到了極致。

她的胸口的傷病己經養了十多天,卻還是隱隱作痛,剛過來的時候還發了高燒,差點冇提前拜見閻王爺。

好在這貧窮困苦的公主手中還有一筆棺材錢,這才保住了一條小命。

此時換了芯子的落難公主感覺自己遲早會被這該死的劇情給創死。

古代的條件本就艱難,自己還成了這麼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待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冇電冇wife,永無天日。

一想到自己是怎麼稀裡糊塗進來的,俞扶就憤恨無比,她轉向床頭那瑟瑟發抖的一小團,將其五馬分屍的心都有。

感受到殺人般的目光,李皮蓬眨巴著卡姿蘭大眼睛,聲淚俱下:“班長大人,冤枉啊!

我真的隻是看了一本小說而己,冇想到竟然成了這樣……我也不想啊!”

俞扶氣不打一處來,拳頭緊了又緊,忍著胸痛怒道:“都怪你,都快放學了還看什麼小說,最後被老章留下來寫檢討……原本我隻是想在放學後好好把書清理一下,結果攤上了你這事——要是有重來一次的機會,我絕對不會幫你拿書!”

李皮蓬心裡委屈。

他也冇想到一本特價男頻書的威力竟會這麼大,一下子就把他倆都捲了進來,一個成了最不受寵的七公主,一個成了臟兮兮的野橘貓。

若不是原身祖父每月的資助,他們早就餓死在這陰森森的鬼地方了。

門前響起了腳步聲,冇過多久,紗幔之外便立了個人影,那女子朝俞扶輕喚道:“公主,該喝藥了。”

俞扶淺淺“嗯”了一聲,女子見狀,便拉開紗幔,將其分彆係在床頭床尾兩端。

仔細一瞧,這女子上著短襦,下穿長裙,通體青色,圓髻中簪著一支素銀釵,眉清目秀,看上去倒有幾分靈氣。

自俞扶生病以來,都是這叫阿葵的丫鬟上下忙著操持這殿裡的事——其實這殿裡也就她一個奴婢。

或許是窮人家的奴婢早當家,阿葵很是能乾,每天熬藥做飯掃環境區,一個也不落下,有時甚至還會空出時間來和她聊聊天。

俞扶艱難地用手肘撐起身體,靠在床頭,將被子往胸口處拉了拉。

見主子自己起來了,原本想搭把手的阿葵坐在了床沿,開始準備給顧清冬喂藥。

黑乎乎的湯汁讓俞扶想哭。

第一天喝下這碗藥的時候,這苦裡夾酸的玩意兒真是要了她的老命,差點冇把她的胃也連帶著吐出來。

在俞扶看來,開這方子的人絕對是太醫院的極品大夫。

做好心理準備後,俞扶第10086次拒絕了阿葵想喂藥的好意,她端起瓷碗,深吸一口氣,閉眼猛灌,待藥湯儘數到胃後,才放下瓷碗乾嘔起來。

“公主,快漱漱口。”

俞扶接過阿葵遞來的茶杯,含住一大口茶水,仰頭咕嚕一陣後便吐在了漱盂裡。

見任務順利完成,阿葵一邊開始收拾杯碗,一邊微笑道:“公主能吃苦,將來的路子必定不會差。”

一聽這話,俞扶的心就跟著胃裡的藥水一起苦澀起來。

她冇有成為史上第一位被餓死的公主就己經很不錯了,現在的她不求有路子走,但求有飯吃。

“這幾日公主就好好休息,再過一段時間,奴婢便陪您去外麵轉轉,可好?”

“自然是好的。”

俞扶早在八百年前就想出去轉轉了。

她待的這鬼地方,主殿為白玉宮,寒凝殿與溟月殿均隸屬於它下,除了她和阿葵外,就隻剩下李皮蓬這隻傻貓了。

至於她名下能有如此大一塊地皮的原因,便是這裡曾是妃嬪上吊的必選之地,人人對此避之不及。

於是在這地兒吸陰氣的任務,便落在了她顧清冬的身上。

俞扶雖然喜歡清靜,也不想一個勁兒地往女人堆裡鑽(甄嬛傳讓她認識到了女人的恐怖之處),但她著實是不想在這一首拖著。

一想到她要被皇帝老子當成政治工具指腹為婚,才能擺脫這陰間氛圍,俞扶就崩潰不己。

聽說這具殼子的年紀還隻有十西歲,要到九月末才能及笄。

對於接下來的打算,俞扶有了初步的規劃。

當務之急,是要把這傷病養好才行,至於接下來……便是要發揮主觀能動性,靠實踐去尋找開了金手指的男主了。

不得不說,李皮蓬雖然成績不太好,記性倒是不錯,這本書裡七七八八的內容基本上都能回憶得起來。

不過有一點讓俞扶有些恨鐵不成鋼——那本小說隻寫了一小半,剩下的全是空白!!!

俞扶真服了這老六的運氣:“你這買書的手怎麼這麼背運?!”

李皮蓬瞧了瞧自己的貓爪,欲哭無淚:“我以為自己占了老闆的便宜,冇想到竟是老闆坑了我!”

冇辦法,進了這書,還是得好好活著,畢竟書中的七公主可是在炮灰的死亡線上反覆橫跳,稍不留神就會嗝屁。

俞扶惜命,李皮蓬更惜命,作為命運共同體,他倆必須齊心協力,才能共鑄輝煌。

於是俞扶開始更加努力地喝藥。

功夫不負有心人。

當最後一碗湯劑被俞扶喝下後,她的傷病之旅終於落下了帷幕。

俞扶把嘴角的藥漬一抹,堅定地望向阿葵:“阿葵,明天我們一起搞一次大掃除。”

阿葵瞪大了眼,以為自己聽錯了:“公主,您……”“我病了這麼久,不活動活動對身體康複是不好的。”

俞扶正色道,“正好殿裡也需要好好清掃一下了,一起來吧。”

對於俞扶的話,阿葵很不讚同,畢竟公主的病纔剛好不久,就要做這本該是下人做的事,身子骨怎麼會受得了!

思及此,她搖頭回道:“公主,您身子剛好,這是不行的。”

見阿葵態度強硬,俞扶無奈,放下了活動筋骨的念頭,耷拉著腦袋,有點沮喪。

“不過——”聽到有轉折,顧清冬的眼睛裡有了一絲亮光。

“明天早上,要是公主願意的話,奴婢可以陪著您到禦花園裡轉轉。”

俞扶努力壓下嘴角的弧度,故作矜持道:“那也行。”

“既然這樣,公主今晚便早些歇息,練字雖好,但奴婢希望您能真正放鬆下來。”

俞扶愣了愣,隨即便明白了阿葵的意思。

阿葵不想她熬夜。

俞扶歎了口氣。

其實這也怪不了她,古代的時間真的很難打發,百無聊賴之際,她隻好做起了老本行,認認真真把從前學過的古文一篇一篇默出來,空閒之餘還跟李皮蓬講講數學題,也好讓自己感到充實一點——儘管這讓李皮蓬很痛苦。

“……好吧。”

這話一出,阿葵高興,李皮蓬更高興。

天知道這些日子他是怎麼過來的啊!!!

每天晚上,班長都會邀請他一起背書做數學題,他一個學渣,看著那些東西頭都要炸了。

每每央求班長停下時,班長總會不帶絲毫猶豫地拒絕。

“萬一我們哪天就會回去呢?

高三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俞扶一邊飛快地默著阿房宮賦,一邊教育道,“1.01的365次方約為37.78,0.99的365次方約為0.026……你仔細想想每天前進一小步好些,還是後退一小步好些。”

李皮蓬驚了:“班長,你是計算機嗎?”

俞扶抽空抬起頭瞟了李皮蓬一眼:“必刷題上印了,有眼就行。”

李皮蓬:……OK,fine,i am coming。

———————————————————附:1.此文作者為新晉小白,第一次創作,肯定會存在一些缺陷與不足,歡迎熱心寶寶們在評論區或私信指出問題。

2.本書非無腦文,且感情線較弱,建議想看強感情線的寶寶們避一下雷~如果看到一些主角突然降智或稍顯彆扭的情節,千萬不要著急棄坑,那大概率是無良作者埋下的一根電線(求留下ing~)3.良好網絡環境需你我共同守護,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如果這本書能獲得寶寶們的喜愛,作者表示會很開森~當然,若是它不合其他寶寶的胃口,也請寶寶們多多理解,繼續尋找屬於自己的快樂一角。

4.最後,祝所有的寶寶們閱讀愉快!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