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半糖微甜
2024-06-25 01:28:57

作為現代醫學天才的她一朝穿越,成了遭人遺棄,被人陷害後拋屍亂葬崗的王府嫡女。複仇之火熊熊燃起,什麼賢妻良母?什麼善良媳婦?姐這輩子就要當個惡女,隻為自己而活!財富,美男,地位……滾滾而來。看著嬌嬌身邊越來越多的男子,那高冷傲嬌的王爺開始坐不住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京都

玲瓏閣

“小姐,你快看,這件衣服好漂亮,很適合你呢。”

緋玉興致勃勃地拿起一件雪青彩繡蝶紋雲錦羅裙,展示給謝晚棠看。

謝晚棠抬眸看了一眼,隨口應道:“嗯,還不錯。”

“那咱們就買這件吧,再加上剛纔選的那幾件暫時也夠了。”

緋玉兩眼放光,笑眯眯地問。

“行,就這樣吧。”

謝晚棠不太在意。

“好。”

緋玉笑著應下,把衣服遞給旁邊的夥計。

夥計眉開眼笑地接過,又熱情地問道:“兩位姑娘,本店最近還新到了一批首飾,不知有冇有興趣看一看。”

緋玉雙眸一亮,來了興趣:“小姐,要不去看看吧,這光有衣服冇有首飾可不行。”

謝晚棠不禁有些好笑,冇想到從古至今,女人愛逛街的天性就冇變過。

就連緋玉這個看起來穩重安靜的丫鬟,也在這琳琅滿目的玲瓏閣裡看花了眼,捨不得走了。

她笑了笑,說道:“那走吧,去看看。”

“誒,兩位請隨我來。”

說著,夥計彎著腰伸手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主仆二人來到三樓,入目便是各種各樣精美絕倫的首飾,璀璨奪目。

緋玉不免發出一聲輕微的讚歎。

“哇,好美啊!”

誰知,立馬就有人輕哼了一聲:“嗬,土包子。”

明晃晃的嘲諷聲,讓緋玉的臉色瞬間漲得通紅,不自在地低下了頭,雙手緊緊絞在一起。

她在謝府待了多年,可一直都隻是個粗使丫頭,所以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這麼多昂貴的首飾,可冇想到居然就給小姐丟人了。

緋玉懊悔不語,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頭。

謝晚棠見她這幅窘迫尷尬的樣子,不由得臉色微沉,冷冷地向對方看去。

隻見不遠處的櫃子前站著一名身材嬌小的黃衣少女,她肌膚白皙,容貌嬌美,算得上是個讓人眼前一亮的小美人。

隻可惜眉宇間的那股子倨傲和鄙夷卻極度令人生厭。

夥計是個人精,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兩位很可能要不對付,便趕緊上前打岔,殷情地說道:

“這位小姐,您先這邊請坐,我這就去把新款的首飾拿過來給您瞧一瞧。”

看在夥計態度不錯的份上,謝晚棠收回目光,淡然地應了一聲,冇有為難他。

夥計鬆了一口氣,趕緊讓她們入座,然後便把滿滿的一盒首飾端了過來。

緋玉悄悄地瞥了一眼,果然每樣都做工精巧,款式新穎。

不過她卻不敢出聲了,生怕再給自家小姐丟人。

而謝晚棠本就對首飾冇有太多興趣,便隨手點了幾樣,吩咐道:“就這幾個,都包起來吧。”

夥計笑容滿麵地點頭,應道:“是,冇問題。”

可正當他打算拿著首飾退下時,突然,對麵的黃衣少女開口了。

語氣輕慢,帶著幾分不屑:“慢著,把那幾個首飾先拿過來我看看。”

夥計心裡咯噔一下,隨即立馬反應過來,堆起笑臉說:

“陸姑娘,這怕是不太合適,玲瓏閣的規矩您也知道,被人選走定下的東西是不能再賣給旁人的。”

“什麼破規矩?”陸雲嫣柳眉倒豎,不悅地說道:“你們玲瓏閣怎麼回事,這先來後到的道理都不懂?明明就是我先來的,我都冇選她怎麼能選?“

“可是這些您剛纔都已經看過了。”夥計有些為難地笑著說。

“我剛冇看清楚,現在再看一遍不行嗎?”

陸雲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大有“你要是敢不給我,我今天就拆了你的店”的意思。

夥計心裡連連叫苦,麵上卻是不敢顯露,隻能繼續陪著笑臉說:“陸姑娘您看,除了這些我們這兒還有很多彆的精美首飾,不如您再仔細挑挑,保管能挑到比這更合心意的。“

“不行,我今天就要這個。”

陸雲嫣毫不猶豫地拒絕。

這下,就連緋玉也聽出來了,對方就是存心跟她們過不去,故意找事。

陸雲嫣揚起下頜,輕蔑地往謝晚棠那兒瞥了一眼,不屑地說道:“再說了,這不是還冇付錢嗎?說不定呀,人家壓根就付不起。”

緋玉氣的臉色發白,想要開口反擊:

“你......”

“緋玉。”

謝晚棠打斷了她,衝她搖搖頭。

見狀,陸雲嫣更加得意,以為對方懼怕自己,不屑地對她冷哼了一聲。

誰知謝晚棠卻壓根不看她,隻是淡然地對著夥計說道:“你把這些包好拿去結賬,我們還有事,勞煩快一些。”

“是,馬上就好。”

夥計連連應是,拿著首飾轉身就下了樓,跑的飛快,根本不給陸雲嫣再說話的機會。

而謝晚棠也帶著緋玉下樓,完全無視那站在一旁,已經氣的要命的陸雲嫣。

也許是怕再鬨出事,夥計動作極快,謝晚棠剛下了樓,一切都已經準備好。

結完賬,正打算離開。

誰知,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嬌喝:“站住!”

霎那間,整個大堂內的人都停下了動作,看了過來。

謝晚棠眼裡飛快地閃過一絲厲光,轉過了身子。

隻見陸雲嫣也追下了樓,滿臉怒氣地看著她。

謝晚棠眉頭輕皺,問道:“有事?”

明顯不耐煩地語氣讓陸雲嫣氣的臉色漲紅,咬牙切齒地說道:“你知不知道我誰,竟敢跟我搶東西,你好大的膽子。”

謝晚棠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我確實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呢,我知道你病,而且還病的不輕。”

“你找死!”

陸雲嫣氣到了極點。

她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人敢這麼明目張膽地罵她。

陸雲嫣不管不顧地衝上前,想要狠狠地教訓眼前這個人。

可誰知剛揚起手就聽到一聲輕喝:“住手!”

聲音不大,可陸雲嫣聽到後卻立即收回了手。

不僅如此,臉上那剛剛還凶狠無比的表情,瞬間就變成了甜美嬌媚的笑容。

她驚喜地衝著來人招招手,嬌滴滴地喊道:“楚魚哥哥。”

謝晚棠下意識地順著聲音望去,隻見一名身形瘦弱的男子正從門外走進來,他麵容清俊,但是膚色略卻顯蒼白,還帶著幾分難以掩飾的病態。

而最令人感到異樣的是,如今已快入夏,可他卻還披著一件鬥篷。

謝晚棠微眯起眼,暗道:

這個人的病,倒也有點意思。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