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丹九
2024-06-24 22:15:44

她本是真正的國公府嫡女,卻被假千金鳩占鵲巢,淪為棄子。父母拋棄,假千金虛偽,夫君背叛!她四肢儘斷,苟延殘喘,兩歲的女兒在眼前被活活打死!一朝浴血重生,她勢必要渣男賤女百倍奉還。白蓮花幾番惡毒作妖?撕爛她的假麵具!渣男夫君重生悔過求原諒?滾遠點!隨手撿回個啞巴粘人小奶狗,居然是傳說中暴虐凶殘的厲王?......男人嗓音幽沉:你不是能猜到我想什麼嗎?說來聽聽。且看他今生,如何手握讀心術,開始自己狠辣的一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昭是不知道林雪容介紹她跟秦佑謹認識的意思?誰家小姐在相看時不表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麵,她竟把自己最不堪的過去攤在麵前。

顧昭心中冷笑。

不是答應林雪容要娶她嗎?顧昭就想看看秦佑謹明明不情願,卻不得不接近自己的窘狀。

秦佑謹靜靜地看了顧昭一會兒,彷彿是在回憶什麼,竟然也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顧小姐真性情,令人佩服。”

好像是被顧昭的坦率打開了某個開關,秦佑謹的態度明顯熱絡了起來:“顧小姐如此率真,是把我當成朋友,那就不要跟我客氣,叫我佑謹吧。”

顧昭有些意外,這個男人怎麼像變了個人似的?

“殿下,這不合禮數。”

“我同意的。”秦佑謹深深地注視著顧昭,黑眸中是訴不完的情愫,“我可以叫你阿昭嗎?”

顧昭的眉毛皺了皺,這是秦佑謹嗎?上輩子他們夫妻一場,秦佑謹都冇有提出過這麼親密的稱謂。

是哪裡出了問題?

顧昭看著秦佑謹,秦佑謹也不說話,隻是低頭和顧昭目光相接,嘴角含著笑意。

秦佑謹身形挺拔,容貌俊美,穿著一身月白色大氅,雪白的毛鋒在他下頜邊上勾勒出一條優雅的弧線,而背後鮮豔燦爛的一樹紅梅,竟成了最好的背景,襯得他越發俊朗無雙。

秦佑謹的眼神幽深如潭,眼中映出顧昭的麵龐,彷彿顧昭就是他眼中僅存的風景,青竹被秦佑謹的大太監拉著不許靠近,遠遠地望著這一幕,忍不住雙手捧在胸前,心中狂跳。

若是有一個這般俊美尊貴的公子對她深情凝視,她一定會控製不住投入他的懷抱!

二小姐的運氣怎麼這麼好!先是當了國公府義女,現在又被皇子殿下一見鐘情……

在秦佑謹專注的凝視中,顧昭淡淡開口:“殿下,請自重。”說完,顧昭竟然一轉身,從秦佑謹身邊走了過去……

氣氛一時間非常尷尬。

秦佑謹臉上的表情幾乎碎裂,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似乎無法相信顧昭會是這樣的反應。

青竹和大太監也同樣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顧昭居然拒絕了郡王殿下!

秦佑謹最先反應過來,轉過身追上了顧昭:“阿昭,抱歉,我並無唐突之意,隻是情不自禁。”

原來這個時候,秦佑謹對林雪容的話已經服從到了這個地步。

他可真是個癡情種子,因為知道自己搶不過太子,竟然同意娶心上人的妹妹,好能經常見到心上人。

上輩子自己輕鬆上鉤,所以秦佑謹能夠保持冷淡;這輩子自己態度冷淡,秦佑謹就反過來熱情起來了。

想明白了這一點之後,顧昭看著秦佑謹的眼神越發漠然。

“郡王殿下,請慎言。”顧昭往邊上走了兩步,和秦佑謹拉開距離,眉頭微蹙,一臉嚴肅,“我雖然是鄉下來的,卻也知道女子名節珍貴,殿下這樣說話,置我於何地?”

秦佑謹意外地看著顧昭,愣了好大會兒纔回過神來道歉:“對不起,是我的錯。”

他又走了幾步,停了下來,“阿昭,你看這一枝梅花,姿態橫逸,豔而不媚,實在是上佳之品。”

說著,他就揮手叫自己的大太監過來:“福生,來把這枝梅花折下,回頭送到國公府,給顧小姐放在房中賞玩。”

福生弓著腰笑眯眯地小跑過來:“主子放心,奴才肯定給您辦好。”

他從口袋裡摸出一根明黃絲帶,利落地係在梅枝上做了個標記。這樣其他人看見,就知道已經有人看中了這枝梅花,不會攀折了。

顧昭的眼神從福生身上掃過時,冰冷得像是渴望飲血的利刃。

“阿昭喜歡嗎?”

等福生和青竹退後幾步,秦佑謹低下頭,聲音柔和地詢問。

換上其他年輕姑娘,情竇初開,被一個容貌如此俊美的同齡男子這樣溫柔體貼地對待,哪怕知道秦佑謹身份尷尬,家裡一堆破事,也很難拒絕他的這份情意。

可是上過一次當的顧昭,看見秦佑謹這張臉,想起的就是上輩子秦佑謹的忘恩負義,冷宮中他冷酷的話語,和他冷眼旁觀著女兒被活活打死的殘忍。

她恨不得將袖中的匕首掏出來,把秦佑謹紮出九九八十一個洞,讓他也躺在風雪中,一點點體會自己血液流光、體溫降低直到死亡是什麼感受。

顧昭嘴角勾了勾,泛出蒼涼的冷意:“不喜歡,太豔麗了。”她隨手一指,“我覺得那個更好看。”

秦佑謹選擇的那枝梅花,樹枝橫斜,枝頭紅梅擠擠簇簇,繁華燦爛。

而顧昭指的那一枝,卻是樹枝遒勁,枝頭僅有兩三朵梅花稀疏綻放,在寒風中微微顫抖,充滿了冷寂。

秦佑謹欣賞不來,但也緩緩點頭附和:“阿昭好眼光。”

不等他想出什麼合適的讚美之詞,顧昭就已經率先往梅林深處走去。

梅林中賞梅的人很多,時不時能碰到三兩成群的年輕人,不過看路線,大家似乎都是在向同一個方向前進。

“前麵不遠就是落梅崖。”秦佑謹介紹說,“那裡風景獨特,一邊是巨石高台,石縫中有幾樹梅花,淩寒盛放;另一邊是懸崖,毗鄰山穀,下望幽深,太子殿下最喜歡在那裡閒坐賞梅。”

所以大家都是在往落梅崖的方向走。

果然,沿著林中小徑拐了幾個彎,梅林中的人明顯增多,前方也隱隱傳來絲竹之聲。

再走幾步眼前頓時開闊,露出了一大片空地,空地周圍是一圈零散分佈的亭台,其中有地熱供暖,竟也不覺得寒冷。

上京城大部分的權貴子弟千金都彙集在這裡,一個個興高采烈,有的在吟詩寫詞,有的在喝酒唱歌,氣氛十分熱鬨。

某個亭台中傳出一首詩作,引得傳閱者個個誇讚,太子還送來了一壺佳釀以示獎勵,寫詩者站起身來,自得地向太子的方向拱手行禮。

他大約二十二三歲,麵若美玉,渾身風流,舉止瀟灑,引得周圍的貴女們不住打量,互相低語。

顧昭認出了這個人的身份,臉色有點古怪。

這位現在出名是作為上京著名風流才子,可是後來他被人銘記,卻是因為他過於慘烈的死法——

三月三踏青時,他不知怎麼衝撞了北安朝最恐怖的瘋子王爺,被那瘋子一刀刀切下手腳,最後一刀腰斬,硬是讓他在明媚春光中苦苦呻吟了三天才死去。

當時秦佑謹聽說後,連著半個多月每晚都被噩夢纏身,隻有在她宮中過夜,才能勉強睡上兩個時辰。

顧昭垂下眼皮,遮住自己如同野獸一般想要吞噬血肉的眼神,就因為這事,林雪容接連找自己麻煩,害死了她宮中十九條人命!

“上麵有人!”

“危險,快下來!”

“那是我們小姐啊,小姐你快下來!”

人群中突然爆發出一陣驚呼,原來在太子所坐的亭子後方,高高的巨石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披頭散髮的粉色身影,站在巨石邊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