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酥酥灬
2024-06-24 22:19:25

彆人穿書當女主,她卻穿成了炮灰女配。女配不女配的不重要,炮灰攻略任務結束後就可以鹹魚躺了。靠著上天恩賜的金手指,她苟著發育。一路打怪升級,遠離炮灰命運,成為自己的主角。可,偏偏,男主偏離主線黑化了!“從今天起,你要代替原女主,救贖男主!”麵對係統命令,她汗流浹背。過去,自己做任務太認真,這一次,完蛋完蛋了!瘋批的他麵對前麵飆戲的自己,又當如何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沈未站起身來,走到跪倒在地的小翠麵前,居高臨下道:

“再說一遍。”

小翠呆愣了一瞬,連忙開口重複道:

“娘娘想明日為陛下做些點心……”

“……”

一陣冗長的沉默環繞於四周,小翠的頭幾乎貼在地上,看不到沈未的表情讓她心下更為慌亂,可這個時刻,她自是不敢抬頭。

畏懼與等待的焦灼不斷啃噬著她的理智,生理性的冷汗幾乎浸濕了衣衫,就在這般煎熬之時,她終於聽到麵前天子淡淡的開口:

“不用吩咐了。”

“嗯?”

感受到他驟變的態度,小翠不禁心生疑惑。

陛下的意思是,收回方纔所說的,對娘娘禁足的命令嗎?

雖不知他為何突然改了主意,但結果總歸是好的,在欣喜應下後,小翠便匆匆離開。

夜風穿過虛掩的門窗,將燭火打散了些許,泛起撩亮的光芒,沈未垂下眼眸,眼中交織著多種複雜情愫,掀起層層海浪。

——

夜色撩

人,葉以裳靜坐在窗邊,像是在等待著什麼,直到看見那一抹瘦小身影悄悄回至屋內,這纔將窗緩緩關上。

「宿主,你明知道小翠是沈未的人,為何還要把她留下?」

係統不解的聲音響起。

「你懂什麼,這叫合理利用資源。」

葉以裳勾起嘴角,宛如運籌帷幄的勝利者。

沈未那般小心警惕的人,定然會暗中監視她的一舉一動,隻要加以利用,這小翠,說不定能成為攻略沈未的一顆重要棋子。

心下已有計劃雛形,也確定自己目前並無生命危險,葉以裳打了個哈欠,慢悠悠上

床睡覺去了。

為了快速博得好感,第二日天剛矇矇亮,葉以裳便起身更衣,帶著小翠來到禦膳房做起了點心。

當然,在做點心之前,她先給自己和小翠做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雞蛋麪。

看著小翠滿眼感激,吃的正歡,葉以裳滿意的點點頭。

要想小翠能在沈未麵前多說好話,討好她也是必然的。

吃飽喝足後,她按照記憶裡的配方,花了半個時辰,做出了一碟白白胖胖的糕點。

“娘娘,好香呀!”

小翠聞著香味湊了過來,看著盤中的桂花糕,似乎同尋常的桂花糕不太一樣,好奇道:

“娘娘,這桂花糕的香氣怎和尋常不同?更添一份醇香。”

“我在裡麵加了酒釀。”

葉以裳笑著回答。

這是以前沈未最愛吃的點心,一定要加上酒釀和桂花

蜜,味道纔會更加豐富。

小翠恍然大悟:

“陛下一定會很喜歡的。”

“希望如此吧。”

葉以裳摸了摸鼻子,算著時間,現在沈未正好應該下了早朝。

等到葉以裳端著點心來到後花園,一眼便看見坐在涼亭內,正在同太傅下棋的沈未。

他今日換了一身緞子衣袍,繡著雅緻的竹葉花紋的雪白滾邊同他頭頂羊脂玉發冠交相輝映,更顯貴氣。

“微臣參見娘娘。”

袁明眼尖,在看到那抹倩影後,迅速起身行禮。

倒是沈未似乎充耳未聞,還拈著黑棋,似是在思考著下一步如何走。

“免禮。”

葉以裳微笑著上前,將手中的桂花糕放置於桌麵,行禮道:

“本宮做了些點心,還望陛下嚐嚐看。”

沈未輕瞥了一眼那熟悉的桂花糕,臉上冇有一絲波瀾,淡淡道:

“你好像總愛做這些下人之事。”

葉以裳笑容一滯,心知他這是在暗諷自己投機取巧,自己做飯這件事,但馬上便擠出更燦爛的笑容:

“陛下說笑了,臣妾隻是想著儘一點心意。”

“你何時有過心?”

麵對沈未的低聲嘲諷,葉以裳隻能以微笑掩飾尷尬。

一旁看戲的袁明立感不妙,連忙起身想要溜之大吉:

“臣想起還有些事情未處理,先行告退——”

“袁太傅。”

話音未落,便被沈未給截了胡。

“聽說你的長女分外喜愛皇宮內的月季?”

麵對君主這般無厘頭的話語,袁明微愣,點頭道:

“臣女的確誇讚這禦花園中的月季,長的比家中要嬌豔的多。”

“如此甚好,正巧純寧皇後喜愛做些下人之事……”

沈未打開摺扇,水墨翠竹的扇麵擋住他俊朗的下半張臉,隻留下一雙邪肆的鷹眸:

“那便讓她,為令千金摘下最美的那朵吧。”

“什麼?”

袁明臉色大變,連連回絕:

“陛下說笑了,臣女是何身份,怎配讓皇後屈尊摘花呢?”

“隻要皇後願意,有何不可?”

沈未的視線流轉於葉以裳身上,微微眯起雙眼:

“你說呢,皇後?”

葉以裳緊抿嘴唇,冇想到沈未竟會在旁人麵前讓她如此難堪,再怎麼說她貴為皇後,為丞相之女摘花明顯是大跌身價。

可若是拒絕,這沈未指不定又要耍什麼新花招。

“丞相不必擔憂,不過是摘朵花罷了,哪有什麼配不配的。”

葉以裳用眼神示意,安撫袁明擔憂的情緒,繼而笑道:

“鮮花配美人,本宮看倒是十分合適。”

沈未挑眉,抬手指了指身後那一片開得正豔的月季:

“既然皇後冇意見,那便請吧。”

葉以裳咬咬牙,秉承著能忍就忍的人生標語,提著裙子就踏進了花叢中,剛走兩步,根莖處尖利的小刺就勾破了衣裙。

換作是尋常女眷,早就因失態而放棄,可葉以裳不以為然,衣裙一破,反倒是更加冇了顧及,大步就往更深處走去。

搞這麼一出,不就是想讓她丟臉嗎?

如他所願咯!

挑選了半天,葉以裳抬手摘下一頓嬌豔欲滴的月季,快步退了出來,遞到沈未麵前:

“喏。”

可對方卻連看都未曾看一眼:

“皇後未免太過敷衍,這株月季明顯不夠豔麗。”

“……”

我忍!

葉以裳轉身,再次踏入花叢……

“這個呢?”

她勉強擠出微笑。

“花瓣乾枯。”

“那這個呢?”

嘴邊的笑容已經散去。

“太小了。”

“……”

好好好,這麼整是吧?

不知道多少次重新回到花叢的葉以裳眼含怒氣,她很確定,不管她摘下多麼漂亮的花朵,都會被沈未一口駁回。

既然如此,那就彆怪她耍手段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