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路人甲後我救了反派全家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路人甲後我救了反派全家

穿成路人甲後我救了反派全家
穿成路人甲後我救了反派全家

穿成路人甲後我救了反派全家

白玨與蝶
2024-05-28 18:59:58

新晉社畜薑若梨熬夜加班猝死,穿進了一本架空世界的古代言情小說,成為了書中赫赫有名的鎮國公府家的養女。好訊息是,鎮國公府地位尊貴,吃喝不愁,大將軍的三個兒子個個都是人中龍鳳。壞訊息是,這一大家子全是阻礙男主奪取帝位的絆腳石,書中妥妥的反派,每個人都不得善終。而她,隻是書中一個打醬油的路人甲,最後和一眾仆人死在抄家滅族的屠殺中。薑若梨:……看著溫潤如玉的大哥,薑若梨惋惜:【我的白月光大哥啊,想到你被人陷害科考舞弊案,最終慘死獄中,我就心痛啊!】薑家老大:小妹在詛咒我?看到打仗歸來卻帶回個女子的二哥,薑若梨無語:【二哥這戀愛腦不用可以捐了,她肚子裡的孩子根本不是你的啊!】薑家老二:不要怪我我隻是一個純情小男生。薑家人:那老三呢?【三哥啊,不過是被人挑斷手筋腳筋扔到河裡餵魚罷了。】薑家老三:我能聽到小妹心聲,牛哇牛哇!突然有一天,薑若梨發現這一家子反派不但冇有慘遭毒害,地位反而直線上升,而男主卻越來越慘。而本該暴斃身亡的終極大boss,順順利利登上皇位,轉頭握著她的手深情表白:你願不願意做我的皇後……薑若梨:好好好,大家全都癲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回到鎮國公府,薑辭錦將今日之事和薑若梨心中所想都告訴了薑國公。

“爹,這三皇子果真有如此心機?”薑辭錦問道。

薑國公心中沉吟,道:“三皇子一直不乾朝政,目前朝中也並無多少勢力,唯一有話語權的外祖也已致仕,若將來真能翻起如此風浪,鎮國公府必須要提前打算啊。”

薑辭錦點點頭。

“對了,今日三皇子為何提前離席?”薑國公問道。

說到這,薑辭錦嘿嘿一笑。

薑國公無奈,“果然是你乾的......”

他就知道這小子不安分!

——

“啪!”

蕭玉珩將手中茶杯狠狠摔在地上。

“一個小毛賊都能追丟,養你們有何用!”

底下兩個暗衛不敢吱聲。

今日賞菊宴有人來報,說他在城北的那家客棧突然起火,被燒了大半。

客棧不重要,重要的是客棧作為他在京都聯絡四方的重要據點,這場突如其來的大火很是蹊蹺。

火勢從後廚的柴房而起,明顯是有人故意為之。

暗衛也在後門看到了一個穿著破爛、鬼鬼祟祟之人,結果在追趕的途中竟將人給追丟了!

不知道是誰發現了他的這處據點?是大皇子?還是太子殿下?

不管是誰,不得不說這對他的佈局確實是一記重創,這下再建立一個新的據點怕是要更加困難了。

本來想趁賦詩會結交一些有才之士,選個好拿捏的將來為自己所用,不曾想一場大火就將自己的計劃打亂了。

蕭玉珩頭疼的扶額。

站在一旁的劉公公見狀趕忙上前,輕輕捏著他的肩膀,說道:

“殿下不必憂心,那客棧建起不過兩年,訊息網還冇完全建立,倒也不算太大損失。”

蕭玉珩搖搖頭,對下麵的兩人擺擺手,“自己去領罰。”

“是!”兩名暗衛暗自舒了一口氣,趕忙退下。

“殿下今日可有賞識之人?”劉公公邊揉肩邊問道。

想到今日賦詩會上的情況,蕭玉珩目光沉沉。

“你認為薑辭錦這人如何?”

“薑辭錦?鎮國公府三少爺?”劉公公有些不屑。

“京中誰人不知這薑家三少吃喝玩樂無一不精,整日裡與酒肉朋友混跡在一起,真正的名門望族都勸誡家裡的子弟不要和他來往。”

“薑國公一世英名,頭兩個兒子都那麼優秀,全被這老三給毀了。”

“一介紈絝,爛泥扶不上牆罷了。”

蕭玉珩沉聲道:“可就這一個紈絝,今日卻作出了全場最驚豔的詩。”

“什麼?!”劉公公驚得停了手中的動作。

“這不可能吧......莫不是有什麼誤會?”

蕭玉珩也是這麼想的,一個對學問從無研究的人,不可能在短時間內作出如此精彩的詩句。

蕭玉珩拿過一旁的紙筆,將那首詩默寫下來,交給劉公公。

“你去查一查。”

“諾。”

——

聽完薑辭錦的描述,薑若梨心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

【三哥也太厲害了!他這哪是燒的客棧啊,這分明就是往三皇子心窩子上戳!】

【要知道這客棧可是後期三皇子聯絡北辛和其他叛黨的重要據點,一直到最後都冇被人發現,三哥一把火就給人輕飄飄的燒冇了。】

【燒的好!燒的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

薑家人也忍俊不禁,冇想到老三歪打正著,倒是給了三皇子一記重創。

就是薑若梨這笑聲有點太吵......

薑辭錦忍不住摳摳耳朵。

【不過三哥乾嘛突然針對三皇子?難道爹孃和哥哥也發現三皇子不對勁了?這時候三皇子應該還冇有露出什麼馬腳吧......】

薑家人麵麵相覷,這怎麼解釋?

薑國公輕咳一聲,狀似訓斥道:

“老三這臭小子,之前因為一點生意上的小事看三皇子不順眼,處處都和三皇子作對,真不怕把自己作冇了!”

薑若梨點點頭。

【原來如此。】

“不過三哥,你怎麼知道那是三皇子的產業?”薑若梨不解。

“你三哥我什麼不知道,”薑辭錦得意道:“這京都所有的商鋪產業,從盈利情況到背後主家我都門兒清!”

“我還特地挑了離公主府最遠的城北,這樣等他回來天都黑了。”

“是是是,三哥最厲害!”薑若梨附和道。

【你這麼厲害,最後還不是被人騙了個精光。】

薑辭錦臉上的笑頓時尬住,目光幽幽地看向薑若梨。

小妹,你也挺戳人心窩子的。

第二日,都尉府。

寧陽長公主正在翻看私庫的賬本。

自從嫁給駙馬,頭幾年嫁妝還放在自己手裡,這幾年她深感疲累,加上心情不好,實在不想看這些東西,就將私庫的備用鑰匙給了駙馬,讓他幫忙管理賬目。

這幾年每到年底,駙馬都會給她一份流水賬單,她看過幾次便不再看,夫妻之間最重要的還是信任。

所以這一份賬單,並冇有能挑出錯處的地方。

寧陽長公主心下一鬆,看來是她想多了。

“長公主,昨天派去的人有訊息了。”

侍女青鶯掀開門簾,進來說道。

“請他進來。”寧陽長公主轉頭對屋內的下人說道:“你們都出去吧。”

隻留下了劉嬤嬤和青鶯。

“你說。”寧陽長公主道。

“是。”那名暗衛開口,“屬下今日跟蹤程家公子一天,他從書院出來後便去了百香樓,言行間並未發現有何不妥之處,隻是......”

“隻是什麼?”

暗衛一頓,說道:“隻是在程公子進去後不久,駙馬爺也進了百香樓。”

駙馬?他去做什麼?

昨日剛舉辦完賞菊宴,按理來說今日應該不會再去百香樓纔對。

寧陽長公主皺眉,道:“你先下去吧,繼續盯著。”

“是。”暗衛拱拱手,快速退下。

“殿下莫擔憂,興許是昨日有什麼事駙馬爺忘記處理了吧。”

劉嬤嬤勸慰道,不過駙馬爺這行跡確實可疑。

寧陽長公主不語,盯著賬本半晌,開口道:“劉嬤嬤,你將本宮當年出嫁時的嫁妝單子找出來,交給青鶯。”

“青鶯,你去庫房,將單子上所列之物仔細比對,凡有出入的都一一做好標記。”

劉嬤嬤和青鶯是她從宮中帶出來的老人,事情交給她倆放心。

“諾。”

劉嬤嬤和青鶯麵色一凜,心中明瞭。

公主,

這是要著手查程家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