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惡女冇有心被棄戰王抱娃痛哭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惡女冇有心被棄戰王抱娃痛哭

重生惡女冇有心被棄戰王抱娃痛哭
重生惡女冇有心被棄戰王抱娃痛哭

重生惡女冇有心被棄戰王抱娃痛哭

淺墨卉之
2024-05-29 07:35:04

【重生女vs穿越女+1V1雙潔+宅鬥宮鬥+甜寵+HE】重生囂張跋扈惡毒郡主×陽春白雪戰神王爺變陰鬱帶娃怨夫蘇綰?是仙姿玉貌、生來高貴的襄陽郡主,京都城囂張跋扈第一惡女。前世竟被一縷異世來的幽魂利用,踩著自己和家族的屍骨,一步一步踏上後宮之主的位置。而自己卻落魄慘死於寺廟,破敗不堪的禪房中,家族也一朝敗落。重活一世,蘇綰?不願再做那踏腳的頑石。她這個驕縱跋扈的京都城第一惡女,便讓所有人都瞧著,她是如何一步一步,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再次身中熱毒,蘇綰?:誰他麼愛忍,誰忍,反正我不忍了!她利用重傷癡傻的戰神王爺,對其騙身又騙心,耳鬢廝磨了三次方纔解毒。後來即使生下一子,也阻止不了她回去複仇的步伐,就狠心將父子倆雙雙拋棄了。她走的乾淨,癡傻王爺卻口吐鮮血:薄情貪色,拋棄傻夫幼兒的壞女人。三年後,蘇綰?看到平南王府的小世子,直接打上門去,可惡,連傻子的孩子你們都偷?戰神王爺現身,鳳眸泛紅,苦苦哀求:娘子,本王很乖,?兒也很乖,彆不要我們好不好?閱讀指南:女主真惡女,前期虐男主,我愛你,是騙你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蘇綰玥站起身,冇有錯過廣圓眼底的疑惑。

前世自己因為莽撞,讓廣圓尤為不喜,不但加重了她們的活,而且還重重訓斥了她。

她蘇綰玥千嬌萬寵的長大,哪裡受過這個罪,當即就與她吵了起來。

結果她們竟是連一床破被子,都不給她們。

害得她和芳嬤嬤,裹著所有的衣物禦寒。

才勉強熬過了,山上冰冷刺骨的一夜。

這一世,不管她是真心想要磋磨她,還是背後有人指使。

她都要先發製人,事無钜細,讓她挑不出錯處。

以她古板,嚴肅的性子,也不可能自降身份,親自來刁難她。

至於靜靈和她的那些小嘍囉,前世的所有仇,今生她要一筆一筆慢慢算。

廣圓沉聲說道:“法心,天色已晚,那你就隨靜靈,一同前往住處。”

“遇到什麼問題,再來找我吧。”

“是,住持師太!”

蘇綰玥雙手合十,躬身退下。

走出廟堂,靜靈突然轉過身來,蘇綰玥差點刹不住腳,撞到她身上。

因為猝不及防,蘇綰玥眼底的厭惡一目瞭然。

“哼,我就知道你這樣的惡女,心機叵測。”

“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改邪歸正!”

“你能騙得了師父,可彆想騙過我靜靈的法眼。”

蘇綰玥慌張的低下頭,支吾道:“靜……靜靈師姐,我冇有啊!”

“還不承認?”

靜靈伸手狠狠推了蘇綰玥一把,將她連帶著,身後的芳嬤嬤與小桃,一起推了個跟頭。

才趾高氣昂的說道:“既然你這麼會做戲,那我們普通的禪房,也配不上你襄陽郡主的身份了。”

“你帶著你的嬤嬤和丫鬟,一起去最後麵的那個禪房住吧。”

“那裡絕對安靜,吵不到你這樣矜貴的郡主。”

蘇綰玥雙眸微暗,但還是裝作驚恐的爬起來,抓著靜靈的胳膊,顫聲說道:“靜靈師傅,那個禪房是不是特彆偏僻?”

“那個禪房,該不會……死過人吧?”

“我……我怕鬼啊!”

靜靈看她越是不願,越是興奮不已。

猛地甩開蘇綰玥的手,惡狠狠道:“這裡是佛門聖地,哪個鬼魂敢靠近?”

“你不要疑神疑鬼的,給我安穩住到那裡。”

看到蘇綰玥一臉抗拒,她趕緊轉移話題,“對了,從明日開始,你們就是我們碧雲寺內的一員。”

“我們碧雲寺,從來不養閒人。”

“你和你的嬤嬤丫鬟,記得卯時就要起,到時跟著前院的小尼姑們,一起去山下挑水。”

“至於挑完水,後麵還有哪些活計,會有人告訴你們的。”

小桃焦急道:“靜靈師傅,我家郡主從未做過這些粗活,她的那份,奴婢幫她一起挑回來,可以嗎?”

蘇綰玥心裡暗叫不好。

靜靈和她的那些小嘍囉,之所以對她滿是惡意,其實就是因為對她心生嫉妒。

她們自小在碧雲寺長大,隻能穿著僧衣,吃齋唸佛,六根清淨。

從未有過,享受榮華富貴的機會。

看到她這樣的貴女,跌落塵埃,是她們最為高興的。

不但心裡幸災樂禍,還會想方設法,百般刁難。

以此來彰顯她們自己,尋求心理上的一種平衡。

果然靜靈立刻,凶神惡煞的怒斥道:“怎麼,還當自己是貴人,是郡主呢?”

“佛主麵前,眾生平等。”

“她難道不用吃水嗎?”

“她的那份,你給她做了,讓她歇著,那她什麼時候,才能摒棄自己驕縱的本性,懂的以己度人?”

小桃嚇得小臉慘白一片,一句話都不敢再說。

生怕給自家郡主,招惹了什麼麻煩。

蘇綰玥低眉順目的說道:“靜靈師傅,法心知道了,明日一定會早起,一同前往山下挑水的。”

靜靈菲薄的唇,露出一個滿意的弧度,“你看還是你們主子,識時務。”

“以後莫要多事。”

“你自己為奴為婢慣了,但是在我們碧雲寺裡,卻不一樣,冇有人能享受特權,知道嗎?”

小桃紅著眼,恭敬應道:“是,靜靈師傅。”

靜靈終於吐出心中的,一口濁氣,對著身後的一個小尼姑,招了招手。

吩咐道:“你給她們拿幾床被子,還有僧衣,打掃的工具,然後帶她們去,最後邊的那個禪房。”

小尼姑趕緊應道:“是,靜靈師姐。”

蘇綰玥和芳嬤嬤,小桃,立刻跟著小尼姑,一起往後麵禪房走去。

靜靈的身邊,突然出現了三道鬼魅般的身影。

三人望著蘇綰玥消失的方向,眼底紛紛露出一抹興味的暗芒。

“靜靈師姐,又有好玩的人來了!”

靜靈輕蔑道:“記住了,彆玩死了,不然師父饒不了你們。”

“是,靜靈師姐。”

蘇綰玥眼看離身後的靜靈越來越遠,突然“嗚咽”一聲哭出了聲來。

芳嬤嬤與小桃緊張的立刻上前,一臉擔憂,“郡主,您怎麼了?”

她們郡主自從長公主薨逝後,就從未流過一滴眼淚,哪怕今日遭逢這樣大的變故,也是一聲不吭。

此時終於承受不住,痛哭出聲了?

不過哭出聲也好,總比憋在心裡,憋出病來的好!

蘇綰玥前前方的小尼姑,彷彿已經習以為常般,看了她一眼,繼續轉身往前走去。

她心知,不足以讓她動惻隱之心,那隻能另辟蹊徑。

“我自小被祖母捧在手心裡,金尊玉貴的長大,堂堂襄陽郡主,定國公嫡女,竟然淪落至此。”

“我還有何顏麵,活在這世上啊?”

“與其以後在寺廟內,清修苦熬致死,我還不如現在就撞柱,去尋母親呢!”

芳嬤嬤與小桃以為,蘇綰玥隻是悲痛的哭出來,發泄一下。

誰知她竟真的,掙脫開她們,往前方的廟柱上,猛地撞去。

前邊走著的小尼姑,本來還是一臉不屑的表情。

哪個貴女進了這裡,剛開始不是要死要活的。

死,容易,但是真的說赴死,就去赴死的,又能有幾人?

但是這次,她卻真被蘇綰玥嚇到了。

身旁是被蘇綰玥奔跑時,帶起的勁風,以她的這股架勢,看來是真想撞柱身亡。

那怎麼可以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