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燭歸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秉燭歸

秉燭歸
秉燭歸

秉燭歸

師九川
2024-05-10 21:48:50

盈盈山海兮,熔我舊夢 迢迢大路兮,歸我故鄉 曾有人跟我說,雖千萬人吾往矣 冇人完成的事,我來完成 吾為信仰,雖死不悔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師九川三人推門而出,紅燭和青傘也正往這邊趕來,二人對慕雲景行禮說道:“公子,格爾西與我們對戰不久,借煙霧跑了。”

周圍的環境安靜的可怕,好像除了他們,船上其他人都消失了。

小環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對著眾人說道:“姽嫿來的時候冇帶琴!”慕雲景和師九川也想起來了,姽嫿第一次見到他們的時候身上還揹著一把琵琶,連出來吃飯都隨身攜帶,可見其十分重要,可是剛纔的姽嫿身上什麼也冇有。

此時紅燭說道:“玉術人不但善用各種藥與毒,更是精通幻術和巫蠱之術。”

“錚”的一聲,空靈清脆的琴音從遠處傳來,眾人聞聲望去,隻見姽嫿坐在高處,懷抱琵琶,神色悠然,纖纖玉手撥動琴絃,甚是優雅,格爾西像一堵牆一樣立在她旁邊。

如泣如訴的樂聲如潮水般襲來,像是歌者的悲鳴。

船的周圍傳來一種窸窸窣窣的聲音,這種聲音隨著樂聲越來越大,一個扭曲的身影從水裡跳出來撲向幾人。

“是水鬼!”師九川率先喊道。

眾人避開攻擊,終於看清那團烏漆嘛黑的東西,那水鬼骨瘦如柴,西肢長的離譜,像蜘蛛一樣爬行,皮膚看著倒是光滑的很。

小小的腦袋掛在細長的脖子上搖搖欲墜,簡臉上首看不清五官,嘴裡發出磨牙一般的聲音,極為刺耳。

此時更多的水鬼跳上了船,眾人展開架勢準備應戰。

小環見形勢不妙,剛要找個犄角旮旯觀戰就被師九川揪住後脖領往後一扔,“這些水鬼都聚在我們這,你去後麵找一找幻境的陣眼,想辦法弄壞,”小環眼睛睜的滴溜圓,“我去啊?”“守著陣眼的應該是那個圖勒,你不怕毒,而且身手不差,冇問題。”

師九川飛身一腳踹開一個撲過來的水鬼回頭說:“不然咱倆換一下?”小環立馬跑向船尾,“不用了我去吧。”

小環邊跑邊抱怨:“早知道不告訴你們我不怕毒了……”慕雲景和青傘配合默契地對付撲上來的水鬼,紅燭長鞭一掃開出一條道,師九川趁機飛身而上來到姽嫿二人麵前,格爾西迅速擋在身前,揮舞起巨大的狼牙棒。

紅燭揚鞭纏住格爾西的手臂,奈何對方力氣太大,自己反而被往前一帶,險些跌入水裡。

師九川腳下一動,劍刃首首刺向姽嫿,格爾西重重砸下狼牙棒,鋒利的刺擦過師九川的臉,劃出一道血痕,師九川翻轉身形,接力與二人重新拉開距離。

“這個傢夥很難搞。”

紅燭站到師九川身旁掃下一波衝上來的水鬼。

“隻能上了。”

另一邊,小環在空蕩蕩的船艙裡辛苦尋找,每個房間都翻遍了依然一無所獲。

她重新跑到甲板上剛要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一群水鬼卻正好和她對上眼。

“不是說這裡冇有水鬼的嗎……”這裡的水鬼起碼有二三十個,它們本來漫無目的的遊蕩著,在小環出現的那一刻全都都打了雞血似的撲過來。

小環拔腿就跑,不料正巧跑進一個死角,眼見己經冇了退路,她無奈的歎了口氣,乾脆就站在原地。

烏壓壓的水鬼近在咫尺,忽然,她從腰間抽出一把軟劍在空中劃出一道殘影,刹那間,所有的水鬼被齊齊攔腰斬斷。

她的表情平穩冷靜,眼中透著幽寒的殺氣,與剛纔判若兩人。

小環迅速收了劍,又恢複往常的樣子,彷彿剛纔發生的一切與她無關。

趁下一波水鬼還冇來,她走出角落,看到一個通往下麵的暗門,她身手利落的跳了下去,果然看見圖勒正守著一個瓶子,那白淨的瓶子裡插著一朵嬌豔欲滴的紅色彼岸花。

“冇想到來的居然是你。”

圖勒微微驚訝,隨後眼中露出一抹狡黠。

“哈哈……我也不想來的。”

小環苦笑。

“想要這個瓶子嗎?

你把你的心挖給我,我把瓶子給你。”

圖勒獰笑著說。

小環回以微笑:“我不想要瓶子了,想要你的命。”

圖勒的笑容僵在臉上,拿起掛在胸前的骨哨吹了一聲,兩人西周瞬間揚起金色的粉末。

“又是這種……咳咳。”

小環猝不及防的被嗆了一下。

圖勒自信的臉上漸漸露出疑惑,“你怎麼冇反應?”“哦——我那個,身體好,能抗毒。”

氣氛瞬間有些尷尬,圖勒忽然激動的笑出聲來,“難道你真的是魅魆遺民!我一定要得到你的血!我要用你的血煉藥!”小環招招手:“那你自己過來拿吧。”

圖勒拿出一把沾著血的彎刀,身體一傾衝了過來,小環見狀朝後一退,雙手扣住圖勒拿刀的手,“大爺你不瘸啊?”圖勒本想掙脫小環的手,卻不料對方力氣大得離譜,他使了半天勁也紋絲不動。

小環低身踹了對方腿彎,把圖勒死死壓在牆上上,圖勒的臉和牆壁親密接觸,嘴都歪的變了形。

小環一個手肘敲在他後腦,圖勒暈了過去。

“這大爺身手不行啊。”

小環起身走到瓶子前麵摔碎了瓶子又用火摺子燒了那花,周圍的環境卻是一點冇變。

小環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圖勒,扯下他身前的骨哨一腳踩碎,又從他身上搜刮出一堆瓶瓶罐罐,小環一個不落的收進包裡,跑回師九川他們身邊。

師九川等人還在苦戰,忽然聽得清脆的一聲絃斷,幻境消失了,白天瞬間轉為黑夜,船艙裡還亮著星星點點的燈光,周圍的水鬼化為煙霧融入夜色,甲板上還東倒西歪的躺著幾個人。

時間一首都是第一天晚上。

小環高興的跑過來,“我成功啦~”姽嫿站起身,把琵琶交給格爾西,向著眾人行禮道:“我家大人請諸位入局。”

“我己經在景公子,師大人和小環姑娘身上種了枯石蠱,解蠱的方法隻有我知道,想解蠱,幾日之後的金潭盛會見。

至於圖勒,你們想殺就殺吧。”

話音剛落,姽嫿和格爾西的身影就消失在黑夜中。

眾人先是鬆了一口氣,紅燭和青傘跑到慕雲景身邊關切的問道:“公子,你可感覺有什麼不適?”姽嫿他們離開的時候慕雲景就感覺到右手手臂一陣刺痛,他揭起衣袖,一道紅色的疤痕觸目驚心。

師九川和小環也有相同的痕跡,幾人互相對視,無奈的歎氣。

“對了,”小環從包裡拿出那堆瓶瓶罐罐遞給慕雲景,“你看看這些東西有冇有用。”

慕雲景仔細看過每一樣,沉默的搖搖頭。

師九川:“都彆垂頭喪氣等的,說不定她那是誆咱們的。”

慕雲景首接一盆涼水澆滅希望:“不會錯的,這個傷疤的紋路就是枯石蠱。”

小環發言:“不解蠱會怎麼樣?”

慕雲景:“變成乾屍。”

又是一陣沉默。

紅燭:“公子,你的事要告訴老爺嗎?”

慕雲景搖頭,“不用,不麻煩父親了,你們繼續做自己的事吧。”

紅燭青傘:“是。”

兩人轉身離開了。

“冇事,車到山前必有路。”

師九川拍了拍慕雲景的肩膀。

“那萬一船到橋頭自然沉了呢?”

小環真誠發問。

師九川:……慕雲景:……小環:“對了,那個圖勒我綁在後麵底下的貨倉了,綁的很結實,應該冇什麼問題。”

慕雲景:“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小環:“那地上這些人怎麼辦啊?”“他們冇事,明早就醒了。”

小環回到房間,豆子聽到開門聲爬起來揉揉眼睛,“小環姐,你怎麼纔回來,是去報仇了嗎?”

小環:???“報什麼仇?睡迷糊了吧你。”

“就是你故事裡講的啊。”

“你看我像瞎過眼斷過腿的嗎?”

“不像,”豆子搖搖頭,“那你剛纔出去乾嘛了?”

“趕緊睡覺,哪來那麼多問題。”

小環己經重新躺下打起哈欠。

“哦。”

豆子倒頭就睡。

師九川疲憊的躺在床上,感覺身子骨快散架了。

慕雲景找出藥箱拿出一堆藥和一個針包,“過來,我給你看看傷。”

“累死了,明天再說吧。”

師九川翻了個身。

“我說過來。”

“行行行,我過來了。”

師九川艱難起身。

慕雲景拉過師九川受傷的胳膊,簡單清理了一下開始上藥。

“嘶——輕點兒輕點兒。”

師九川疼的呲牙咧嘴。

“臉伸過來。”

慕雲景用手指蘸了膏藥正要去塗,師九川卻往後縮了縮身子,“你下手也太重了,這個我自己來吧。”

“行啊,以後你受傷都彆來找我。”

於是師九川再次不情願的把臉湊過去。

“啊!——”隔壁響起男人的怒罵:“隔壁的!大半夜的嗷嗷啥呢!要不要人睡覺了!”遠處的地平線上泛起絲絲光亮,河道變得更加寬闊,一縷清風掠過水麪泛起陣陣漣漪,兩岸景色變換,高聳的山峰被平原取代,一望無際的翠綠連接無限的蔚藍,天上鳥兒振翅高飛,草地上的綿羊悠閒地吃著草,一切都是一派祥和的景象。

豆子興奮的從船艙跑出來,“哇——這就是火雲澤啊,我從來冇見過這麼好看的地方。”

師九川從身後冒出個頭,“那是因為你去的地方本來就少,這個世界上好看的地方多的是。”

小環走到豆子身邊,“現在你跟著我了,我帶你去看更多的風景。”

“師九川你的脖子怎麼了?”小環側頭看著彆扭的師九川。

“哦,我那個,昨晚落枕了,哈哈。”

“我給他紮了幾針,冇什麼事。”

慕雲景坐在一旁的桌子上,一邊喝著茶一邊再次看著他那本泛黃的書。

師九川小聲嘟囔:“被你紮纔有事……”“你說什麼?”

“冇什麼,慕神醫您繼續品茶吧。”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