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養成計劃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暴君養成計劃

暴君養成計劃
暴君養成計劃

暴君養成計劃

半寸夕
2024-05-22 14:48:26

我親眼看著自己的父皇兄弟被燉,母後受辱而死。而我一個麵容有損的亡國公主,被押送到敵國成了任人挑選的玩物。“麵容有損,與老十九最配。”因臉上的胎記醜陋,我被送給了大殷出身最低的十九皇子褻玩。可我卻一眼看出他是個會活剝人皮的瘋子。於是身負血仇的我跪在裴嵐腳邊,情深難抑:“阿寧愛慕陛下,寧死不悔。”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親眼看著自己的父皇兄弟被燉,母後受辱而死。

而我一個麵容有損的亡國公主,被押送到敵國成了任人挑選的玩物。

“麵容有損,與老十九最配。



因臉上的胎記醜陋,我被送給了大殷出身最低的十九皇子褻玩。

可我卻一眼看出他是個會活剝人皮的瘋子。

於是身負血仇的我跪在裴嵐腳邊,情深難抑:

“阿寧愛慕陛下,寧死不悔。



1.

第一次見到裴嵐時,他十二歲,我十八。

我是被關在狗籠裡任人折辱的亡國公主,他是坐在角落裡陰鬱不得寵的十九皇子。

“都說南臨出美人,今日一看名不虛傳!”

大殷,最昌盛強大的國家,而南臨是被它盯上的邊陲小國。

或許南臨國的位置或國內的什麼資源被大殷看重,我不懂,我隻是一個被養在深宮十八年的公主。

而如今亡了國,亡國公主的命,不比奴仆高貴。

我與其他幾位皇姐妹被押送到了大殷的皇城,皇帝不插手,隻叫人把我們紛賞下去給人當取樂的玩意。

大殷看似光鮮實則齷齪至深,被帶回去做妾做妓都是好的,若是成了美人紙、美人盂等,當真是不如一頭撞死來得痛快。

“那也不一定,你瞧那個穿藕色蓮花肚兜的,麵容有毀...”

吃著酒的華服皇族用摺扇指了指我,看到我左臉頰上的疤痕麵露厭惡。

“與老十九最為般配。



他此言一出,眾人一靜,隨後皆是怪笑起來。

那一年,裴嵐身形單薄,坐在宴會的末席,表情冷漠,神色陰鬱。

我成了第一個被送出去的玩意兒,最溫柔的三姐這幾日已經哭瞎了眼睛,她抱著我哄:

“青青,不怕、不怕...”

可三姐啊,你自己都顫抖的站不住腳了。

起初,我隻想著與其受辱,不如尋機自儘,便是死了也不要被與自己有血海深仇的裴家人作踐。

我被牽著丟到了裴嵐腳下,我抬頭,恰好與他對視。

他盯著我,盯著我臉上的紅胎,眸色忽然亮了。

有人發現了,便笑得更大聲。

“就說他是個美醜不分的,就喜歡這些天殘地缺。



...

不對。

我自後脊梁中感受到了一股戰栗,指尖抓在地上險些掀翻了指甲。

好熟悉,好熟悉!

隻用了這一眼我便知道,裴嵐不是什麼陰鬱孤僻的懦弱皇子,他是個瘋子,他會是個嗜血成性的瘋子。

我想我的神智在壓抑的怒火裡煎熬的太久了,一種堪稱荒唐的衝動湧上我的心頭。

瘋子,殺人如麻嗜血成性的瘋子,那是會是一把多麼好的刀啊。

到瞭如今這步田地橫豎不過是一死,困獸猶能鬥,我好想走一步險棋。

2.

我又夢到了國破那一日。

大殷軍士殺進了皇宮,母後本想讓宮人把我們送出去,可是來不及了。

我被綁著手腳,與其他幾位姐妹一同關在狗籠中。

那一日,皇宮內血流成河,屍橫滿地。

“不愧是一國之後,滋味甚好。



我最溫柔嫻靜的母後,被人扒光了衣服丟在地上,她被當成最低賤的泄慾工具。

而我的父皇與兄弟們,被千刀萬剮,丟入大鼎之內燒了三天三夜,成了一鍋肉粥。

我早就把眼淚哭乾了。

滔天怒火如何,血海深仇如何,我被恨意灼燒的五臟六腑翻騰,可我被綁著,嘴裡被堵上了汙濁的布,我連咒罵都做不到。

“啊!”

不知哪裡傳來一個男人的慘叫,撕心裂肺,好不嚇人。

正在搜刮宮中財物的士兵們聞聲而動,一群人蜂擁而去。

距離甚遠,我看不清,隻聽得到無數句下流的咒罵,而不一會兒,一個穿著血染紅裙的女子被丟了過來。

“唔唔唔!”

我下意識的掙紮起身體。

那是與我一卵同胞的姐姐蘇闌夕,她艱難的扭動著身體,想要把頭抬起來,一張口,便吐出了一團血乎乎的東西。

然後放肆的大笑起來,眼神裡半點恐懼也看不到。

“哈哈哈哈,好一個大殷,如今多了個閹人將軍。



而後,她冇了聲息,無數刀刃砍在她的身上,把她囂張的話語砍碎。

但就是臨死之前,她拔出了最後一根釵子,紮入了離她最近的一條大腿上。

我與旁的姐妹被濃重的血腥味震懾。

蘇闌夕還是這樣,哪怕是被千刀萬剮,臉上也冇露出驚恐神色。

隻是她死不瞑目,我猜她想的是:“我還冇殺痛快。



“不要!”

我在夢中驚醒,身處陰冷的屋內,身上許多地方火辣辣的疼。

對,我已經被送到裴嵐的偏殿。

與我想的一樣,裴嵐是個瘋子,他不討喜也不受寵,住在最荒蕪偏僻的宮殿裡。

冇人知道他對我做了什麼,他才十二歲。

他隻是用刀子在我身上一下下的刻,看溫熱的血染上女子白淨的皮膚,他想看一個生命在絕望裡恐懼扭曲的臉。

和蘇闌夕一樣。

過去,南臨的嵐青公主身份尊貴,有過目不忘之能,即便麵生紅胎,卻也最得寵愛。

而她的胞姐蘇闌夕雖然貌美,但...五歲剝皮狸奴,六歲用刀割開了一個刻薄宮人的嘴角,八歲用熱油燙死了叨擾母後午睡的鳥兒。

“一個幼童怎能如此狠辣!”

蘇闌夕一次次荒誕行為惹怒了父皇,他想把蘇闌夕囚禁起來自生自滅。

但母後跪在地上落淚:“她是臣妾身上掉下來的肉,臣妾便能教好她。



母後確實把她教好了,那日國破,她便是死,也拉了數個折辱過蘇氏皇族的歹人墊背。

嘭。

一個很硬的饅頭丟在我麵前,裴嵐來了。

他好像還挺滿意我的。

他說:“你不亂叫,不吵。



3.

裴嵐大概是喜歡畫畫的。

刀子在我的臉上上刻出了一朵牡丹,就在紅胎上,很疼,但不會死。

我從不掙紮也不叫喊,乖乖的等著他下刀。

他說:“那些奴才送來的紙太糙,我想用他們的皮來畫,父皇卻罰了我。



我因疼痛而汗涔涔的,卻不見眼底有半分恐懼。

其實也有,隻是我會藏而已,這是我在蘇闌夕身邊練出來的。

我把臉貼在他的手上,血水染上了他的袖口。

我說:“殿下,這花兒真美,奴喜愛極了。



那一天,裴嵐的神色變了,像是震驚又像是不知所措。

我想他也冇有多少月銀,但給我用的藥卻不吝嗇。

他喜歡我,是對物件的那種喜歡,但這也夠了。

我吃著今天送來的飯菜,比之前的好了些,嚐到了些鹹味。

其實我應該去死的,像其他姐妹那樣,寧死也不要被羞辱的非人非鬼。

可我現在忽然覺得我可以活著,因為,我最擅長和瘋子相處。

“真美。



裴嵐把花雕完的那天,他誇了我一句,卻又很快蹙起了眉:“你為什麼不怕?我曾給其它人刻過,他們都嚇得求饒。



我坐在地上,腳踝處拴著鎖鏈,被關在他宮裡許久,膚色都白了不少。

裴嵐隻是個十二歲的孩子。

我想他想要的東西一定很簡單。

“那都是些肉眼凡胎,全是些不懂殿下的無趣兒之人。



我雙目含情脈脈的看著他,我在回憶母後看姐姐的樣子,每次姐姐說出些驚世駭俗之語時,母後就這樣盯著她。

裴嵐年幼的小臉上浮現出幾分欣喜,像是等這句話等了許久。

“你叫什麼?”

那天裴嵐問了我的名字。

我本叫蘇嵐青的,可我不願再碰這個名字。

“殿下賞個名兒給我吧。

”我的聲音很輕很輕,但裴嵐卻意外的興奮起來,他目光灼灼的盯著我,盯著我那半邊不堪入目的臉頰。

名字這種東西,最是能彰顯歸屬的,他給了我名兒,我便隻是他的物件兒。

“阿寧,你以後就叫阿寧。



他碰了碰我的側臉,像是在安撫一隻隻屬於他的貓。

4.

我是南臨唯一一個活下來的公主。

在很久之後我纔打聽到,我其餘的姐姐各個慘死,最長的冇活過十日。

她們有的人是被活活餓死的,也有人是被汙濁的水泡了多日,最後發了瘋,染了病,被食腐的蛆蟲啃成了爛肉。

而我,我花了三個月從那間不見天日的小房裡走了出來,裴嵐主動放了我。

不過他仍有疑心,所以我左腳捱了一刀,再也跑不起來,隻能瘸著走。

我是誰,我的身份是什麼,都已經冇什麼人在意了,大殷又打了勝仗,新的美人與寶物送進了宮裡。

從南臨小國搜刮來的珍寶他們早就玩膩了,而自南臨帶回來的戰俘也死的七七八八。

大殷人愛看人鬥猛獸,活人相殺,又喜用人頭祭天。

娛神又娛己。

我還活著又如何,如今的我不是南臨餘孽不是亡國公主,隻是十九皇子身邊一個麵容可怖的賤婢。

大殷太富饒,富饒到什麼寶物到這裡都變得宛如沙礫,平平無奇,無人在意。

裴嵐越來越喜歡我了,他說,我是唯一肯聽他說話的人。

準確來說,我是唯一一個在聽完他那些駭人之語後會麵露好奇,柔聲問他後續的人。

“殿下喜歡鳥兒嗎?”

他宮裡基本冇有什麼貼身伺候的人,他們不敢,畢竟裴嵐想一碼是一碼,即使不死他們也怕掉層皮。

裴嵐倒也不在意,他嫌那些人煩,反正我足夠乖,足夠安靜配合,足夠懂他。

大殷的皇都已經入了夏,外麵的樹鬱鬱蔥蔥,偶爾有幾隻鳥雀在樹枝上蹦躂。

大殷富有,奇珍異獸從來不少,宮裡豢養的鳥雀各個毛色靚麗,在旁的小國中,隨便抓幾隻便是要供養著的。

可他們手上的奇珍異獸太多,這些漂亮的鳥兒和亂飛的野雀一樣不值錢。

“喜歡過,隻是太嬌貴,在手裡握著緊了就死了,鬆些又逃了。



“入畫後呆傻難看,”

我在給他研墨,他不耐煩的看著手裡的基本策論書冊,裴嵐不喜歡這些酸腐的文章,但如果不學又要被罰。

那些夫子事兒最多,裴嵐和我說過:“真應該把他們的舌頭拔下來再塞到他們自己的耳朵裡,讓他們自己試試那些絮絮叨叨的酸腐話有多煩人。



我見他心情不好,便像是嘮家常一般提起。

“殿下,我知道一種禽鳥圖,靈巧好看。



一直聽他對我說些駭人話是不夠的,若是隻當個聽客,裴嵐就是把我的腦袋砍下來,天天抱在懷裡說悄悄話也是一樣的。

裴嵐把書放下,頗有興趣的盯著我瞧。

“你會畫?”

我點點頭,裴嵐見狀,原本陰鬱的心情好了不少。

“你要什麼東西入畫?”

我麵不改色,研墨的手冇有停下,“殿下賞我一把稻穀、一隻竹筐就好。



裴嵐不受寵,也不被重視,畢竟大殷的皇子太多了,他都排到十九了,下麵還有七八個弟弟。

但到底還是個皇親,一把稻穀不難找,裴嵐去學宮上學,我在院裡用稻穀逗鳥。

人喜歡和自己誌趣相投的人。

所以我得向裴嵐投誠,我得讓他覺得我是難得的“解語花”,我不僅不怕他,也得懂他。

那些毛色漂亮的鳥被我逮住,撲棱著翅膀,啾啾哀叫。

我把自己的裙襬撩起來,將鳥捲進其中,狠狠的捂著,直到掙紮的感覺消失。

我看著手裡死去的鳥屍體,手指發顫。

原來不是誰都能當瘋子的,我忍著胸口的脹痛想。

5.

我十歲那年養了一隻雪白的兔兒,圓滾滾的甚是可愛。

宮娥說,這兔兒養好了能有七八年的壽命呢,那時的我貪心,隻覺得七八年太短了,為此還難過了好一會兒。

我說我要把兔兒入畫,一年一張,如此就算它永遠待在我身旁。

“好難看的兔兒。



不知為何,那次畫師筆下的兔兒我怎麼看都不滿意,不是覺得不像,便是覺得呆悶。

我不開心,所以當蘇闌夕來找我的時候我興致缺缺。

她說:“不就是想讓它一直陪著你嘛。



我說:“兔兒不能與人論壽。



第二日,我的兔兒不見了,過了三天,它又回到了我手裡,被人放乾了血,還被烤乾了,兔兒被一針一線的縫在錦帛上。

蘇闌夕說:“你看這個像嗎?”

我差點吐了出來,眼淚糊了一臉。

蘇闌夕被我弄得手足無措,她看著那錦帛上她費儘心思做的兔子乾十分不解。

聽伺候她的宮人說,蘇闌夕為了把兔兒烤乾後還漂亮,費了不少心思。

我並非裴嵐的知己,我隻能學一個與他相似的人。

“阿寧,這是你做的?”

我把那張縫上了數隻鳥雀的畫帛送給了裴嵐,他眼裡的歡喜是藏不住,他看我的時候更是激動。

大殷王族的臉都很好看,即便裴嵐平日總是一張陰沉臉也不難看出清俊可愛。

今日他笑了,眉眼彎彎,雙眸亮晶晶的,終於是像個十歲的娃娃。

我想起了我的皇弟。

國破那日,他剛剛過了十歲的生辰,被亂刀砍死時還不往大喊:“皇姐快走!”

“我手拙,怕不得殿下喜愛。



我微微側頭,那張被他親自加工過的臉頰在燭火下晦暗不明,明明其它宮人見了我都彷彿看了鬼。

但裴嵐就是覺得美,因為這是他親手做的。

“阿寧,你最知趣兒了。



我的畫被裴嵐收下,我知道,他把我當成知音了。

雖然我並不是很懂他,但回憶裡的那些事兒足夠我在他心裡圈出一塊兒地來。

我不是在求活路,我是在讓他非我不可。

6.

入冬了,我在大殷度過的第二個冬天。

宮裡又來過些苦命的女子,被當成魚肉一般分食,裴嵐得了兩個,不過一晚就折磨死了。

他說:“還是阿寧最好,這些俗貨我見了就心煩,還是送去喂狗吧。



大殷比南臨冷太多,裴嵐的份例不多,殿裡冷的讓人牙關打顫。

其實這也算好的,還在南臨時我曾聽母後說:

“一遇嚴冬便是要死人的,我們在宮裡有著炭火還時不時會染上風寒。



母後想讓我們知曉一些人間疾苦,年幼的我說:“那為何不讓官府給他們發炭呢?”

甚是無聊的蘇闌夕說:“書上說,鍛劍者以身祭劍,跳入火中便能讓火光如晝,既然年年要死人,為何不...”

母後塞給了她一塊兒糕點,把她剩下的話堵了進去。

裴嵐今日的課業裡就提到了大殷北境冬災傷亡眾多,他隨便瞟了幾眼覺得無聊,便開始問我怎麼看。

自從裴嵐知道我識字後,懶得看的書會直接丟給我,叫我念給他聽。

“書上說,鍛劍者以身祭劍,跳入火中便能讓火光如晝,既然年年要死人,為何不...”

我語氣拿捏的十分平淡,像是在說今日的點心略有些甜了一般。

裴嵐轉著玉佩的手忽然停下,他看著我,許久後,笑得捂腹。

“阿寧說的極好!”

說完,他把桌子上的一塊兒酥餅丟給了我,像是在投喂什麼東西似的,我伸手接住,不敢讓它落地。

他今日身子不適,應付了課業後便要去歇歇,我聽他嗓音有變,大抵是猜出了他傷了風寒。

我有點興奮,這是個好機會,前兩年他運氣好,一次傷病也冇碰上。

第二日,他燒了起來,人一不舒服便會容易惱火,殿裡僅有的幾個人都怕,於是煎藥的人把藥碗給了我。

我是這裡唯一一個貼身伺候的,他們不想倒黴。

我把藥碗端了進去,放在桌上,在裴嵐迷迷糊糊的眼神中,我撩開袖子用簪子劃開手腕。

猩紅的血滴進了碗裡。

“阿寧?”

裴嵐的眸子微微顫動,似乎冇想到我會這麼做。

我把藥端了過去,眸中的關懷情真意切。

“殿下,人血入藥是最好的藥引。

”帶著淡淡血腥味的藥湯進了裴嵐的嘴裡,他垂著眼,纖長的睫毛遮住了眸中的情緒。

第二日,我又一次端藥進來,擼起袖子準備割肉,而在簪子將落之時,裴嵐出聲打斷了我。

“宮人多的是,你不必傷了自己。



我握著簪子的手逐漸攥緊,指節都有些泛白。

我手裡的簪子掉在地上,那種欣喜的情緒在眼中轉瞬即逝,而後變成滿滿的仰慕,即便那是假的。

成了,成了。

險棋正是如此,每落一子便要提心吊膽,不知是尋到生路還是走向窮途。

但,這種感覺,真讓人上癮。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